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事業有成的他是醫生口中「同性戀治療」的成功案例,家屬卻恨恨表示「他因為這樣自殺了!」

  2018-03-21

過去對於同性戀相當不友善,不僅把同性戀當作一種病,對於同性戀更是諸多的攻擊和歧視,而在當時甚至還有「同性戀是可以被治療」的謬論,雖然到現在這個謬論還是經常被那些恐同論的人引用,但如果你知道曾有個男孩因為「被矯正」這件事而失去性命,就可以理解這個謬論有多誇張了!

 

科克.墨菲(Kirk Murphy)是個活潑的男孩子的,但母親非常擔心他,因為他從小就是個有陰柔特質的男孩,總愛玩女孩子的娃娃或拿媽媽的化妝品打扮,兒子的女性化舉動讓她相當困擾,她害怕兒子會因此無法有個「正常」的人生。

 

某天,科克的母親在電視上看到有醫師談論類似兒子這樣娘娘腔的行為,這個醫師在節目上大言不慚表示:「如果你兒子有以下10種狀況中的5種,那他就是有問題的孩子。」他甚至講出「5歲玩娃娃,25歲就睡男人」等誇張言論,科克的母親看完更擔心了,於是他決定把兒子送去「治療」。

 

當時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正在執行一項由國家資助的計劃,其中一個目的是改善男孩女性化的行為,他們稱之為「娘娘腔男孩症候群」(Sissy Boy Syndrome)。醫學院研究生喬治.瑞可斯(George Rekers)當時擔任科克的行為治療師,後來他成立了「家庭研究理事會」(Family Research Council),該組織主要進行各種遊說來反對同性婚姻法、同志領養權等同志權益,並且積極遊說「同性戀可被預防」的論述,於是5歲的科克就成為這個實驗的白老鼠。

 

喬治用「處罰」的方式來治療科克,如在治療室準備男性化和女性化的物品來吸引科克的注意,如果科克選擇的是女性化的物品,那科克的母親就要對他不理不睬,反之若拿起男性物品,母親就可以嘉許他。

喬治的治療記錄中寫道:「當母親忽略科克時,他會開始懇求母親理會他、大聲哭泣,甚至發脾氣。」有一次科克甚至哭到喘不過氣,暫時被研究人員帶出房間,等冷靜一會後,再回來繼續實驗。就這樣,柯克總共進行了60輪實驗訓練。當時這個實驗非常有名,甚至延伸到大學外以外的實驗室繼續進行。

 

而科克在家也一樣受到實驗控制,父母被要求用撲克牌籌碼做為獎懲的依據,藍色籌碼代表男性化行為,可以換糖果或其他獎品;紅色籌碼代表女性化行為,換來的只有懲罰。家中所有孩子都被要求加入這項遊戲,每週五晚上科克一家會結算,父親會根據紅色籌碼的數量執行體罰,包括打耳光和鞭打。

在精神與肉體凌虐幾個月後下來,科克性情大變,成為父母和醫生期待的樣子,但也因此失去和人聯繫與互動的能力。妹妹瑪麗絲難過表示:「高中三年,哥哥都是一個人躲在男生廁所獨自吃午餐。」

 

在喬治的醫療記錄中,寫下化名為克雷格(Kraig)的科克已經治療成功,所有女性化行為通通消失了。在這個實驗之後的30年,醫生至少在17件公開發表的文章與書籍中,多次宣稱實驗的成功,甚至以此佐證同性戀是可被預防的。

1985年,20歲的科克向家人承認自己的性向,然而從小的行為制約已經嚴重影響心理,他內心不容許自己進入任何承諾,這會使他產生罪惡感。柯克只好將全部心力都放在工作上,他在美國空軍服務8年之後,進到一間財務公司,並擔任派駐印度的高階人員。

 

2003年6月,科克休假從印度回家一趟,這卻是家人看到他的最後一面。6個月之後,他吊掛在印度新德里住家天花板上,自殺身亡,得年38歲。妹妹表示,自己曾經納悶,哥哥為何在39歲事業有成的生涯中自殺,然而現在她明白了,科克已經辛苦撐了39年,他努力過了。

 

事件爆發後,記者圍堵醫生喬治,訪問他對柯克家人指控的看法,他表示自己並不知道柯克自殺了,雖然很遺憾,但他認為柯克的治療是在1970年,不代表跟30年後的自殺有直接關係。不過諷刺的是,2010年,喬治被媒體批露與一名伴遊牛郎同遊歐洲,兩人在洛杉磯機場被拍到。雖然喬治一再否認,表示牛郎只是僱來提行李的,但該名伴遊男子卻透露,每天都會向喬治提供「性按摩」服務。醜聞事件過後沒多久,喬治辭去「家庭研究理事會」的職務。

 

2012年9月30日,加州州長正式簽署草案,使加州成為全美國第一個州,明文禁止註冊精神及心理醫護人員,向未成年人士提供任何形式的性傾向治療,並無需理會父母的意願或授權,許多州也跟進禁止任何「矯正同性戀」的療程。

VIA

科克的實驗被許多恐同者當作「同性戀是可以被治療」的成功案例,然而這項實驗自始至終都沒有成功,甚至賠掉了科克的一條小命!性向是一種天生的取向,希望大家能尊重別人與自己的不同,別在用自己的角度強迫對方改變了。分享出去,讓大家看看這篇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