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沉默了50年終於發聲,高齡88歲的元配站出來手撕80歲的瓊瑤阿姨!

  2018-04-30

縱觀瓊瑤的作品,前期歌頌真愛,貧窮的灰姑娘遇上有錢人家的少爺,然後天雷勾動地火。

如果這個少爺不幸已有家室,那就一定是媒妁之言、一定是婚姻走到了盡頭,需要一個「瓊瑤式」的女主去將他從無愛的婚姻中拯救出來。

 

瓊瑤後期的作品則開始「正宮視角」,站在正室的角度上批判那些千方百計上位的小三小四。

 

瓊瑤阿姨作品的視角轉換,恰恰就是她自己身份地位的轉換。

瓊瑤的作品影視化率太高,觀眾往往只能看到瓊瑤筆下的世界和愛情觀。

前不久,瓊瑤丈夫平鑫濤的前妻林婉珍在皇冠出版的《往事浮光》,以「沉默50年,終於發聲」為題,帶我們看到了另一個版本的「瓊瑤故事」。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被瓊瑤插足婚姻的林婉珍在五十年後終於站出來和自己「和解」。

 

在我們看來,這就是一出88歲原配手撕80歲小三的好戲啊!可是這場婚姻中,林婉珍受過的傷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瓊瑤的愛情在她自己的筆下都被潤色的浪漫堅貞,原配永遠是惡毒的、歇斯底裡的,明明沒有了愛情卻還要「霸占」自己的丈夫,不放手讓他和自己真正愛的人在一起。

聽多了小三變正宮,真愛無敵的瓊瑤版本,我們不妨從林婉珍的版本來重新審視瓊瑤的愛情。

 

碰上瓊瑤,是林婉珍人生中的大不幸。

林婉珍出生於一個富有家庭,17歲來到台灣,兩年後考上台灣肥料公司後,與平鑫濤相識。

用現在的話說,林婉珍是一個標準的白富美。

她是當時公認的廠花,追求者非常多,這激起了平鑫濤的好勝心,他說「要娶就一定要娶全公司最漂亮的女人」。

 

單純的大小姐怎麼敵得過風流才子費盡心思的愛情攻勢?1955年,平鑫濤與林婉珍結婚。

 

婚後林婉珍負責打理所有家務,帶孩子,下得了廚房,同時上得了廳堂。

 

為了實現丈夫創辦雜誌社的願望,林婉珍家裡拿出了大量資金來資助平鑫濤。

 

林婉珍不僅是平鑫濤的後盾,更是他的前鋒。

為了與丈夫共同創業,林婉珍放棄國畫的特長,成為《皇冠》的第一個員工,負責讀者服務和公司財務,將公司初期的所有瑣事都包攬在自己身上。

 

如果沒有瓊瑤的出現,這對夫妻也許就這麼平淡但幸福地過完這輩子了,可惜事業有成的平鑫濤遇到了遭遇婚變的瓊瑤。

林婉珍在《往事浮光》裡說,她的婚姻最大的問題,不是夫妻感情出現了問題,而是瓊瑤這個人。

 

也許有人會說,男人之所以離婚是因為他已經不愛你了,就算沒有瓊瑤還會有李瑤、王瑤。

可這也要看到底是因為夫妻感情出問題在先還是在後了。

很顯然,林婉珍與平鑫濤離婚,瓊瑤是主因不是導火線。

因為瓊瑤的出現,夫妻才出現了矛盾,而是不是夫妻本身有矛盾,瓊瑤只是催化劑。

 

在瓊瑤看來,我的愛情才不是搶來的!她和平鑫濤第一次見面就是火花帶閃電的「這個人曾見過」,明明兩個人從未見過面,平鑫濤第一眼就認出了瓊瑤。

從平鑫濤的自傳看來確實如此。

 

林婉珍說平鑫濤回家之後跟她吐槽,瓊瑤沒有眉毛,好可怕。

 

平鑫濤是瓊瑤的恩人,瓊瑤也是平鑫濤的貴人。

瓊瑤的小說《窗外》被各大雜誌社退稿,直到她把書稿寄給皇冠雜誌社。

本來也差點被退稿,可社長平鑫濤一看到瓊瑤的文稿非常激動,排除其他人的意見和阻撓,利用職權堅持出版。

《窗外》果然大賣,讓當時生存處境艱難的皇冠雜誌社銷售額翻了十倍。

為了報答平鑫濤對自己的知遇之恩,瓊瑤把自己所有的作品都交給皇冠雜誌出版。

 

1963年,瓊瑤與平鑫濤第一次見面,第二年,瓊瑤就和自己的丈夫馬森慶離了婚,租了平鑫濤和林婉珍對面的房子專心寫作。

 

作為皇冠的「搖錢樹」,平鑫濤對瓊瑤非常照顧,一方面鼓勵她一個月同時連載兩篇小說,專心寫作從婚姻中走出來。

 

一方面還教她用稿費投資房產。

 

兩個人藉著工作的名義越走越近,平鑫濤每天兩點下班都開車去瓊瑤家串門,出國也會買一大堆衣服給瓊瑤。

瓊瑤就趁林婉珍不在家的時候,穿著新衣服去平鑫濤家裡問他新衣服好不好看。

 

林婉珍曾在客廳的電話裡聽到丈夫在樓上的電話裡跟瓊瑤調情,「我在吃牛肉乾,要不要從電話裡送一點給你吃?」

 

很快,瓊瑤不再滿足於這種偷偷的曖昧,她暗戳戳地將自己家的窗簾布換成了平鑫濤最喜歡的大紅色。

 

林婉珍還在抽屜裡發現了瓊瑤寫給平鑫濤的情書,那一瞬間,她覺得天旋地轉,痛苦到無法呼吸。

 

她還記得第一次在家裡接待瓊瑤的時候,那時候的瓊瑤還是個可憐的快要離婚的女人,轉眼間,她就和自己丈夫糾纏不清。

私下裡,瓊瑤早就跟平鑫濤因為兩次車禍定了情,是不是很浪漫。

第一場車禍,是《窗外》上映之後,瓊瑤的父母感覺自己的形象被電影醜化,母親氣到絕食。

▼《窗外》可以看作是瓊瑤和大她20歲的初戀高中老師的愛情故事

 

為了緩解瓊瑤一家緊張的氛圍,緩解瓊瑤的壓抑情緒,平鑫濤策劃了一場自駕旅遊。

誰承想,車子撞上大卡車,發生了嚴重的車禍。

瓊瑤的妹妹經搶救才逃過一劫,瓊瑤自己身上也都是玻璃插的傷口,多年以後,瓊瑤在作品中回憶——這場車禍讓她和平鑫濤感情激增,決定永不分離。

PS:瓊瑤的妹妹陳錦春從小成績優秀,受父母寵愛,也是《一簾幽夢》中綠萍的原型。

 

第二次車禍,這是一場分手戲,也是這場車禍,讓兩個人「勇敢在一起」。

那時,瓊瑤「自覺自己這樣介入別人家庭是不對的」,想和平鑫濤分手,平鑫濤聽聞瓊瑤堅持要分手,就開車沖向懸崖……

瓊瑤看平鑫濤真要尋死,縱身趴在車子的引擎蓋上,平鑫濤這才停下車來。

 

但是,瓊瑤弟弟當時還坐在車後座上呢,你讓瓊瑤下車,是打算帶人家弟弟一起殉情?

兩次車禍的「患難與共」,這對男女終於成功成為「生死之交」。

回來之後,平鑫濤還讓妻子林婉珍帶瓊瑤去醫院看病,病好之後,平鑫濤帶著瓊瑤開始了一個月的歐洲蜜月之旅。

 

這邊是平鑫濤帶瓊瑤「看雪看月亮」,「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那邊是原配林婉珍每日以淚洗面。

此時的林婉珍不但在家庭裡沒有了地位,甚至在自己和丈夫一手創立的皇冠公司也沒了立足之地。

同時失去家庭和事業的林婉珍,想過從橋上跳下去一了百了,可為了三個年幼的孩子,她選擇了留下。

 

對於插足林婉珍婚姻這件事,瓊瑤沒有任何歉疚,她一直強調,自己和林婉珍有著良好溝通,自己也不介意兩女侍一夫。

 

甚至在攤牌的那一刻,她「忽然間」同情林婉珍,覺得自己「不該捲入別人的婚姻」。

她鼓勵林婉珍「如果你還愛他,不准備放棄他,就牢牢的守著他」,「他可以來我家,你也可以來我家」。

 

可是林婉珍的版本裡,瓊瑤可沒這麼「好心」。

林婉珍深夜等不到老公回家,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打電話給瓊瑤,瓊瑤的回答是:「你來把他帶回去啊。」

 

三個人就這麼糾纏了八年,久久不見平鑫濤離婚的瓊瑤終於決定逼宮。

她放話給平鑫濤,自己要去歐洲和別的男人結婚了,逼迫平鑫濤在林婉珍和自己之間做出選擇。

 

平鑫濤最終選擇了瓊瑤,拋棄了為自己生兒育女的林婉珍。

在他看來,瓊瑤是個柔弱的女人,她更需要自己的呵護,而林婉珍是堅強的,她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好。

 

瓊瑤的上位史就是林婉珍的悲慘史,說到三人曾經的糾葛,瓊瑤曾說:「若當時我退出是三人的不幸,我把這三個不幸變成三個幸福。」

 

將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美化自己、傷害別人,說出這話真是好大的臉。

明明一開始的時候,林婉珍是抱著熱情的態度來招待她,她卻恩將仇報,破壞別人的家庭。

 

瓊瑤還曾暗戳戳地在小說《浪花》裡,用秦雨秋和林婉琳影射自己和林婉珍:小三秦秋雨是真善美的化身,原配林婉琳是大字不識、粗鄙不堪的潑婦。

潑婦到什麼程度呢?也就潑婦到自己孩子都覺得自己父親應該和母親離婚,和小三秦姨在一起。

 

直到平鑫濤患上失智症,瓊瑤決定將這個不會再對自己說「我愛你」的人還給他的子女。

 

相比林婉珍再嫁之後照顧晚年同樣得了失智症的丈夫直到他生命盡頭,兩個人高下立現。

 

林婉珍的《往事浮光》出版之後,網上對瓊瑤一片罵聲。

 

瓊瑤倒是一向的我行我素,借懷念剛病逝的御用導演劉立立之機,用樹和落葉的關係,隱喻平鑫濤和林婉珍的分開是因為緣分已盡,並不是自己這股妖風吹的。

在孩子們的眼裡,林婉珍的這本書裡含著委屈不及她當年所受苦楚的十分之一。

 

當年看瓊瑤的電視劇覺得女主角都是善良、柔弱女子,覺得原配都是可惡潑婦的一代都已經長大了。

在現在的我們看來,為愛付出燃燒生命的弱女子並不是善而是破壞他人婚姻的第三者,原配的歇息底裡也並不是無緣無故的撒潑。

徘徊在兩個女人之間的男人不是好東西,主動破壞別人家庭的女人也好不哪去。

時至今日,林婉珍還是在和自己和解,欠她道歉的兩個人也不知何時才能給她這個遲來的道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