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她登上時尚封面,自曝過往曾嗑藥、憂鬱、輕生,如今卻是時下赤手可熱的超模!

  2018-04-13

最近有位很迷的超模在時尚圈徹底火了,上位速度就像坐火箭一樣。

 

她獲得了2017年權威模特兒網站Models.com業內人士投票選出的年度模特兒。

 

從上面的圖中,你大概看到了她的名字—— Adwoa Aboah。

Adwoa甚至打敗了Hadid姐妹、Kendall、Kaia Gerber等一眾照片連起來能繞地球十圈的對手,拿走了2017英國時尚大獎的《年度模特兒》獎盃。

下面是她當時去領獎的造型,的確挺讓人過目難忘的,就像夏威夷島上某個度假村的選美小姐。

 

在Dior和Chanel這些宇宙大牌的廣告中,你都能看到她的身姿,待遇不是C位,就是獨照。

Dior 2017秋冬系列

 

Chanel 2018春夏眼鏡系列

 

炙手可熱的她,還攜手大魔王凱特·布蘭琪一起出現在亞曼尼的最新香水廣告中,出鏡時長竟然還平分秋色。

 

接連攻下法國和義大利大牌之後,連Burberry 2018春夏的廣告面孔也是她。

不僅如此,Adwoa甚至還是本次廣告拍攝的聯合藝術指導和選角導演,連大片故事的軸心都是圍繞她展開的。

諸如「Adwoa的生活方式」,「Adwoa有哪些親朋好友」。

然後最終出爐的成片長這樣,擅長生活化攝影的大師Juergen Teller,這次著實接了一把灶底的地氣。

 

宇宙大牌們捧她,宇宙大刊也毫不示弱。

最新的阿拉伯版《Vogue》四月刊的封面人物就是Adwoa,雜誌給她定義的標題立意很大,叫「THE FACE of NOW」(當代的面孔)。

更了不得的是,她的個人專訪是由Dior的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親自出馬做的。

 

內頁大片中,Adowa毫不掩飾地展露著「真性情」和她異域、光頭、雀斑等諸多具有強烈辨識度的特質,一目了然是個走「個性路線」的模特兒。

 

沒錯這姑娘是很爽朗,但我感覺不出美在哪裡...

再來看大片的全身照,她的身材比例也不算特別出眾,甚至還有點五五身。

 

再一查資料,Adwoa Aboah的確身材條件很一般,官方身高數據只有1米73。

她也不像老牌超模如Kate Moss,能靠比例來取勝。

就拿Dior同場秀裡穿同款的模特兒來對比一下,她的頭身比劣勢一目了然。

 

她有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呢?也是有,比如英國《Vogue》新主編Edward Enninful上任後首個封面就慷慨給了Adowa一張單人封,還是由傳奇攝影師Steven Meisel掌鏡。

在濃妝加後期之後,有幾分80年代的黑人傳奇超模Iman Abdul Majid的韻味。

 

不止英國老家慷慨力挺,她還登上過多個國家地區版本的Vogue封面:美版、義大利版、西班牙版、墨西哥版……

有一張你們一定熟悉,就是去年劉雯也亮相其中的Vogue美國版125週年封面,只是劉雯和站在C位的Kendall和Gigi幾乎奪走了所有討論度。

 

這幾季的秀場,1米73的Adowa也是常駐面孔,不少大牌秀場都能看見她的身影,但每次看到她,都有一種進錯場的錯覺。

 

你可能會問,她如此受捧,是不是動態台步表現力好到逆天呢?

她的台步...形象點說,就是有一種大媽在醫院後花園復健的既視感。

 

偶爾還會暴露表情管理的缺點,就像逛菜市場遇到熟人say個hi。

 

花了那麼多篇幅來盤點她有多麼紅,下面我來總結一下她的「超模」特質:

身高不夠、比例不好、台步不穩、臉蛋更是難言有太多美感。

 

可為什麼她能受到時尚圈眾星捧月的待遇?雀斑+光頭+瘦削的黑人女孩這麼多,為何獨寵她?

三個字:出身好!

 

Adwoa於1992年出生於倫敦,她母親名叫Camilla Lowther,是歐洲頂級時尚創意諮詢公司CLM的創始人兼CEO。

這家CLM有多厲害呢?不誇張的說它可以在歐美時尚界呼風喚雨,行業中的不少頂級攝影師和造型師都隸屬這家公司。

一看就是貴氣逼人的女強人

 

去年入選BoF 500全球時尚權力榜時,文章是這樣介紹她老媽的:一個手握世界時尚形態權杖的女人。

 

這個形容一點也不為過,CLM不只在倫敦有負責歐洲事務的集團,由於生意實在做得太大,1996年Camilla Lowther又在亞特蘭大開辦了一家名叫CLMUS的經紀公司,專門負責北美時尚業務。

而這兩家公司,同時屬於她老媽家族的Lowther集團。

而Lowther這個家族更是大有來頭,他們不僅在英國是正統的貴族,從1807年開始就世襲Earl of Lonsdale(龍獅戴爾伯爵)這個爵位,還擁有專屬的家族徽章。

不僅如此,龍獅戴爾伯爵五世發明了現代拳擊運動,世界上第一根拳王金腰帶就被命名為the Lonsdale Challenge Belt;而古巴久負盛名的雪茄尺寸,有一種就以Lonsdale家族來命名,另一位被用來命名的英國人是著名前首相——邱吉爾。

 

小編去看了下她老媽公司的簽約名單,陣容用「豪華」兩字來形容毫不為過。

經常為世界各地版本大刊掌鏡的Josh Olins、Tim Walker、Emma Summerton和Juergen Teller都名列其中。

 

或者你不壓根記得這些大牌攝影師的名字,那你可以欣賞一下她家在英國坎布里亞郡擁有的這座城堡。

 

簡直可以秒殺唐頓莊園。

 

意思就是——Adwoa家族的人遍布英國所有政商名流界,母親又專攻時尚圈,所以你這下還奇怪Adwoa總能和大刊和大牌合作嗎?

而她的父親Charles Aboah則是兩家公司的老闆,一家勘景公司,另一家則是科技集團,資金實力也非常雄厚。

 

所以Adwoa是個實打實的貴族後裔+富N代,家族有錢有人脈,這姑娘雖然看起來不像,但真的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不過很遺憾,Adwoa並沒有把貴族作派中好的一面延續下來,而是在十幾歲時就染上了毒品,直到在大學裡她都一直浸泡在毒癮中不可自拔。

 

大學畢業後,Adwoa忙碌的父母才意識到女兒健康每況愈下,便把她送到戒毒所。

但於事無補,在很長一段時間裡Adwoa都始終在戒毒、復吸、再進戒毒所的周而復始中度過。

在戒毒期間,Adwoa便在母親的強力推薦下進入模特兒行業。

但因為本身形象和形體都非常平庸,所以試鏡落選成了常事。

小編找到了她在2011年的伸展台首秀照片,「沒有特色和話題」成了她的發展瓶頸桎梏。

Giles Deacon 2011春夏大秀

 

據Adwoa剖白,因為自己不是金髮、白皮膚和藍眼睛,她內心深深覺得被時尚圈所遺棄,從而產生強烈的自卑感,以致於有些憂鬱。

 

但小編講句良心話:時尚圈的膚色平權大概二十年前就開始了,有色人種雖然不是最主流,但絕不是如她所言如此被「歧視」。

時尚圈很大,需求的風格也很多元,從來不是單純只愛金髮尤物。

說到底,還是這位小姐的抗壓能力不夠,加上毒癮未真正根除導致的反覆痛苦。

2014年10月,她還險些因過量吸毒終結了自己的生命。

 

所幸,她被及時搶救倖存,並在旁人的開導下,開始積極接受各種治療。

等到她再一次出現時,不僅剃掉了長髮,還被全新包裝成了一位「有故事的、戰勝毒品的」的新時代勵志楷模。

 

你在網上搜她的名字,出來的文章大多在誇她戰勝毒癮、與憂鬱症抗爭,甚至上升到為女性平權的高度。

有文章標題直接取的是:「Adwoa Aboah就是這麼叛逆做自己」。

為了強行雞湯,就一定要把吸毒過量的故事包裝成特立獨行?坦白講,小編從「富家女被搶救後戰勝毒品」的故事裡讀不到勵志,反倒覺得很荒誕。

她後來的一切看起來高大上的光環和稱讚,不過都是在為最初的不自愛行為買單。

我們也不是要「一棍子打走」有犯錯前科的人們,但事實是有更多女孩比她更珍惜自己,有更多模特兒比她更正面積極而努力。

她所做的,也只是在過量吸毒昏迷被他人施救之後,最終成功站在鎂光燈下而已,這真沒什麼好追捧的。

而靠著母親公司的強大資源,加上公關的二次包裝,Adwoa就搖身一變成為了女性先驅和頑強鬥士。

 

她還創建了一個名叫「Gurls Talk」的網站,記錄著自己的康復情況,分享女權主義作家的金句,還會定時號召女同胞們喊一些口號,比如「做你自己,為自己驕傲」 。

國外不少雜誌也都對她進行過採訪,文章內容大同小異,無非暢談她與毒癮鬥爭的歷史,創辦「Gurls Talk」的用意等等。

小編覺得ELLE網站給她下的標題最為貼切。

她正好是當下時尚產業需要的「符號」。

在主張政治正確、女性平權、和實現多元文化的大環境下,向來被認為膚淺的時尚圈也需要這樣所謂的勵志和突出形象,Adwoa的出現填補了這一空缺。

 

在這點上我們不難發現東西方文化上的巨大差異,在亞洲無論媒體還是公眾對涉毒藝人都是很嚴格的,韓國更是採取了零容忍的態度。

而經由家族和幕後推手的巧手包裝,這個天資平平的姑娘竟能成為新一代全球最紅的勵志超模,可以說是非常令人匪夷所思了。

有一些東西是會帶來不可逆的容貌及神態損傷的,例如過量吸毒。

Adwoa現在被一些人追捧的「病態美」,其實也很大程度是吸毒帶來的後遺症,這讓她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和Cara同齡的25歲少女。

 

我們退一萬步說,審美可以因人而異,拋開她的外形不去妄論,但她販賣的故事,抱歉這一次我不買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