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女科學家」因性別飽受歧視,索性「變性」偽裝成哥哥...這才終於被學術界接受!

  2018-03-31

我們很幸運,生活在講求兩性平等的年代和國家,但這個世界長達千年的父權至上觀念其實沒有那麼容易被取代,很多時候儘管大家知道男女平等的重要性,卻在一些國家、地區,或遇到一些狀況時,那種男尊女卑的陋習還是會悄悄的出現。

 

如在某些公司、企業中就存在著「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的情況,意指在這些企業、公司中對某些群體(女性)晉升到高級職位或決策層的潛在限制或障礙,這個障礙雖沒有明文規定確實實在在的存在。

 

就連在學術界,這樣的性別歧視也沒有消失過,有不少女性科學家或研究員縱使有著不輸男性的知識和天賦,然而想要申請經費的時候,卻還是比男性難上許多,擔任美國史丹佛大學神經生物系主席的本·巴雷斯教授(Ben Barres)就是性別歧視下的一大受害者。

 

出生於1954年的巴雷斯,原名為芭芭拉(Barbara),有個異卵雙胞胎妹妹,她從小天資異稟,憑著優異的成績被麻省理工學院(MIT)錄取,但儘管她有著科學上的天賦,卻因為性別關係而經常飽受不公平的對待,甚至有次她在解題的時候,還被教授揶揄「這是你男朋友幫忙的吧!」

 

學術生涯遭遇的各種歧視沒讓芭芭拉因此退縮,她努力的繼續攻讀學位,考上了特茅斯醫學士以及哈佛博士,在哈佛時期,她曾經一口氣發表了6篇論文,原本以為獎學金應能順利到手,沒想到最後這比獎金卻給了只發過1篇論文,能力遠遠不如她的男同學。

 

1993年芭芭拉成為史丹佛大學的助理教授,也在這時候她發現自己患有乳癌,必須切除一邊的乳房。她想到了自己這些年來遭受的性別歧視,也發現自己一直以來似乎比較喜歡當男生,因此下了一個決定,不如就讓自己成為男性吧!

於是,她決定透過一連串手術改變性別,隱瞞自己的身分,並對外界宣稱自己是芭芭拉的哥哥──巴雷斯。

 

搖身成為巴雷斯後,他出席的學術演講都能得到眾人的認可,最諷刺的是,還曾有教授對旁人說:「今天的演講真的很棒,這個研究比他妹妹(芭芭拉)好太多了。」從此之後,巴雷斯平步青雲,用1年時間就從助理教授晉升為副教授,並在3年後順利獲得了正教授職位。巴雷斯甚至創立了自己的生物技術公司,在他的研究基礎上,陸續出現許多治療阿茲海默症的藥物。

 

而在取得成功後,他向大眾揭開自己變性的心路歷程,並積極參與平權討論,發表文章為女性發聲,駁斥女性學術成就低的言論,他表示,女性在科學和數學上的「缺席」,是因為社會對女性的歧視造成的,只要機會均等,女性同樣能登上最高的科學殿堂,而在2016年12月27日,巴雷斯因胰腺癌離世,享年63歲,然而他在性別平權上所做的努力,至今仍讓許多人感動不已!

VIA

歧視這件事真的是無所不在啊,就算我們自以為現在相當平等,但仔細觀察那些傳統的歧視還是存在於你我生活之中,希望有朝一日,不管是多麼細微的歧視都能真正從我們的生活消失!分享出去,讓大家看看這篇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