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5位農民花費多年積蓄萬里追兇,只為幫弟弟報仇,過程比任何奧斯卡電影還動人!

  2018-03-12

本屆奧斯卡頒獎典禮,《意外》一舉拿下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2個獎項。

電影內容其實不算複雜:美國密蘇裡州的一個小鎮上,女主角蜜兒芮德·海斯的女兒慘遭殺害。

然而,案件卻遲遲沒有進展,所以蜜兒芮德就在路邊三塊廣告牌上刊出廣告,質問警察局長,敦促警方早日破案,為女兒報仇。

 

故事雖然簡單,卻讓人感受到親情的偉大和執著。

在廣告牌上,女主角蜜兒芮德指名道姓質問當地警察局長:為什麼還沒有抓到兇手?

 

其實,在中國貴州,幾年前也發生過一件類似的、真實的事,更讓人感動。

5個農民,為了他們的弟弟,自掏腰包,輾轉上百個城市,最終把兇手繩之以法。

 

老么被殺了

2007年8月8日,16:16,貴州六盤水市水城縣陡箐村吊水岩。

水城縣「猴兒關」離受害者、施害者都不遠

 

此時,雖然已經是午後,但是盛夏的太陽還是烤得人發慌。

17歲的少年小艷,像往常一樣來放牛。

一輛摩托車飛馳而過,貴州被稱為「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尺平」。

摩托車,是很常見的中短途交通工具,由此,也衍生出摩托車載人的生意。

但沒過幾分鐘,不遠的山溝傳來慘叫聲,小艷壯著膽子從坡上瞅下去,一個男人正揮著刀……一會,那個男人從溝裡爬了上來,騎上摩托車絕塵而去……

而當晚,十幾裡外的代家老母,一夜沒等到自己的兒子。

噩耗很快傳來:溝裡躺著的正是代家的老么,代天雲,31歲。

代家在當地也算是大戶人家,代家老爺子先後娶過三個老婆,有6個兒子:老大代成學60歲、老二代成舉55歲、老三代成富45歲、老四代成文43歲、老五代成軍41歲,老六代天雲31歲。

雖是同父異母,但六兄弟骨肉情深,特別是5個哥哥對六弟都十分愛護。

代天雲也很懂事,5個哥哥先後從村裡搬出去,他就照顧起70多歲老母親(老爺子已過世),耕種起所有土地。

農閒時,跑跑摩托車,補貼家用。

不想,這一去……

代家部分成員:一位參與幫忙的侄兒,老三代成富,老二代成舉,老四代成文,老五代成軍

 

兄弟五人跪在母親面前起誓

白髮人送黑髮人,代母終於以淚洗面。

代天雲的老婆,也幾次暈厥,更可憐的是,幼小的孩子,爬到棺材旁說,晚上要和爸爸一起睡覺。

面對破碎的家庭,唯有抓住兇手,才能有一絲告慰。

但是,破案卻困難重重。

首先,當地自然環境複雜、山勢險峻,為犯罪分子提供了最好的隱蔽條件。

貴州山區

 

其次,當地民風彪悍,據說在上世紀80年代,火車到了這個地區,列車員還會提醒:「已經進入匪區,乘客請注意安全」。

再加上,山大人稀,當時30多個鄉鎮,近80萬人口,而且基本都是山路,從一個寨子到另一個寨子要花三四個小時。

所以,當時水城治安並不算好,「兇殺案件平均每年20個左右」。

2008年,有作家到此采風,還有人提醒:腰裡要別一把刀防身。

水城縣一處村莊

 

兩三個月過去了,案件還是沒有突破。

其實,也許就像《意外》中,警察局長比爾解釋的,有時案件的確會陷入死胡同,但是,也許7年、8年,或者哪個時間,兇手會在酒吧等地方吹噓自己的事蹟……案子就破了。

《意外》劇照

 

的確,哪有100%的破案率呢?但哪怕1%的未破案率,對受害者家屬卻是100%的痛苦、傷害。

但是,面對著年邁、悲傷的老母親,代家五兄弟不知道,她能等多久?

所以,他們決定自己動手:

5個平均年齡將近49歲的男人,跪在老母親面前哭著起誓:一定抓到兇手,為六弟報仇。

 

兇手從眼皮底下跑了

突破口就在摩托車。

五個兄弟開始在十里八鄉,挨個挨個地查訪那些遍布鄉間路邊的摩托車修理店鋪。

皇天不負有心人,案發後第18天,在穆家寨,老三代成富、老五代成軍無意間發現一條摩托車印。

代成軍自己開了個修理店,老六的摩托車外胎就是他換的。

也許是兄弟情深,他憑直覺就確定:這就是六弟摩托車留下的車輪印。

順著車輪印,印跡在一戶叫陸鳳仁的年輕人家門口消失了,兄弟倆假裝是豬販子到陸家院子裡一探究竟。

果不其然,那就是老六的摩托車。

可畢竟是外鄉外寨,當地民風彪悍,從寨子裡帶走一個人風險是很大的。

所以,兄弟兩人也不敢聲張,一方面趕緊搬救兵,召集本寨的人,同時,也立即報警。

但隨後,走漏了風聲,陸鳳仁消失在了大山裡。

水城縣山地佔全縣總面積的68%

 

警方在陸鳳仁家裡搜出了代天雲車上的扳手、起子等物品,還有一把帶血的殺豬刀、一件帶血的白西裝……

後來才知道,陸鳳仁先前因為搶劫被判了8年。

出獄後,想重新做人,挖了兩個月煤,賺了點兒錢買了一輛摩托車,但卻沒錢上牌照,找遍親人借錢,得到的答覆是「是坐過牢的人,以後不還怎麼辦」。

所以,他把摩托車砸了,當廢鐵賣了400塊錢。

2000年入獄後的陸鳳仁(上),2007年出獄穿白色西裝的陸鳳仁(下)

 

案發當天,他又和母親吵了一架,心中鬱悶,別上一把殺豬刀,出門:決定要殺人,發洩……

恰巧,遇到了代天雲。

 

萬里追兇

另一方面,案件偵破進展仍然緩慢。

兩三個月後,警方拿到陸鳳仁的照片,還都是戴著墨鏡的。

兄弟五人決定繼續幹下去,自己去抓陸鳳仁。

他們合計了下:馬上就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現在各處檢查十分嚴格,陸鳳仁只念了小學二年級,肯定不敢去大城市,只會到偏僻的小工廠、小礦山,那種不要身份證的地方,打工,討生計。

他們又分了工:大哥、二哥都已五六十歲,身體不好,所以,留在村裡照顧家人;老四開車賺錢;老三代成富當年跑過長途車,還跑到山東做過生意,在六盤水包過礦場,見過世面,所以,到省外找;老五代成軍,就主要在貴州省內找,而且專挑那種小廠、小礦山跑。

雲貴地區這種小砂石廠很常見

 

一年多,代成富有7次主要出行追兇:

1、大理—香格裡拉—蒙自—個舊—開遠

2、威寧—東風鎮—吉裡—香錄山—鹽倉—觀風海—昭通—陸良—富源

3、新宜—安龍—板壩—沙栗—舊州

4、貴陽—重慶—西安—泰安—萊蕪

5、新鄉—濮陽—開封—宜賓

6、甘孜—資陽—簡陽—瀘縣—敘永—納西—畢節—納雍

7、溫州—紹興—柳州—砂潭

摩托車是代成軍追兇的主要工具

 

代成軍,也跑遍了貴州:晴隆—興仁—盤縣—鎮雄—發耳—二塘—汪家寨—南開—畢節—陽長—張維—織金—茶店—老馬衝—牛場—平場壩—六枝—安順—新平壩—鎮寧—貴陽—都勻—獨山。

一路風餐露宿,為了省錢他們從來沒住過店,拿著一個口袋,下雨時當雨衣,晚上裹著在地上睡覺,餓了經常以饅頭充飢。

甚至有時險象環生,一次,代成富在四川遇到土石流,就把摩托車扛在肩上,走了幾十公里。

他們還要深入各種小廠礦,想方設法查看花名冊,甚至有時還遇到黑廠,自己人身安全都會受到威脅,要知道就在那前後,還爆出過「黑磚窯事件」。

代成軍的摩托車碼表跑了一萬多公里。

 

抓住了,反倒不恨了

屢次撲空,但兄弟五人都不願意放棄。

他們決定:就算一時找不到,以後背起背包,全國走,只要餓不死,就接著找。

這輩人找不到,孩子高中大學畢業了,除了本職工作,第一件事就是找兇手。

他們對母親說,無論如何也要把兇手帶到她面前,讓她看看。

儘管生活並不寬裕,他們不斷提高賞金:凡是提供線索的,獎勵5000元,10000元,15000元……他們商量隨著時間推移,賞金也要逐漸增加,直到抓到兇手為止。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也許真的是,這真摯的兄弟情誼感動了上天。

就在代天雲遇害一年多後,有熟人打電話來,在廣西柳州一個磚廠發現了一個人,很像陸鳳仁。

代成富立刻騎摩托車趕往柳州。

小廠礦是尋找的重點(翻拍電影《人山人海》劇照)

 

他假裝要進廠幹活,混到磚廠裡。

代成富悲喜交加,按捺住情緒,走向那個燒成灰都認識的身影問道:「在這幹活要證件嗎?」

「不要,但賺錢很少,一個月只有六七百。」

就是他!就是兇手陸鳳仁。

代成富留下一句:「這錢太少,我不幹了。」

而陸鳳仁卻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逃亡生涯就要結束了。

代成富立即趕回貴州,帶著代成軍、一個侄兒、兩個朋友開著麵包車,9月23日凌晨,從老家出發,星夜兼程,直奔柳州。

24日凌晨2點,5人到達磚廠。

他們連破兩道門,熟睡的陸鳳仁剛睜開眼睛,一道強光射來,還有一聲:你叫什麼,有沒有身份證?

陸鳳仁一下全都招了。

等到上了麵包車,才發現抓他的不是警察:「我一直以為是警方抓的我,走到半路,才知道是他們幾兄弟。」

他們先把陸鳳仁帶回了寨子裡,陸鳳仁怕得要死,還以為會被亂棍打死。

但代家兄弟,只是把陸鳳仁帶到老六的孩子、他們的母親面前,讓看了看,隨後就交給了警方。

 

一年多的追兇,花了8萬多塊錢(約37萬台幣),相當於他們幾年的收入,但兄弟幾人卻很平靜。

代成富說:我們生活上的弱者,是再平凡不過的老百姓,就是不能接受弟弟就這麼死了,就是要給母親、弟弟一個交代。

以代家五兄弟追兇故事為原型,蔡尚君拍出了電影《人山人海》、曹保平拍了《追兇者也》,口碑都挺不錯。

其實不論是《意外》也罷,還是《人山人海》、《追兇者也》也好。

其實最觸動人心的還是,代家五兄弟真實的萬裡追兇的故事:自棄者天棄之,自助者天助之。

再微小的個體,也能身體力行,找到屬於自己的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