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從花花公子到癡情種,前半生吃喝玩樂,後半生孜孜不倦,這個男人令人信服!

  2018-05-03

有人說:腦子是限量供應的。

於是,有些人的人生叫人生,而有些人的人生叫外掛,比如郝博特·西蒙(Herbert Alexander Simon)。

前半生是吃喝玩樂泡妞撩妹技能滿點的富二代,後半身成為好丈夫專心科研,一不小心就包攬了心理學、計算機、經濟學等領域最高榮譽,引領世界潮流。

 

西蒙出生在一個優渥的家庭中,父親是一名氣工程師和專利法律師,母親則是一位極有才華的鋼琴家,不僅衣食無憂,而且從小顏值好,引得無數女生好感。

 

如果只是有錢只是帥就算了,他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學霸。

不知道你們上學時期有沒有遇見過那樣的人,經常逃課,上課走神睡覺,從不復習,但每次考試卻總是第一,西蒙就屬於其中之一。

他在回憶錄裡寫道:「高中那時的學業對我來說太容易,以至於我要不斷地踢足球、打籃球、彈鋼琴、和朋友聚會、集郵票、外出爬山旅行等來打發空閒的時間。」

太容易?太容易?!太容易?!

這讓那些勤勤懇懇,寫作業寫到深夜,考試還在及格分數線上掙扎的同學情何以堪。

而從學生時代,西蒙的生活中還有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撩妹泡妞。

「我在讀高年級和研究生時隨心所欲,沒有持久的迷戀。與大學裡許多迷人的姑娘及羅克沼澤附近的姑娘度過一些愉快的時光。」西蒙表示,流連於百花之中,好不快活。

其實也能理解,顏值高,學習好,家境好,性格也不驕縱,本來就很受女孩子歡迎,更何況,西蒙還點亮了各種撩妹技能——琴棋書畫無一不精。

想想一位風度翩翩的少年獨獨為你彈奏著莫扎特或者巴哈的鋼琴曲,少女心也是爆棚好嗎?

雖然西蒙是色盲,但只並不妨礙他的創作,給妹子畫個訂製版人像也完全不是問題。

西蒙的自畫像

 

一邊撩著妹一邊保持學霸人設,不知不覺就高中畢業,憑藉出色的成績,他進入了芝加哥大學的政治系。

最初西蒙其實想學經濟學專業,但得知這門學科必須先修一門會計課程後,感覺麻煩的他果斷選擇了更輕鬆的政治學。

 

不過即使上了大學,西蒙還是很少去上課,考試全靠自學應付過去,依然是個關注吃喝玩樂泡妞的瀟灑少年郎,直到遇見多蘿西婭(Dorothea Isabel Pye)。

21歲那年,經同學介紹,西蒙和同樣在芝大讀書的多蘿西婭相識了,那個才情氣質突出的姑娘​​一下子俘虜了西蒙。

當時其他人認為西蒙追求多蘿,就像以前一樣只是玩玩而已,然而只有西蒙知道,這輩子他已認定了多蘿。

或許正應了那句話:「我見到她之前,從未想到要結婚;我娶了她幾十年,從未後悔娶她!」而西蒙在書中也寫道:他所做的最好的選擇就是說服多蘿和他結婚。

1937年的聖誕節,21歲的西蒙和比他大3歲多蘿閃婚了。

 

多蘿的母親一開始並不喜歡這個男生,她甚至警告女兒不要和一個「只是小孩」的人結婚。

然而多蘿卻在一次次約會相處中,看到了這個男生才情和天賦,她的支持和信任,讓西蒙改變了遊戲人間的態度,而這正是一個傳奇的開始。

遇見對的人,會讓你成為更好的自己。

就像西蒙所言,遇見多蘿之後,「我生活的第一部分結束,第二部分開始了。」

西蒙最開始在一項課題中擔任研究助理,後來又負責洛克菲勒基金會資助的一個項目,從事地方政府研究工作。

事實證明,當西蒙認真起來的時候,全世界都會為他讓步。

在完成項目期間,西蒙順便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論文,該論文成為他經典著作《管理行為》的雛形,他也成為了當地小有名氣的管理領域的專家。

 

之後,西蒙又陸續自學多門課程。

26歲,西蒙在伊利諾理工學院擔任老師。

因為教師缺乏,他索性一人教授了憲法學、城市規劃、地緣政治學、合同法、統計學、勞動經濟學、運籌學、美國史等眾多課程,幾乎涵蓋所有社會科學……

每門課程都是一個老師,不知道伊利諾理工學院的學生是什麼感受?

 

33歲,西蒙又被派遣到一所更差的學校——卡內基美隆大學,這個大學當時連全美前100都沒進入。

最開始西蒙被安排教授經濟學,不過當時的西蒙對計算機更感興趣,他想研究人類的邏輯如果套用在計算機上會發生什麼,於是自學了電腦和人工智慧。

不久西蒙就成功開發出一個叫做「邏輯理論家」的程序,能夠模擬人類解決問題時的思考過程,這個程序被譽為「世界上第一個人工智慧程序」 ,這個程序也第一次證明了計算機之父圖靈的猜想——機器可以有智能。

之後他又提出了「符號推理」,直接推動了人工智慧領域的發展。

西蒙在卡內基美隆大學內

 

1975年,憑藉在人工智慧領域的諸多貢獻,西蒙獲得計算機領域的最高獎項——圖靈獎,成為世界公認的「四大人工智慧之父」的之一。

而卡內基美隆大學也因為他的成就和名望,成為全美排名前列的大學,計算機和人工智慧專業排名全球第一。

被譽為「計算機界的諾貝爾獎」的圖靈獎,從1966年至今共67名得主

 

在計算機領域已經是大師,但西蒙並未止步,又想弄點新的東西,和妻子一合計,要不研究研究心理學。

1960年,他和妻子做了一個有趣的心理學實驗,表明人類解決問題的過程是一個搜索的過程。在這個實驗的基礎上,他和其他小伙伴合作開發了「通用問題求解系統」GPS,反正一不小心又轟動了心理學界。

然後成功拿下了心理學界三個最高獎項——美國心理學會傑出科學貢獻獎、美國心理學基金會心理科學終身成就獎、美國心理學會終身貢獻獎。

 

60歲的某天,西蒙突然意識到那個據說超級厲害的諾貝爾獎自己還沒有呢,於是花了一年的時間,將管理學、社會學、心理學和計算機科學糅合,憑藉一個全新的理論獲得了1978年的諾貝爾經濟學家。

還記得他當年因為麻煩放棄經濟學去學政治學嗎?結果人家靠自學把經濟學領域的最高獎項捧回了家。

西蒙一生同時擁有9個博士學位,包括政治學、科學、法學、哲學、經濟學...被譽為人工智慧之父、決策理論之父、行為理論的先驅、心理學量表之父。

是有史以來唯一一個同時獲得圖靈獎和諾貝爾獎的人,無論是經濟學、計算機科學、心理學、政治學與管理學,都是實至名歸的大師。

他也是首批入選中國科學院的外籍院士,曾擔任中國科學院管理學院、北京大學、天津大學的名譽教授。

西蒙在中國

 

看到他拿獎拿到手軟,可能很多人會以為他後半生變得古板死氣沉沉,然而事實上,人家後半生依然過得悠哉滋潤。

沒事下下棋,他是個像棋高級玩家。在下棋的過程中,順便開發出了世界上第一個棋牌遊戲。

 

沒事畫個畫,他出行從不帶照相機,而是帶一本寫生簿,用素描的方式記錄不同地方的風景。

雖然色盲,但偶爾也會挑戰一下色彩畫個自畫像。

 

沒事研究研究外國文學,在芝加哥大學西蒙曾經報了法語課,卻幾乎沒有去聽過,因為覺得老師教的太無聊太簡單,於是開始自學語言,結果對語言產生了興趣。

他可以用20多種語言閱讀專業書籍和論文,用6種語言閱讀文學作品消遣,注意,是消遣,神一般的消遣。

60多歲因為喜歡中國,還學習了中文和書法,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字「司馬賀」,隻身往來中美完全無壓力。

 

沒事徒步旅行,當然是和妻子一起。

曾經少年風流,遇見她之後,變成了只想要和她相伴一生,共同撫養孩子長大的好男人。

「多蘿和我的生活一直很簡單,但卻很舒適,我們喜歡互相陪伴。」

值得一提的是,多蘿同樣是個非常優秀的女性。

生完孩子好奇孩子是如何學習拼寫的,於是編寫了個程序研究,然後隨手就寫了論文發表在了專業期刊上。

她對音樂、科學、政治都有著獨到的見解,兩個三觀相合的人總有聊不完的話題。

西蒙(左一)和多蘿(左二)

 

即使在外榮譽加身,回到家中他只是個普通的丈夫和父親。

當西蒙知道東方有七夕這個浪漫節日時,他隨即帶著妻子去到日本仙台,並為她演唱學會的七夕歌曲;當第一個孩子出生時,立刻學著換尿布照顧嬰兒,保證妻子晚上可以睡個好覺;每天堅持和妻子一起散步,分享一天經歷的事情。

無論工作多忙,都會抽出時間和家人一起吃飯聊天;暑假的時候還經常著汽車帶著妻子和孩子到不同地方旅遊。

西蒙和多蘿的婚姻沒有大波瀾,只有簡單的幸福。一直持續了64年,直到2001年西蒙因病去世。

 

生活有時候真的比電影精彩。

年老時回顧這一生時,西蒙表示:我是個科學家,但涉及許多學科。我在許多迷宮中探索過,然而它們並不是連成一個的迷宮。我並不想把我的一生寫成單一的統一體。

我扮演了許多不同的角色,角色之間有時難免互相借用,但我對我所扮演的每一種角色都是盡了力的,從而是有信譽的,這也就足夠了。

 

想起曾看到一段西蒙的描述,覺得很有意思:

以前人們說達文西能成為一個全才,是因為時代太早,所有理論都還在胚胎狀態,放在現在已經不可能;而看了西蒙的故事才知道,跟時代沒有關係,主要還是看智商。

學霸在知識的海洋裡開快艇,而我在知識的海洋裡餵鯊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