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林則徐的一把大火點燃了戰爭,也讓這幾個英國人記錄下百年前的中國!

  2018-04-09

這樣的紀實不可多得,雖然是落後的年代,也應該被記住和流傳。

 

而如果沒有這些照片,我們從史書裡得到的更多的只能是想像。

1839年林則徐虎門前一把大火,讓荼毒中國的鴉片熊熊燃燒。

然而也是在這個時候,世界上第一台可攜式木箱照相機誕生。

雖然中國百年前的照片紀實少得可憐。

但終究還是有那麼幾個英國人,給我們留下了「真實的印記」。

 

當清朝老祖宗們忙著做買賣、打官司、吸鴉片、挑轎子的時候。

他們走進天朝被撬開的大門,把那些珍貴的瞬間永遠地紀實了下來。

從清朝人略顯木訥的神情裡,近代中國珍貴的影像記憶得到了追溯。

原本只能想像的過往,就此成了一幅幅握得住的「親眼所見」。

 

William Saunders,是1870年代活躍於上海灘的商業攝影師。

他開了一個森泰照相館,做著擺拍清朝民生的「暴利生意」。

▼徐潤芝肖像圖 By William Saunders

 

他涉獵的內容和題材眾多,從日常生活到風俗節慶,其中也不乏官員、罪犯等,尋常百姓惶恐不已的畫面。

官員出行

 

從這張照片裡我們看到了封建時期官員出門的「大排場」,幾塊牌子高舉「肅靜」、「回避」還要配上官銜牌、鐵鍊、烏鞘鞭和眾多隨從。

並且聲勢浩蕩的「鳴鑼開道」,提醒避讓。

▼該犯人被判斬首示眾

 

清末民初西方出版的有關中國的很多圖書中,大量採用了他的作品,這些照片在西方,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和知名度。

是當時東西方視覺文化交流的第一扇窗。

 

他的作品常在《遠東》等雜誌發表。

稱他為「主宰了上海攝影界27年的攝影家」。

小吃擔與抽煙者 By William Saunders

 

William Saunders也甘願把照片當做「外交大使」,高興地賣給西方媒體和遊客。

雖然他的用意就是為了賺錢,但是無論從品質上還是數量上,他都代表著十九世紀中國紀實的最高水準。

三寸金蓮 By William Saunders

 

他的照片從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利用」,但至少我們能從這些封建畫面裡,看到許多巧妙的點滴,從而試著找回民族記憶。

雙人桎梏 By William Saunders

 

可以說在客觀上,由他構建起的時代畫面,至今依然影響著西方人看待中國,以及我們認識自己過去的目光。

▼玉帶成環 By Thomas Child

 

Thomas Child非常鍾情於圓明園,他拍攝了大量北京及周圍的建築和風景。

常常採用濕版照片工藝攝製照片,並且所有的照片都有親筆簽名,這對於早期攝影師來說可不多見,可以說是有才又「騷氣」了。

圓明園遺址

 

他的作品常用蛋白銀製片方式,畫面細節度高,色調偏冷,把大景觀捕捉得十分細膩。

水法巴羅克門

 

他在構圖、光線等運用上造詣極高。

在相機剛被發明的年代,很少有人能給出所謂的「攝影教學」大多攝影師都是野路子自學成才而他是少數受過攝影教育的人。

 

就算是黑白模糊的老照片也很顯而易見的到位景深感,建築的恢弘感隔著兩個世紀也依舊能感受到。

一家鼻煙店

 

Thomas Child的作品是如今北京歷史建築的珍貴資料庫。

常常被國內外用於19世紀北京建築造型或種類的史實參考。

▼某街角

 

可以看到當時的交通工具,還是馬車和黃包車,民眾的衣服也是千篇一律的深色,街道相比之下還是比較寬敞的。

雪景襯著人景,在一星半點的熱鬧中更多的還是被塵封住的寂寥和閉塞。

渾天儀 By John Thomson

 

1862年,John Thomson開始了他耗時十年的遠東的行攝之旅。

 

用影像記錄了遠東的人、風景和文化。

 

我們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來自不同階級的生活。

他用對動作的捕捉來表達社會反差,承載並過渡人文感受。

 

在晚清這個獨特時期,封建和新潮的共處充滿火藥味。

他的作品就像是導火索的那根繩子。

恭親王 By John Thomson

 

他說中國人誠懇又好客。

於是把晚清時期的風土人情,用鏡頭忠實記錄,製作成中國的名片交給整個世界。

某富家太太

 

「任何一個能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思想及能使對方理解的外國人,都會喜歡上這塊土地。」

 

John Thomson對於中國的態度是友善的,這種思想感情也表現在他的許多作品中。

可以說相較於商業同僚們對中國「道具似的擺弄」,他更像是一個嚴謹而謙虛的朝聖者。

 

用低飽和的上色給了黑白照片一些靈魂,我們可以明顯看到勞動人群的皺眉,和富家子弟的雙目無神、精神頹散。

這其實也是清朝典型的社會風氣。

權勢者貪圖享樂不願意改變,受難者只能接受現狀無力改變。

某兒童商販

 

清朝可沒有「禁用童工」的概念,當時的教育並不普及,有錢人家的孩子才能上學,窮人家的呢?就上街做買賣吧。

從孩子略顯尷尬的天真笑容中,顯然他是答應了攝影師的拍攝要求。

身上背著笤帚、碗刷等廉價貨,年幼的他也許並不理解貧窮和富貴。

但至少幸運的是,他的照片被百年後的我們珍惜和尊重。

有錢人家的小姐和市井婦女

 

這幾個英國人用相機洗刷了遮蓋住百年前中國真正面貌的沙子。

 

在中國人沒有辦法留住歲月的痕跡之時,用外國人對東方「蹩腳」的理解,編織出珍貴的中國復古紀實。

野味小販

 

這樣的紀實不可多得,雖然是落後的年代,也應該被記住和流傳。

 

而如果沒有這些照片,從史書裡得到的更多的只能是想像。

 

我們應該感謝這幾個英國人,給了我們過去的參考依據。

被塵封的記憶開始甦醒,撼動起一片砂石碎礫。

 

仔細一看,那每一顆都是中國人的倔強,以及五千年沉澱下來的隱忍與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