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為了這部戲,導演拍了四分之一個世紀,到底這部電影的命運有多坎坷?!

  2018-04-11

先看一組時間表:

1989年,影片《殺了唐吉訶德的男人》開始籌備。

1998年,導演泰瑞·吉連完成劇本撰寫。

2000年9月,獲得資金,在西班牙北部納瓦拉省正式開拍。

2000年10月,演員生病,突遇洪災,影片拍攝暫停,不久後宣告流產,劇本被保險公司沒收以抵押高額虧損。

▼工作人員在洪水裡搶救器材

 

2016年,亞馬遜投資,泰瑞·吉連重新撰寫劇本,並在坎城宣布重啟,但很快又因資金問題再度付了流水。

2017年6月,泰瑞·吉連終於宣布電影殺青。

從籌拍開始算起,整個項目已過去近28年;從開拍算起,也已有了17年。

最開始導演泰瑞·吉連長這樣:

 

後來:

 

2018年4月5日,《殺了唐吉訶德的男人》首發預告。

這向世人揭示了一個重要消息:

泰瑞·吉連沒被折騰死。

就算沒有看過《唐吉訶德》的原著,也應該會對那個單槍匹馬挑戰風車的瘋男人有所耳聞。

他便是令到整個文學史為之哀傷又為之大笑的形象——一個理想主義者,浪漫的瘋子:唐吉訶德。

絲毫沒讓我們失望,泰瑞·吉連在這短短一分半的預告裡放入了接近15秒唐吉訶德與風車搏鬥的場面。

最開始是他騎著白馬揚塵,朝著路的盡頭奔去,途中差點踩到由亞當·崔佛扮演的男主角 陶比——現代版的僕人桑丘·潘薩:

 

路的盡頭,唐吉訶德見到了那座破破爛爛的風車,接著他一往無前地挺著長槍衝了上去:

 

毫不意外地,他被風車擊飛,倒在了一旁的麵粉袋上:

 

磨坊主的女兒急忙跑出來,看到一位先生頭部流血倒在自己院子裡趕忙上前詢問。

而看見女孩微露的豐滿胸部,唐吉訶德露出了和藹的、天使般的笑容:

 

在這之後出現了兩個騎士對打的畫面,場景、服裝的設計很華麗,十分熱血:

 

《殺了唐吉訶德的男人》並不是一部板著臉的嚴肅史詩,塞凡提斯的原著本就以風趣幽默、時而惡搞著稱。

預告片中唐吉訶德與陶比的互動也是如此,幾乎回到了《聖杯傳奇》時代的英式冷幽默,非常輕鬆可愛(可愛得讓人不敢相信這是一部如此艱難的電影):

 

在現在這個版本裡,扮演唐吉訶德的演員是麥可·帕林,跟泰瑞·吉連是當年倫敦「巨蟒」劇團的好朋友。

而這個角色的演員在帕林之前有過兩任——

法國老演員尚·侯謝弗,2000年電影開拍的第二天在馬背上突患嚴重的間椎盤突出(也有說是雙側疝氣),反正就是根本拍不了了,連動一下都難,立馬被送回法國醫治。

這樣一來片子也沒法拍了,但那還只是一切的開始;

2014年,泰瑞·吉連找到了西班牙的投資方,片子再度開拍,這次的唐吉訶德由約翰·赫特扮演,哪想到就在開拍前夕,約翰·赫特被診斷出患了胰腺癌,拍攝計劃就這樣再度擱置。

▼約翰·赫特於2017年1月27日去世

 

電影主角陶比的演員同樣一波三折。

陶比的第一人扮演者是強尼·戴普,戴普之前跟泰瑞·吉連合作過一部氣質頗Cult的《賭城風情畫》。

二人在古怪的地方一拍即合,因此很快接下了這個角色,戴普當時的女友、法國女星凡妮莎·帕拉迪絲(Vanessa Paradis)擔任女主角。

 

沒想到開拍後接連遭遇洪水、「唐吉訶德」患病等災難,一切都陷入了停滯。

儘管戴普非常支持泰瑞·吉連,甚至按照友情價收取片酬,隨著戰線越拉越長,他還是離開了。

那之後,陶比的角色由伊旺·麥奎格繼承,誰知道唐吉訶德的演員約翰·赫特又得了重病,新的計劃又再流產。

這期間虧掉的錢數以千萬計,泰瑞·吉連自己也失去了信心,他說:「最難的是,自己要說服自己相信,我有能力完成它。要維持這樣的信念,說穿了,其實就是要懂得自欺欺人。這是最難的,但也是支撐我堅持下來的主要力量來源。」

他還是堅持了下來,最新一任陶比的扮演者是亞當·崔佛。

 

影片並非直接改編自《唐吉訶德》,它真正的藍本應該是馬克·吐溫的穿越小說《康州美國佬大鬧亞瑟王朝》。

其中的主角,是一個活在21世紀倫敦的小職員,他穿越回了17世紀的西班牙拉曼查,故事也在兩個​​時空間來回穿梭。

論前作,泰瑞·吉連最擅長用混亂迷人的畫面來表現嗑藥之後精神迷狂的狀態(像是《賭城風情畫》、《性本惡》),這一點在預告片裡略現端倪,投影畫面打在亞當·崔佛的臉上,顯得頗為科幻。

 

舞會上女主角歐嘉·柯瑞蘭寇還旋轉跳躍著給了亞當·崔佛一巴掌。

預告片的結尾,三頭巨人從遠處奔來,唐吉訶德望著它們笑道:「我是唐吉訶德!」 確實是那個無懼於天地的浪漫形象。

 

《殺了唐吉訶德的男人》總算拍完,預告片也出了,本打算參加今年的坎城電影節,麻煩再度降臨。

吉連曾於2016年和製片人保羅·布蘭卡簽了投資協議,雖然錢一直沒到位,布蘭卡還是認為合約有效,因此影片需要經過他的同意才能發行。

又是一場官司,坎城也去不成了。

吉連百經沙場,這點難題已經算不上什麼,早先他就發推稱:「威尼斯的海景想來不錯」,估計是要捨金棕櫚而取金獅了。

▼吉連畫的漫畫:「現實的風車反擊!」

 

2016年在接受《滾石》雜誌採訪時,泰瑞·吉連說:「我最近也常在想,要是這次還是不成功,那我就死心算了。我已經在這上頭浪費太多生命了……但如果你想拍《唐吉訶德》,那就只能變得跟他一樣瘋狂才行。」

說實話,21世紀已經不是唐吉訶德的時代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即使在這樣的時代,我們發現,唐吉訶德仍未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