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他憑鋼琴家一角成為奧斯卡最年輕的影帝,但成名後卻又輕易放下一切,遠離五光十色的演藝圈!

  2018-04-30

2002年,一部名叫《戰地琴人》的電影在坎城電影節上映。

故事基於波蘭猶太鋼琴家Władysław Szpilman在納粹攻陷波蘭後,對猶太人實行大屠殺中,真實的逃難經歷改編。

 

電影中,鋼琴家在納粹瘋狂的侵略下,經歷了太多太多。

他失去工作,被迫戴上猶太人的袖章;和家人被趕入隔離區,看到了無數猶太同胞被欺負毆打的慘樣。

 

最終被送上前往集中營的火車時,他又經歷了和家人的離別。

幸運逃走後,他走在空蕩無人的殘破大街上,絕望地哭泣。

 

為了活下去,他四處躲藏,在廢棄的餐廳和公寓輾轉,餓地險些喪命。

 

最後逃到的地方,又被德國軍官發現,但因為出眾的演奏才華,最終被軍官救了一命。

 

電影中展現出的戰爭的殘酷,人類的絕望和掙扎,讓它成了被載入史冊的偉大電影。

 

飾演猶太鋼琴家角色的,是一位名叫Adrien Brody(安德林·布洛迪),剛滿28歲的美國演員。

 

憑藉著卓越的表演和近乎「走火入魔」的角色塑造,最終拿下了凱撒電影獎和第二年的奧斯卡影帝。

他是迄今為止最年輕的奧斯卡影帝,也是唯一一位拿過凱撒電影獎的美國男演員。

 

當人們在深入挖掘採訪這個原本名不見經傳的演員時才發現,為了演戲,他可以變得多麼的投入。

而成名之後的這十幾年,又是如何淡泊名利,遠離演藝圈的是是非非。

 

1973年出生在紐約皇后區的安德林,成長在一個藝術之家,媽媽是攝影師,爸爸是歷史學家和畫家。

作為波蘭猶太人移民,安德林的祖輩經歷了殘酷的二戰時期,最終逃到了美國。

 

儘管家族在美國紮根,但身為移民的後代,安德林的家庭並不富足,居住的地區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底層居民。

這使得安德林從很小的時候就明白了邊緣人群的生活。

 

他敏感、憂鬱,一雙綠色的眼睛,彷彿看盡人間的疾苦。

這樣的經歷,無疑對他之後的演藝道路埋下了情緒的種子。

 

讀初中時,父母為了讓安德林遠離那些狐群狗黨,把他送到了戲劇學校學習。

演戲成了情緒的出口,他萌生了演戲的想法。

就這樣,安德林從演藝學校的舞台劇,一路演到電視劇裡的醬油角色,23歲那年,憑著電影《黑街殺手(Bullet)》裡的角色,拿到了獨立精神獎的提名。

極富辨識度的臉龐,清瘦的身材,他在獨立電影圈漸漸有了名氣。

 

2001年,《戰地琴人》在倫敦開始了選角。

但片方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演員,直到選角導演想起了之前看過的一部名叫《紅色警戒》的電影裡,安德林飾演的士兵。

 

最終,瘦削憂鬱的安德林,從1400個試鏡演員中脫穎而出,成了那個飽受苦難的猶太戰地琴人。

一年後,電影裡安德林貢獻的堪稱完美的表演,讓他成為了巨星。

 

讀完劇本,安德林深陷故事中。

拿到角色後,他旋即退了房子的租約,賣掉了自己的車,打包好兩袋衣服,搬到了歐洲的片場。

為了演好鋼琴家的角色,他開始了密集的鋼琴訓練,瘋狂地練習蕭邦的鋼琴樂譜。

 

與此同時,身高185公分,本就十分精瘦的他,開始了瘋狂節食。

電影最後的畫面裡,他已經完全瘦脫了型,只剩下區區58公斤。

 

如果說練習鋼琴曲、瘋狂節食減肥是高強度的體力付出,那麼為了更加貼近那個孤立無援、掙扎的鋼琴家,安德林在心理層面的準備上,更加「走火入魔」。

 

隻身前往歐洲片場後,他切斷了和家人朋友的一切聯繫,甚至不惜和相戀多年的女友分了手。

與世隔絕的心理壓迫和孤獨,瘋狂節食後隨之而來的強烈飢餓感,還有每天在片場面對的高強度表演壓力,安德林硬生生地讓自己陷入了絕境。

 

他在後來的採訪裡說:「我每時每刻都處在一個十分黑暗、悲傷、殘酷的狀態,但我想盡最大的努力,去感受他經歷過的心情和絕望。」

 

「除了睡覺,每一天,我都處在折磨裡。儘管這樣的經歷耗盡了我的身心,但我願意為它付出代價。」

 

拍攝結束後,安德林用了整整半年的時間,才走出這場長達一年多的自我折磨。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憑著近乎完美的表演,安德林成了奧斯卡史上最年輕的影帝。

上台領獎時激動抱著影后荷莉·貝瑞擁吻的場面,早已成了奧斯卡的經典。

 

當人們紛紛覺得,安德林一定會藉著奧斯卡的成功問鼎在演藝圈大展拳腳時,他卻作出了另外的決定。

 

躍升為影帝後,他最開始拍了《金剛》、《終極戰士團》這樣的所謂動作大片。

但獨立電影演員出身的他,始終有一顆低調潛水做好戲的心。

 

漸漸地,他淡出了好萊塢的大銀幕,開始重新投入到小成本電影的表演中。

從喜劇片裡虔誠丈夫,憂鬱的老師,再到滿身紋身的大惡人,安德林在各種小角色中盡情發揮著演戲的熱情。

 

一年一部,時不時客串跑龍套,甚至沒有拍戲,這幾年,安德林全身心投入到了藝術的海洋裡,成為了獨立畫家。

 

他蓄起了長髮,留上了鬍子,在自己的工作室裡自得其樂,畫的好壞與否,都只取悅自己。

 

都說成名要趁早,千千萬萬個進入演藝界的弄潮兒,都渴望碰到改變自己一生的角色。

一夜成名、功成名就,過上耀眼富足的生活,是不少人的願景。

 

那麼,如果早早成名,斬金奪銀拿了大獎,又有多少人捨得放下一切,遠離五光十色的演藝圈,安靜地做自己呢?

 

也許安德林,早就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