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被譽為「女梵谷」的她一輩子只畫花,作品價值數十萬,有些甚至還被加拿大外交部收藏!

  2018-03-09

說到花卉油畫,很多人會想起梵谷,這位大半生過得黯淡無光的畫家,最後在大自然裡,開出了燦爛的生命花朵。

 

Bobbie Burgers筆下的花朵,有著跟梵谷一樣的溫度,豐富,熱烈,鮮活,毫無顧忌地綻放著。

 

媒體稱她為「女梵谷」,把她的作品跟梵谷對比,但要說到人生經歷,Bobbie卻是完全與梵谷不同。

 

梵谷從小不受父母待見,成年後窮困潦倒,飽受憂鬱症折磨,而Bobbie卻是在愛裡長大,一輩子幾乎是風平浪靜。

 

她打破了人們對以往藝術家的定位,搞藝術,不一定要憂鬱、多愁善感,神經兮兮,普通人、樂觀的人,也能創作好的藝術作品。

 

1973年,Bobbie生於加拿大溫哥華,父親是建築師,母親是室內設計師,小時候,Bobbie就跟著他們學畫畫,欣賞藝術品。

 

父母喜歡帶著她去海邊、花園裡玩耍,自然風景乾淨透徹,帶著蓬勃的生命力,小Bobbie筆下的花,也就伴隨著開放了。

 

19歲那年,Bobbie很幸運地舉辦了自己人生第一個畫展,本來展前還有些擔憂,沒想到展覽結束,她的所有作品都被賣光。

這無疑是件開心的事,可隨後Bobbie又害怕了,年少成名,太早進入社會,會不會影響創作?

 

好在自己分得了輕重,「不想因為商業毀掉藝術家的穩定狀態」,Bobbie拍拍手,繼續她安靜的求學生涯。

 

22歲,Bobbie以美術歷史和電影雙學歷,從維多利亞大學畢業。

此時,她的畫花筆法,更加成熟了。

 

厚重的顏料,鮮豔的色彩,塗抹在白色的畫布上,像群蝶翩躚,像煙花綻放,又像起舞的綢緞。

 

靜靜端詳,還能發現,每一朵花,都不是凝固的藝術,它們帶著一股向前衝的勇氣,動感十足。

 

在她眼裡,花朵的生命,就像是人的生命,它們脆弱而短暫,卻又帶著濃烈的情感。

 

紅的熱情;

 

黃的活潑;

 

黑的神秘;

 

藍的憂鬱...

 

她說:「每一件作品都會是藝術家的一部分,收藏者買的不僅是一幅畫,更是藝術家的一段經歷、情緒和感悟。」

 

創作過程也並非順風順水,2014年,Bobbie遇上了瓶頸期,她想在原本的風格上,進行創新。

 

然而改來改去,很難令自己滿意,好不容易畫出來一幅,Bobbie覺得不符合,一下子把它全洗掉。

 

她開始感到焦慮,那些原本做好的計畫,怎麼就完成不了了。

 

有時候我們也有相同的感受,越是著急要做好一件事,越是完成不了,反而靜下來。

清空那個亂糟糟的腦袋,才能裝進新東西。

 

Bobbie把自己關進花園,不再做計畫,不再糾結技法,順著當下的觀察和感悟,想到什麼,就畫什麼。

 

她喜歡從不同角度探索,也可以將圖像切割,再重新組合起來。

不拘泥的畫法,讓她的畫,看著有點抽象,又有點真實。

 

Bobbie追求技法自由,在畫畫的環境要求上,卻一點兒不馬虎:工作室內,要做到盡可能地讓自己舒適,房間空曠透亮;

 

認真畫起來,可以不在乎顏料染到了衣物;

 

興致來了,甚至把鞋都脫了,就光著腳丫畫畫。

 

用來參照畫畫的鮮花,更要自己去花市精心挑選,或是自己親手種植。

 

完成一幅畫,大概要兩個星期時間;如果靈感充足,她能畫上一整天不停歇。

Bobbie的工作室,就在園子的中央,用落地玻璃隔起來,一年四季,都能盡覽園子風光,觀察播下的種子,從生根、發芽、開花、結果,最後落葉、腐敗的全過程。

 

如果遇到好天氣,乾脆搬上桌子椅子,到園子裡曬太陽。

 

最難得的是家人的支援,身為傢俱製造商的丈夫,空閒的時候,會陪著她一起畫畫,合作陶瓷雕塑。

 

他們重視孩子的藝術培養,但不給太多限制,對孩子來說,相比於iPad等電子設備,他們更願意拿起畫筆。

 

全家人都愛接觸自然,春天去野餐,騎單車,夏天去划艇,游泳,即使冬天也不窩在床上。

 

「家人和花朵,是我最重要的堅持。」

 

今年44歲的她,常常出席各種頂級藝術節,在全球各地舉辦畫展,作品很受市場歡迎,還被許多知名藝術家、博物館收藏。

 

人們在她的畫裡,看到了時光的影子,生命的力度,和純粹的專注。

 

花開花謝,年復一年;愛花,種花,畫花,惜花,亦是年復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