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他是4000名孩子的「父親」,30年來建立了中國最大的外資孤兒院,為特殊孩童點亮人生!

  2018-04-12

人們都叫這個外國男人「洋雷鋒」還叫他「當代白求恩」這到底是個什麼來頭的老外居然被大家贈予這樣崇高的稱號?

 

他叫貝天牧(Tim Baker)白皮膚、藍眼睛,一個地地道道的美國人,本來在美國過著無憂無慮的中產生活,老闆重用、工作穩定、家有小別墅,還有兩台車。

妻子可以不用上班在家帶孩子,一切看起來都那麼完美、幸福。

但夫妻倆自從聽了一場演講後人生就完全變了!

熱心腸的他總想要仗走天涯幫助人,這個想法一直在他腦子裡躥來躥去,以至於讓他無心上班。

 

最終他向老闆提出了辭職,但是老闆理解不了他這種崇高的理想罵他:「Are you crazy?」

可能他真的瘋了吧?之後他辭掉工作和妻子帶著3個孩子,最小的才剛出生三個月,遠渡重洋來到了中國東北大撫順,在中國一待就是30年。

建了中國最大的外資孤兒院「牧羊地兒童村」,收養了近4000個孤兒。

其中95%的孩子都是殘障兒童,他們幫400多個孤兒找到了新家,還為1000多個唇齶裂孤兒做了手術,他們救助的這些孩子,大多都是在別人眼裡毫無希望的孩子。

如此看來他確實是中國的「洋雷鋒」還是一位偉大的慈善家!

1988年,貝天牧一家來到撫順,那時候的撫順發展還很慢,大家還沒有見過真正的外國人,他們成了這個城市的「大明星」,走到哪裡都被人們前後蜂擁著,甚至買一口鍋,都引來一大批圍觀,他們離開店後,那口鍋一下子賣出30多個,堪比明星代言效果,平時夫妻倆在當地負責教外語,學生也都格外尊敬這兩位「洋老師」。

 

後來工作調動,夫妻倆來到北京,他們開始到周邊的孤兒院做志願者,他們第一次走進孤兒院時驚呆了!

碩大的房間裡、窗戶開著,30多個牙牙學語的殘障孤兒躺在地上,有些孩子甚至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上,蒼蠅飛來飛去,一股很刺鼻的味道直接把他們嗆了出來!

 

在孤兒院一個阿姨要照顧很多個孩子,所以每個孩子都活得不那麼精細,而且他們大多都有殘障,沒有人願意領養,不出意外,他們在這裡長到14歲之後就不再具備被領養資格,15歲後再被送到殘障福利院度過餘生。

他們無法接觸社會,更不會擁有正常生活。

在孤兒院做了一年義工後,貝天牧收養了一個有缺陷的小女孩叫Esther,這個孩子本來應該渾渾噩噩度過一生,但如今這個小女孩24歲了,在他們的照顧下擁有了不一樣的人生,她讀了書還準備要當一名老師,她和所有正常的孩子一樣踏入了社會。

 

在Esther的影響,於是夫妻倆決定要為這些孩子做些什麼,他們搬到了郊區租住用省下的錢給孤兒院的孩子們買各種用品尿布、奶粉、嬰兒床……希望對他們的人生有所改變。

但這些幫助起到的作用並不大,並不能從根本上改善他們的生活。

夫妻倆決定乾脆自己開一個孤兒院,起碼他們能像照顧Esther一樣照顧他們,他們辭掉了老師的工作,決定餘生都用來照顧這些被拋棄的孩子。

為此,夫妻倆「厚著臉皮」打算跟郊區的開發商要一棟房子想自己辦一個孤兒院,沒想到愛錢勢力的開發商居然被感動了,含著眼淚給了他們不止一棟房,陸陸續續一共給了他們5棟,夫妻倆開心極了,開著一輛小金杯車往返於孤兒院和郊區,將80個孤兒院不願接受的孩子帶回家。

 

他們請了幾個阿姨還進行了系統培訓,這些阿姨一人只照顧3、4個孩子不像孤兒院3、4個阿姨照顧幾十個寶寶,他們還自己辦學校,雇老師有專門的護士來做醫療,他們希望這些被拋棄的孩子在這裡能感受到家裡的溫暖。

不過他們真的做到了,這些孩子剛來的時候眼神渙散,像受傷的小鹿一眼暗淡無光,沒過多久就變得明亮了起來,也開始笑了。

 

這是最讓他們欣慰的地方這些幼小的生命是如此可愛,他們真的不該在福利院裡暗淡過一生。

這些被收養的孩子裡有一個特殊的小男孩,叫Levi,這個孩子是被一個農民在玉米地裡找到的,當時下著大雨,有40個人站在玉米地圍觀,但沒有一個人上去抱起躺在雨地裡的他,因為這個孩子在一場大火中嚴重燒傷。

大約有60%的皮膚都被燒傷了,即使救活了也只剩半條命。

 

但這個農民還是毫不猶豫地抱起他騎上自行車回家了。

他和妻子照顧了幾天後發現,救活這個孩子的難度要遠超他的想像,於是他又騎上自行車送到村領導、縣民政局、縣孤兒院。

繞了一圈都沒有人能接受這個孩子,最後孤兒院又打電話找到了貝天牧。

貝天牧聽到消息後跳上車就直奔孤兒院而來,他看到孩子時也嚇了一跳。

大概太疼了,孩子一直在哭,以至於包裹的毯子都哭濕了,他二話不說,抱起孩子就去醫院到了醫院,連醫生都歎口氣問他,你為什麼要救活他?

他存活下來的機率不到10%,即使救活了也不是個健全人,你讓他以後的人生怎麼度過?

也許活著對他而言更痛苦,何不順其自然讓他去了呢?

但是貝天牧卻堅持要救活孩子,不論花多少錢,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他請醫生務必要當成自己的孩子來治療,以後即使沒人要這個孩子了他和妻子也會好好將他撫養長大。

最終醫生答應了他手術進行了6個小時,手術難度遠超於所有人的預期,因為燒傷太嚴重,小男孩的左胳膊和左腳都被截肢了,不僅如此還有他右腳的所有腳趾、右手的所有手指也被截去了,在經歷了術後48小時的生死時刻,小男孩終於活了下來。

 

如今的他已經14歲了,被一對非常好心的美國夫婦收養了,他還有好幾個愛他的外國兄弟姐妹,關係非常好。

 

如今的他,不僅可以踢足球還能騎自行車、滑冰、游泳、攀岩,還加入了學校的籃球隊,學習成績也一直名列前茅。

 

他的人生沒有因為身體的殘缺受到任何影響,在充滿愛的環境下相反他樂觀自信,對未來充滿希望。

幾年前,貝天牧去加州分享了這個故事,Levi當時就在活動現場,那是他第一次聽關於自己的故事,後來他跟媽媽說:「哇!原來我的生命還真的挺重要不是嗎?」

 

你看,每個人來到人世間都有他特殊的意義,我們這些人總喜歡用身體的健全與否來衡量存活的價值和意義,但是這些孩子在貝天牧夫婦眼裡和所有正常孩子沒有任何區別,他們一樣值得享受這大好人生、值得被善待。

雖然辦孤兒院是一件好事,讓無數孩子的人生有了希望,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無償持續支援的,後來開發商資助的5棟房子要被強制收回這件事對於孤兒院的影響巨大。

貝天牧要對這數百個小生命負責,他駕著他的金杯車焦急地到處選新址,可能是好人有好報,在奔波了好幾個地方後,政府主動聯繫他,並以1塊錢的低價批給了他三十畝地,但是有了地,沒有錢蓋房這些地也毫無意義啊!

於是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貝天牧又開始駕著他的金杯車「突突突」地到處焦急地借錢蓋房,不過幸運再一次降臨了,這時候Levi的故事上了美國的一個電視節目,一夜之間美國人都知道了貝天牧和他的孤兒院,這些好心人,紛紛往電視台寄現金、寄支票。

最後電視台聯繫到了遠在中國的貝天牧,告訴他好多人給他寄了錢要資助孤兒院。

貝天牧問:多少?

電視台:268000美元!

「哇!268000美元!」

孩子們有救了!

這些錢足夠他建兩棟房子,給了孩子們之後他又陸陸續續收到了各界好心人的幫助,有的人捐助他蓋房的水泥,有的人捐助他裝修房子的油漆,有的人捐助了他一所診所。

就這樣在四面八方的支援下「牧羊地兒童村」成立了。

 

如今「牧羊地兒童村」從全國30多個孤兒院接收各種有特殊需求的孩子,那些無法救助的孩子被送到這裡,但「牧羊地兒童村」不會收取任何費用。

相反,他們籌集的資金全部用於這些孩子很多被視為有問題的,孩子在這裡生活的很好。

還找到了願意領養他們的家庭。

她叫Grace,剛被撿回來的時候身上多處有健康問題被稱為牧羊地「最貴」的寶寶。

在醫院一待就是一年多存活下來非常不易。

 

後來她被一位來「牧羊地」做志願的美國小姐姐的父母收養,現在Grace 9歲了,非常健康,笑起來和其他同齡小女孩一樣漂亮美麗,她的親生父母一定想不到自己的孩子有一天會生活的如此美好。

 

還有貝天牧的小兒子Philip,他剛在孤兒院見到Philip時工作人員告訴他,你可能明天就見不到他了,Philip非常虛弱,甚至都無法喝奶而且還有嚴重的唇齶,貝天牧把他帶回了家,用心照顧用滴管餵他奶,最後還治好了他的唇齶。

 

除了治好了Philip的唇齶,貝天牧還在中國偏遠地區發起了一場消滅「兔唇」的運動,組織了醫療隊,先後到陝西、青海、貴州、廣西、新疆等地專為唇齶裂的孤兒做手術。

幾年下來,在貝天牧的推動下已有1000多個「兔唇」被治好,這個熱心腸的老外無欲無求的付出真的有點像當年的白求恩。

 

身為牧羊地的大家長貝天牧除了照顧孩子們健康地長大,幫他們找到幸福的家庭,還教他們讀書、識字、上學,甚至開設了職業技能課培訓,讓他們學會在集體社會中生存,如何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一員。

 

如今好多孩子在牧羊地的培養下自己找到了工作搬離了這個大家庭,開始獨立生活,開啟了自己的燦爛人生。

他們一出生沒有被上天善待,如今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幸福這讓貝天牧倍感驕傲。

這是他和妻子最想看到的畫面,這些孩子不是他的親生孩子,但對他們的愛已經遠超自己的孩子。

 

為什麼一個老外要這樣充滿激情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無私地燃燒自己?

在貝天牧看來怎樣活著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和歡樂,不是盡情地吃喝玩樂,做為人,真正的幸福是要看自己能否得到社會的承認和尊重,如何才能得到社會的承認和尊重要看你是否肯對社會、對他人奉獻自己的愛心。

貝天牧的幸福觀已到一種超然的境界,不分國界不分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