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張雨生的《大海》被誤會了20年,想不到背後竟隱瞞如此悲情的故事!

  2018-03-13

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有一些日子,會讓你銘記一生。

從那遙遠海邊,慢慢消失的你,本來模糊的臉,竟然漸漸清晰。

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從何說起,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1986年7月6日,就是讓張雨生銘記一生的日子。

那一天,原本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星期天,張雨生的父母計劃帶全家去梨山附近郊遊野餐。

於是,張爸提前幾天就給在學校的張雨生打電話:「雨生呀,這個星期天全家準備去郊遊烤肉,你學校有事嗎?能不能回來一起去?」

「對不起爸爸,我已經跟同學約好了要外出,不能回家和你們一起去。」張雨生像往常一樣給老爸回覆。

「好吧,自己和同學出去要小心。有空就回家,妹妹總說你好久沒回來了。」張爸一如既往地囑咐。

 

7月6日清晨起床,張雨生還跟妹妹通了好久的電話,兩個人在電話裡有說有笑,打打鬧鬧。

旁邊的同學看著張雨生一臉寵溺的笑容,還以為他是在跟女朋友聊天。

 

張雨生怎麼也不會想到,這竟是最後一次聽到妹妹的聲音。

那天下午,妹妹因踩到山澗上鬆動的石頭而落水。

被水沖走了好遠的妹妹,在救上岸時還有呼吸。

張家滿懷希望地送妹妹去醫院,卻因為主治大夫的誤診而延誤了搶救時間。

當心急如焚的張雨生匆匆趕到醫院,他最親愛的妹妹已經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那一年,張雨生20歲,妹妹張玉仙才15歲。

張雨生的妹妹:張玉仙

 

怪誰呢?怪誰也沒法把一個鮮活的妹妹還給他,那麼笑盈盈,鬼靈精怪的小丫頭,說沒就沒了。

茫然走在海邊,看那潮來潮去卻徒勞無功,想把每朵浪花記清。

想要說聲愛你,卻被吹散在風裡,猛然回頭,你在那裡?

 

也是在那一夜,張雨生蛻變得成熟了。

「把我從不知人間疾苦的兒童樂園,一腳踢進生老病死的成人世界。」

現如今有都少人,都希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一夜驚喜…

但是沒有誰願意一夜長大,因為在這一夜背負上的沉重,可能一生都無法卸下。

 

如果大海能夠帶走我的哀愁,就像帶走每條河流,所有受過的傷,所有流過的淚我的愛,請全部帶走。

張雨生憑著清越高亢的歌聲,青春陽光的書卷氣,迅速走紅港台。

但在人前笑口常開的他,背後卻時常落寞沉靜。

 

一次,張雨生和工作組在海邊拍攝歌曲MT。

晚上,大家都圍著篝火盡情地說笑喧嘩,只有張雨生悄然坐在一旁神情落寞,暗自神傷。

好友陳大力看在眼裡,知道他又觸景生情,想念妹妹了。

 

於是,陳大力就暗地與陳秀男商量,要為他們好友的妹妹寫一首歌。

他們希望張雨生透過這首歌,把自己內心的憂傷唱出來,以此方式紀念他的妹妹,減輕他思念的痛苦。

1992年《大海》就此誕生,一經張雨生傾情演唱,立時紅遍大江南北,成為至今無法超越的經典。

就張雨生而言,廣闊遼遠的大海,是他對遠在天堂的妹妹,最佳傾訴地。

我們一直以為是情歌的《大海》,怎知它的背後會有這樣一個悲情的故事。

妹妹的離世,對張雨生打擊太大:在此之前,他還從不曾公開唱過歌;而在此之後,他是為歌而生的寶哥。

「老天真不公平,妹妹一直比我更愛唱歌,也一直唱得比我更好。」

 

懷著對妹妹的愛和悼念,張雨生決定背負起自己和妹妹兩個人的夢想。

於是,他帶著媽媽送的吉他和妹妹曾經的鼓勵,報名參加了「木船」民歌大賽,一舉獲得決賽第一名。

 

從此踏上音樂征程的張雨生,加入了熱門合唱團,就這樣一場又一場地唱了下來。

而每一場,不僅是完成自己的夢想,更伴隨著妹妹的心願和愛。

當我佇立在窗前,你愈走愈遠,我的每一次心跳,你是否聽見,當我徘徊在深夜,你在我心田。

1988年,張雨生在製作《天天想你》專輯時,才敢觸及這個最深的痛:

「兩年前,從小與我最親的妹妹,在梨山附近的山澗不幸溺亡,雖然從頭到尾,我沒有掉一滴眼淚,但這個傷口,一直在我的心中。她是那麼可愛,那麼懂事,而且歌唱得那麼好。」

當他猶豫、徬徨、懈怠時,總有個聲音在心中響起:「喜歡,就趕緊去做!」

 

生命太無常,不要等到錯過再追悔莫及!

世間有多少人為了活著而活著,而他卻像秋天的一棵樹,站成了永恆。

 

天天想你,天天問自己,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你。

天天想你,天天守住一顆心,把最好的愛留給你。

歌中不僅飽含著張雨生對妹妹的思念,還有他沒能和妹妹最後一起去郊遊的愧疚和悔恨。

而一直以來,張雨生也在不斷地反省自己:成為歌手多年的他,是否讓妹妹失望過。

 

1988年,張雨生以樂隊主唱身份參加第一屆熱門音樂大賽,又一舉拿到冠軍。

他專門為妹妹寫的歌《姊妹》,彷彿是在對天堂的妹妹悄悄說:今天終於站到了你能看到的舞台上,飛越了雲霄,唱著我們一起想唱的歌,我感覺到你為我流下了驕傲的淚水。

 

記得你的嬌,記得你的妙,我怎麼可以忘掉?

當我能夠飛,飛越了雲霄,我一定要你看到。

越飛越高的張雨生,在夜深人靜時,依然常常會想起妹妹的音容笑貌。

張雨生將這抑制不住的思念,作曲作詞一首《妹妹晚安》,沒用一個華麗生僻的字眼,卻句句扎心扎肺!

 

妹妹我想告訴你,雖然在家裡我們不怎麼提起你,但是你要知道,我們一直都把對你的愛埋在了最深處。

家裡還是老樣子,只是少了你的床。

妹妹晚安,我很想念你,

妹妹晚安,你會在那裡,

這些年來,人事已非,

真怕你認不得我的改變,

想你不必焦急,我們都還記得你,

只是不怎麼提起,想你不必慌張,

家里格局仍一樣,只是少了你的床。

 

想她是否孤單冷清,想她的愛笑和聒噪,想她的撒嬌,想她在他面前的「蠻不講理」,總有一套。

想她以前「總笑話他唱得爛。」我想你這麼可愛的樣子,不管到了哪裡也不會無聊,即便那裡是天堂。

妹妹晚安,我變得如何?

妹妹晚安,你是不是快樂。

孤不孤單,冷不冷清?

寒夜裡是否有人與你為伴。

想你不會煩惱,那麼愛笑和聒噪。

誰能躲開你的撒嬌,想你不會無聊。

你總是有你的一套,儘管天涯或是海角。

妹妹,你走了以後,我就醒悟:

擁在懷裡的親情,是多麼幸福。

可是幸福如果不珍惜,就會稍縱即逝。

妹妹,懂事的你放心的安睡吧,

我再忙再累也會常常回家看看父母弟妹。

我想我不會放棄,那些有你的記憶,

即使年華漸漸老去,我想我更加珍惜。

擁在懷裡的親情,因為幸福稍縱即逝去,

妹妹晚安。

 

1997年10月20日凌晨,張雨生急著從台北趕往淡水家中,因疲勞駕駛、車速過快,不幸發生車禍。

 

「你不告而別,我後知後覺。」張雨生的父親在那天早早為他騰出的車位,最終也沒等回他來停靠。

11月12日,急救無效身故。巨星隕落時,年僅31歲。

悲痛中的張雨生父母,將他和妹妹張玉仙合葬於梨山「雨生園」,希望他們「兄妹相伴,魂魄不孤。」

今生兄妹情深緣淺,只待天堂相聚訴別離。

 

我們在這個世界走一遭,唯一真正擁有的人,在我所知,是我們的家人,因為他們無論如何都會愛著你。

這個世界上,最深的緣分是血緣;最久的情分是親情。

希望家人在的時候,我們能好好守候,珍惜當下。

如果一家人,能喜樂平安地守一輩子,人生所謂得意事,大約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