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一出道接演脫戲一爆而紅,男人見了都不走,但她卻用20年完成人生的進階旅程!

  2018-04-12

上禮拜的小長假終於有點時間,小編惡補了不少劇,其中一部是《美國犯罪故事》第二季凡賽斯遇刺案。

 

裡面化妝師的水平挺好,看左邊是凡賽斯本人,右邊是演員,相似度有99%吧。

 

演凡賽斯妹妹的是西班牙女星潘妮洛普·克魯茲,黑髮女郎跟金毛獅王整容臉差距有點大。

 

但化完妝,你可能就認不出來了。

 

片中作為義大利時尚女魔頭,潘妮洛普故意操一口帶有孜然味的英語,可以說,演得相當傳神了。

 

小編覺得,潘妮洛普是非英語國家演員中在好萊塢發展得最好的女星。

她有著東西方都認可的美貌,雖然年過40並有兩個孩子,依舊美得驚人。

 

性感起來連同志都能掰直了,大導演佩德羅·阿莫多瓦評價說:我見過那麼多女演員,她是唯一一個讓我產生慾望的。

 

長得那麼美,很容易變成只會賣弄風騷的花瓶,畢竟這是通向成功的捷徑。

但一個外籍女星要在好萊塢佔有一席之地,絕不是隨便擺幾個Pose就能成功,她肯定是付出了比美國本土演員多幾倍的努力,今天我們就來看一看。

 

潘妮洛普·克魯茲,1974年4月28日出生於西班牙馬德里,跟我們普通觀眾一樣家境普通,爸爸是個汽車修理工,媽媽是個理髮師。

這位姐從小一根筋,跳了10年芭蕾舞,雖然家庭不富裕,她還是完成了西班牙國家音樂學院芭蕾系的魔鬼訓練。

 

15歲出落成這樣,當時西班牙已經有電視選秀,她戰勝300多人奪冠,一腳踏進演藝圈。

 

一出道就是演情色電影,18歲的大銀幕處女作《同妻共夫》,尺度比李安的《色戒》大多了。

她後來回想起這段,坦言不後悔拍裸戲,因為當時太想當演員了,而這部電影給了她機會。

跟當時同樣年輕的哈維爾·巴登第一次合作,可能連她自己也沒想到,命運的玄機在這裡已經種下。

 

又美又敢脫,沒兩年就在西班牙火得一塌糊塗,但這位姐野心很大,我才20歲嘛,為什麼不去闖一闖更大的舞台?

好萊塢,是每個演員的尋夢地,誰都可以去,但絕大多數外籍演員都留不下來,不管你在本國有多火,到了好萊塢,你都得重新開始。

明明在本國吃香,非要跑去美國吃苦,看潘妮洛普這時隔一年的造型,有一種天使墜落人間的感覺。

 

最大的困難是不會講英語,剛到美國時她真的只會兩句:How are you和Thank you,連她自己也糾結,20歲開始學英語會不會太遲。

所以剛做美漂那會,她每天要幹的事情只有:學英語、試鏡、繼續跳芭蕾。

好不容易試鏡成功,發現完全聽不懂導演和其他演員在聊什麼,片子拍出來也是差強人意。

 

一路跌跌撞撞,但這位姐從沒想過打道回府,英語不好就徹夜練習,這樣不被好萊塢認可的日子足足捱了6年,總算適應了人家的遊戲規則。

但比起拍戲,媒體總是更關注她收割男神的本事。

她跟麥特戴蒙合作,然後戴蒙跟交往多年的女友分手;她跟尼可拉斯·凱吉合作,然后凱吉也跟老婆離婚。

她說她對男生從來不主動,但男人見了她就是走不動路。

 

最被詬病的一段是跟阿湯哥,兩人一起演《香草天空》,裡面也是情慾戲滿滿。

拍完戲,阿湯哥就跟妮可·基嫚離婚了。

 

這大概是阿湯哥最後的帥氣模樣了,後來就越來越…

 

當時很多人為妮可打抱不平,小編倒是覺得,離婚對妮可來說也算一種解脫,所以很多年後,這兩個女人都不理阿湯哥了,倒是互相能談笑風生。

 

媒體只關注她的緋聞,以為她是花瓶+男神收割機,但這位姐憋著一口氣,一定要在好萊塢證明自己。

這演技,吊打多少闖蕩好萊塢的花瓶。

 

最出彩的是在伍迪·艾倫的《情遇巴塞隆納》裡,這片子史嘉蕾·喬韓森是女主,潘妮洛普只是配角,但只要她一出現,連史嘉蕾的風頭都被她搶去。

她骨子裡的西班牙風情在不經意之間,就蓋過了氣場強大的金髮妞。

 

在片中演個神經質女人,卻連吵架都不招人煩,潑婦罵街都罵出一股獨特的自信。

演她老公的還是當年18歲演《同妻共夫》時認識的哈維爾·巴登。

 

憑藉在《情遇巴塞隆納》裡的出色表現,她終於在好萊塢揚眉吐氣。

她說,這個世界最困難的事情,莫過於大家都認為你是因為漂亮而做演員,而你卻試著成為一個嚴肅的、靠演技生存的演員。

 

感情生活也一樣,在美國帥哥之間兜兜轉轉,一度被貼上放蕩的標籤,卻最後選擇了那個18歲就認識的老鄉。

其實那麼多年來他們都是好友兼知己,只不過許多年後才認識到,對方是自己人生中不可或缺的。

 

大家不要小瞧哈維爾·巴登,人家是西班牙國寶級演員,演過《險路勿近》,也是西班牙第一個拿小金人的演員,而潘妮洛普是第二個拿小金人的,這一對真是絕配。

 

婚後為了家庭,她大多數時間住在西班牙,看起來好像是奮鬥那麼多年回到原點,但實際上她已經從一個只在西班牙國內有名氣的小姑娘,磨煉成一個全世界都知道的名字。

2014年,她40歲的時候,還被評為全球最性感的女人,從20歲闖蕩美國算起,這一步人生的進階整整走了20年。

 

這20年,變化自然是脫胎換骨,不光演技越來越精湛,連英語也越說越好,別說背台詞了,上各種脫口秀都毫無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