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兩個中東王子不服輸的抬槓,把達文西的畫拍到了4.5億美元的天價,最後還拿去換了艘遊艇…

  2018-04-12

話說,很多人在去年可能都聽過一件大事…

去年11月,達文西存世的20餘件作品中,唯一一件流通的作品《救世主》(Salvator Mundi)在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4.503億美金的價格成交,創下了藝術品拍賣最貴的記錄。

 

在當時,消息一出,各界一片譁然…

整整4.5億美金,差不多135億台幣,要知道在此之前,在公開拍賣的記錄裡,從來沒有一副破紀錄的畫作以如此大的價差領先第二名過。

就算是達文西的真跡,這個價格也被眾多資深的藝術品收藏家認為實在是太誇張。

更何況,這幅畫在拍賣之前,還曾經一度因為真假問題引起藝術界大範圍的討論和爭議。

直到今天,這幅畫最多也就因為無法證偽,而被認為是真跡。

所以為什麼這幅無法蓋棺是真跡的畫會被拍出天價?

嗯…我們還得從頭說起…

還是要先說一下這幅畫的身世背景,《救世主》這幅畫,和盧浮宮裡那幅達文西最著名的畫作《蒙娜麗莎》非常不同。

 

後者自從出世以來就被達文西帶在身邊,並在去世後賣給了法王弗朗索瓦一世,自打進了羅浮宮後,就一直被珍藏至今…

而《救世主》就不一樣了,根據佳士得的說法,這幅畫「可能」是在16世紀法王路易十二請達文西創作的。

之後幾經轉手,流入了英國英王詹姆斯二世女婿的私生子手中。

其中的幾次兜兜轉轉根本無法被證實,所有的一切都是基於「可能」。

這還不是這幅畫最令人擔憂的地方,在18世紀的時候,關於這幅畫的記載就消失了,並沒有人知道它去了哪裡。

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19世紀末期,而且那時,這幅畫的作者變成了達文西的學徒San Bernardino Verbano。

 

光是聽起來,這幅畫的身世就相當坎坷了…

藝術品這個東西,最講究根正苗紅。

由於曾經轉手多次,又有消失,還有冒名認領作者…

所以直到現在,這幅畫雖然被無數專家看過,認為其藝術價值不可估量,不過誰也不敢真的蓋章定論它一定是出自達文西的手。

所以說到這裡,你一定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4.5億美金啊!買一張只是未證偽的畫!

說起這背後的原因,就很有意思了…

這背後的一切,都源於兩個中東王子的烏龍抬槓…

在去年11月之前,拍賣《救世主》前夕,佳士得給這幅畫的估價大約是1億美金,雖然畫確實是好畫,不過由於這幅畫爭議頗多,價格也非常高昂,真正參與競拍的其實並沒有幾位。

佳士得其實也是很發愁的,畢竟在拍賣這幅畫之前,拍賣場已經低迷很久。

不過,就在拍賣的前一天,有一位名叫Bader bin Abdullah的沙烏地王子,突然登記成為了這幅畫的可能買家之一。

 

這位王子有錢是有錢的,不過再有錢也只是沙烏地5000位王子中的一位,從來不曾聽說過他買過什麼昂貴藝術品,也沒什麼特別的名氣。

被殺得措手不及的佳士得工作人員,開始連夜對這名土豪進行審核,以確定他是否真的能夠負擔得起這件作品。

而王子也確實非常豪氣,隨手就安排人給佳士得匯了一億的美金,用作畫作的保證金。

嗯,事實上,這位王子並不是真實的背後買家。

他背後真正的金主來頭可不是一般的大,真正想要買畫的人,是沙烏地像蒙娜麗莎一樣根正苗紅的王儲Prince Bin Salman。

「穆罕默德 沙 拿」的圖片搜尋結果

 

王儲今年只有33歲,是現任沙烏地的副首相兼國防大臣,當然,也是未來的國王。

雖然Bader王子和王儲並沒有血緣關係,但他卻是王子正經的小親信。

而之所以要讓自己的親信代勞拍賣,是因為當時沙烏地王室正在搞反腐運動,因為那場運動,有超過多達五百位高官王子們在清洗中受到抓捕。

拍賣的11月,正是肅清的風口浪尖時期…

所以事實就是,王儲一邊在反腐,一邊花了4.5億美金買回了一副基督教的聖品。

 

事情是不是越來越讓人搞不明白了?

其實,那場拍賣會,還隱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每日郵報最近放出了獨家消息,還原了那時拍賣的真實情況。

 

在拍賣的當天,除了大佬沙烏地王儲外,還有一位元中東地區的重要王子也在暗中凝視著整場拍賣,這位王子就是阿聯酋王子Zayed。

 

由於拍賣方會對競拍者身份進行保密,所以在拍賣前夕,兩位王子並不知道對方也在參與競拍。

 

在當時的拍賣現場,《救世主》的是以7000萬美金的價格起拍的。

當時兩位王子你來我往地開始了競拍,價格很快就過了億。

 

其實過億的價格,基本就是收藏界專家們對這幅畫的預期了。

但是誰也沒想到,現場兩人的代理在不停地接打電話,仍然在輪番舉牌。

 

2億…

3億…

隨著人們陣陣的小聲談論和連連驚呼,價格飆出了4億…

最終,數字落在了4.503億…

阿聯酋王子放棄了追加,沙烏地王儲最終拍到了這幅畫。

因為這場拍賣,佳士得拍行拿到了高達5000萬美金(15億台幣)的傭金,而這幅畫的上家俄羅斯大富豪Dmitry Rybolovlev更是賺得盆滿缽盈。

 

整場拍賣會就像失去控制一般,刺激又帶著一絲莫名的火藥味道。

前面我們都說過了,沙烏地王儲和阿聯酋王子並不知道競拍的是對方。

而之所以拍賣現場火藥味這麼重,是因為他們都把和自己暗自較勁的人,當成了中東另一個有錢家族──卡達的統治家族。

卡達當然也是一個富得只流石油的國家,不過,因為卡達和伊朗眉來眼去等種種政治原因,在去年包括沙烏地,阿聯酋在內的一大票中東國家都把他拉入了黑名單。

所以在這場拍賣會之前,當和阿聯酋王子聽聞,卡達家族曾經私下聯繫過Dmitry Rybolovlev,希望他可以以8000萬美金的價格把這幅畫賣給自己時,兩個王子都著急得不得了。

這種寶貝怎麼能落到敵人手裡?!當然不能讓卡達得逞啦!

不過…兩位王子不知道的是,這場拍賣卡達根本就沒有參與。

因為,當時卡達家族在聯繫Dmitry要買畫時,本來Dmitry已經有意要出手了,但是卡達家族派人來親眼看過畫後卻又反悔了。

據知情人士所說,「他們看著畫,覺得這畫實在太有基督教色彩了,於是就放棄了。」

嗯,事實上,如果Dmitry當時把畫賣給卡達家族的話,是以虧本的價格賣出的,因為他在2013年購買這幅畫的時候花了1.2億美金。

總之,一場烏龍而已…

只不過這場烏龍的成本真的比較大。

 

在買下畫後,兩位王子才知道了和自己較勁的是對方。

據說,沙烏地王儲找到阿聯酋王子時,特別尷尬地抱怨,「你怎麼不提前和我說呢?搞半天我們自己在競價!」

不過,這個事情最麻煩的倒不是錢花多了的問題。

畢竟也就只有4億美金嘛!對沙烏地王儲來說也就是毛毛雨啦!

真正讓王儲鬱悶的是,畫拿回來不知道該往哪擺。

畢竟反腐活動是王儲一手操辦的,而同時,這幅畫是基督教的聖物啊,總不能掛在自己一個穆斯林的皇宮裡吧!

王儲正發愁的時候,沒拍到畫的阿聯酋王子出手解圍了。

因為阿聯酋正好在去年建了一座阿布達比羅浮宮,正愁沒有好東西放進去擺,反正烏龍也搞明白怎麼回事了,你又不想要,那還不如給我好了!

 

於是,Zayed王子想了一個好辦法把畫換了回來。

因為Zayed王子是豪華遊艇迷,他有一艘差不多4.5億的遊艇,這艘遊艇名叫Topaz,號稱是史上最豪華的遊艇。

 

反正價格也差不多,零頭什麼的在王子眼裡是不存在的。

於是,兩人一說好,就換了,皆大歡喜!

沙烏地王子不用再因為畫不知道往哪放而發愁了,而阿聯酋王子也能拿名畫來裝點自己新蓋的博物館。

 

嗯…土豪之間,是不會因為錢有一丁點矛盾的。

好朋友還是好朋友,不就是4.5億美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