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婚前狂野不羈的男人,如今卻成了兒子心中光芒四射的好爸爸!

  2018-04-12

木工職人西浦裕太帶著妻子、兒子,還養著一條狗狗,生活在日本湘南海邊,面海背山,過著半隱居的生活。

 

每天他除了研究木頭,就是陪孩子,拍攝那天,我們問正在吃點心的兒子善太,你喜歡你爸爸的作品嗎,最喜歡哪一件?

 

他睜大眼睛不假思索地說:「我爸爸做的所有東西,我都特別喜歡。」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在兒子眼中細膩溫暖、酷到光芒四射的男人,在年輕時可是個不折不扣的狂野浪子,大一的時候他跑去蘇格蘭學電影,畢業後又在非洲坦尚尼亞學雕刻,回國後又學了中國水墨,之後又去了德國遊學……

「年輕嘛,就該多浪啊!」

 

他做木雕已有15年,做了近450件作品,沒有重複,也不接受訂製。

雖然任性,客人們卻很買帳,新作一出,立馬售罄。

一件不足10公分高的小擺飾,可以花掉客人在東京一個月的房租;

尺寸稍微大一點的,白領一個月的工資都不夠買;

最近,他在東京頂級藝廊 「Utsuwanoto」做了展覽。

 

接受一條的採訪請求後,西浦主動提出要來車站接我們,當天,他開著一輛80年代的墨綠色舊皮卡,頂著一個泡麵頭,穿著簡單,見到我們立馬用一個大大的笑容打招呼。

你很難把眼前這個有些粗曠的男人,和他那些細膩、溫暖的作品聯繫在一起。

他的皮卡車裡散發著濃濃的木頭香,座位上落著木屑,車裡放著伍迪艾倫《午夜巴黎》的原聲CD......回家路上,他為我們講述起了年輕時候的「放浪人生」。

 

西浦與木雕的相遇可謂陰差陽錯,他最初的志向其實是拍電影,大一那年,他得到了去蘇格蘭學習電影的機會。

「那是開學第一天,我在公車站遇到了一個50歲的中年人,他跟我說自己也是這裡的學生,學畫畫的,一番交談之後我才知道,他剛剛從監獄釋放,坐了13年牢,因為還是喜歡美術,決定重返校園來念書。後來我去看過好多次他的畫展,他對繪畫的熱愛、激情,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這個長年穿著長大衣、煙不離手的男人,後來成了西浦的好朋友。

大學畢業後,別的同學都開始找工作,他卻想去非洲開個幼稚園,於是他決定先去坦尚尼亞留學,生活一段時間。

 

因為對美術的熱情,他給心儀的學校寫了很多封申請信,卻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最後他便直接殺到坦尚尼亞找學校的老師面談,好笑的是,這裡並沒有繪畫這個專業。

不過,西浦最後還是留了下來,他聽從老師的建議,學起了當地傳統手藝:馬孔德雕刻。

馬孔德雕刻以烏木、雞翅木、紫檀木為主要材料,造型奇特,有誇張的自然氣息,被譽為黑非洲的精靈。

 

「第一天上課,老師帶我去了海邊,我們在沙灘上鋪了一塊麻布,盤腿而坐,雙腳間夾著一塊木頭,老師一邊雕刻,一邊講述當地部落神靈的故事,故事講完,作品也完成了,這種創作方式,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從非洲回來後,他又學習了中國水墨畫。

他敏銳地找到了二者的共同點,中國水墨的即興、虛實、想像,與非洲雕刻的自由、變幻有異曲同工之妙。

再後來,他去德國待了2年,學習觀念藝術。

這種藝術形式有明顯的抽象性,以觀念引領創作。

 

這種隨心所欲,在世界各地輾轉求藝的經歷,對他的藝術風格有很大的影響。

在他的作品裡,比起把故事講透,他更願意故意留白,讓觀看者自己去想像背後的風景和故事。

「我不想做定格的瞬間,把想像中的風景表達出來更有趣……比如我在雕刻一隻狗,我會想像狗所處的環境,天氣是怎樣的天氣?是否和主人在一起?一邊想像一邊雕刻,是我最喜歡的工作方式了。」

 

西浦的作品價格不低,但非常受歡迎,在他所有的追隨者裡,兒子是他的頭號粉絲,他從不吝嗇向自己同學炫耀爸爸的作品。

碰到特別喜歡的木雕被人買走了,他甚至會雙眼含淚,默默哭泣。

有一次兒子問:「飛機能不能運送顏色呢?」便有了這個作品——《紙飛機》,男孩投出飛機,女孩手持網兜,等待著捕獲。

 

每當兒子天真的話語打動到他,西浦便記錄下來,作為靈感來源。


當溫水從洗手間的水龍頭流出來時,兒子說:「太陽出來了」。

他還問,「蜂蜜和氣球哪一個更柔軟呢?」西浦會盡自己所能地用作品將兒子的想法表達出來。

這個作品中,三個戴泳鏡的人通過紅線相連,他們挨得近時,紅線會鬆鬆垮垮地垂下來,距離夠遠時,紅線完全緊繃。


也許三個人只是在遊戲,也許也暗示著三個人的微妙關係……

這是西浦的新系列《Lynn》,Lynn就是森林的意思。

 

他創作了一群動物,生活在他架空的森林中。

這些動物,可能看起來像一隻綿羊,可能看起來像一隻長頸鹿,他不喜歡特別寫實的東西,有個差不多的感覺就行,所以小動物們也沒有名字,就叫「Lynn11」,「Lynn12」。

他的好些作品中,每個小動物都頂著一個巨大的耳朵。

 

在雕刻時,將某個部位放大,這是西浦對尺寸和比例最有趣的把握,失調卻不違和。

在非洲,當地人在做作品時,會鋪個麻袋在地上,盤起腳,把木頭夾在腳與腳之間進行雕刻。

 

但西浦的身子太僵硬,腿無法盤起來,只能用大腿去夾住木頭,所以,他的大腿內側傷痕累累。

這是西浦創作時用到的工具,一般是先用鑿子鑿出大體輪廓,再用雕刻刀精細雕琢。

 

西浦喜歡用日本的參天樟樹做材料,它有一種天然的溫暖色調。

他有時候會去路邊撿木材,雕刻時,偶爾會有蟲子鑽出來,嚇人又有趣,這也讓作品和他的人生經歷一樣,帶著詩意的偶然性。

 

現在西浦和妻子、兒子,還有狗狗「R」一起生活,當然也會擔憂收入的問題,但他還挺滿意現在這樣安定的生活。

「6年前我們搬來這個家,家就在坡上,前有海,後有山,每天都有不同的風迎面吹來,每次爬坡的時候,眼前風景都在變化,實在讓人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