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不滿媒妁之言的她閃婚渣男,甚至與香奈兒女士撕破臉,這套仙裙背後的名媛真不簡單!

  2018-03-09

頒獎季的紅毯,歷來都是女星們,在影視作品之外的第二個舞台。

近日的奧斯卡,《淑女鳥》女主羅南,珍妮佛·勞倫斯,還有神力女超人蓋兒的紅毯造型其實都十分亮眼。

 

但在眾多仙女裡,英倫女演員艾蜜莉·布朗的一襲清爽藍裙,依舊是仙到讓人過目不忘,為之傾倒。

 

這條裙子來自傳奇高定品牌,Schiaparelli,在華服美衣背後更是藏著一段讓人意外的傳奇。

這個品牌的創始人,Elsa Schiaparelli,曾經是義大利名媛小姐,叛逆閃婚又淒慘結束,東山再起成為巴黎時尚新貴,還被可可香奈兒小姐視為頭號勁敵。

她的一生,比她留下的衣裙更傳奇。

 

如果把CHANEL創始人香奈兒小姐的一生,形容成小鎮女子的逆襲,那麼伊爾莎·斯奇培爾莉,也許是,生來就與眾不同。

伊爾莎是義大利人,1890年,她出生在羅馬一個貴族世家,真正的名門閨秀。

 

父親是涉獵多個領域的知名學者,母親是一位貴族,伊爾莎的叔父更是一位出色的天文學家。

從小受到這樣多樣化的藝術文化薰陶,伊爾莎培養出了絕佳的藝術品位和文學素養。

她大學修習的就是哲學,而且酷愛寫詩。

她寫的詩,文筆意蘊都沒得說,只是過於聲色和大膽。

因為太過激進,在她父母拜讀完女兒大作之後,直接把她送到女修道院,重塑三觀去了。

 

為了從修道院逃脫出來,這位叛逆姑娘開始絕食抗議,逼得家人不得不投降。

被放出來之後,還不肯收斂,聽說父母要安排她相親,就私自跑去了倫敦,還靈機一動就跑去做保姆體驗生活。

 

在倫敦的日子裡,艾爾莎遭遇了自己人生第一次愛情。

好奇心旺盛的她,對通靈玄學,神秘主義這些內容很感興趣,就去聽了幾節課。

在學習玄學的過程中,她不止為星盤占卜所迷醉,還被授課老師天花亂墜的口才所欽定,與那個男人私定終生,快速閃婚。

 

但伊爾莎沒有料到,這位看起來滿腹理論,神秘博學的丈夫,其實是個極不靠譜的渣男。

他說要開什麼玄學諮詢所,工作性質卻完全像是江湖算命先生,又騙又忽悠。

最後玩脫了,害得夫妻因為非法詐騙被英國驅逐出境。

年輕的伊爾莎茫然無措,只能跟著騙子丈夫一起遠渡重洋,定居紐約。

剛到紐約,丈夫無能,夫妻二人只能靠著伊爾莎的「嫁妝」勉強度日,在困窘的生活中,他們迎來了第一個女兒,瑪利亞。

 

貧賤夫妻百事哀,伊爾莎萬萬沒想到,曾經對她百般甜言蜜語的丈夫,竟然在生活最艱難的時候,丟下妻女一走了之。

留下伊爾莎抱著病弱的女兒,在無依無靠的紐約,獨自生活。

彼時,伊爾莎還不到三十歲,撲向她的,卻是來自生活的洶湧波濤。

昔日最有主見的女孩,對未來只剩下迷茫和未知。

如果當時的伊爾莎沒有想通,或許就再沒有Schiaparelli了,更不用提這一個品牌,世紀後的回歸。

所幸,伊爾莎·斯奇培爾莉沒有被徹底打倒,她生來就該成為時尚圈的明星。

為了女兒,她逼迫自己迅速療傷。

後來的日子裡,無論女兒如何問父親的情況,伊爾莎唯一的回復是,他早就去世了。

和渣男一起被埋葬的,還有那個不諳世事的少女艾爾莎。

振作起來的她,決心重新開始,去到巴黎,尋找新的機會和人生。

 

伊爾莎在紐約的時候,為了維持生活,曾在一家做法國時尚買手店工作,在那裡,她很快培養了對衣服和飾品的美學品味。

而選擇巴黎,正是因為,她希望在這個時尚之都,開始她的事業征程。

伊爾莎第一個作品,是為年輕女性設計的系列「毛線衫」,她把自己超現實主義的理念,融入到了衣服的設計中,玩起了「視覺陷阱」。

簡單的黑白色系,亮點在紅色塗鴉式的蝴蝶結,好像繫了個真的在胸前。

 

這樣新奇有趣的設計,立刻在當時巴黎時尚圈掀起潮流,甚至吸引了當時法國版《Vogue》雜誌的注意,被稱為「年度最佳毛線衫」。

 

憑藉一件毛線衫打開了知名度,伊爾莎後續推出的新銳設計,才是真正的造福了無數女性的衣櫥。

你知道,優雅又舒適的裙褲,就是出自她之​​手嘛?

20世紀三十年代,伊爾莎設計的裙褲,被當時的網球女冠軍Lily d'Alvarez穿到了賽場上。

 

這樣打破想像的創造,簡直是當時運動圈姑娘們的福音,而且裙褲,也啟發了女性短褲的誕生。

 

除此之外,她首次提出的拉鍊女裝,更是方便了人們。

 

之後,伊爾莎又首次在女裝上使用了「墊肩」,據說是從倫敦軍人制服上得到的靈感。

誇張肩部同時收小臀部,強調女性線條的挺直和一點男子氣。

 

此外,她的設計十分具有瘋狂和新潮,正如她自己說的,「所有不合常理的元素都可以完成高貴的時尚,所需要的不過是大膽的想像」,於是花草蟲魚都成了設計元素。

 

高跟鞋等元素,也可以成為霸氣十足的女式帽子。

 

伊爾莎創立的品牌,風格從來如此,崇尚超現實主義,前衛大膽又有新意。

正因如此,她與許多超現實主義派系的藝術家都是好友,因為惺惺相惜,也為知己難求。

伊爾莎曾說過,她是在用創造藝術的方式來設計衣服。

她和藝術家跨界合作的許多高定禮服和飾品,更成為經典。

溫莎公爵夫人辛普森,就曾穿過伊爾莎和當時的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合作設計的龍蝦裙。

 

除此之外,兩人共同設計的還有電話版粉餅盒,放到現在估計也是秒殺各大牌的復古款。

 

在高級時裝還充滿種種禁錮的時代裡,伊爾莎的出現,是一次破局。

打破禁錮,敢於創新,伊爾莎成了在巴黎時裝界,引領新風潮的先鋒式的人物,自然也成了當時最受歡迎的設計師。

 

不過,正是這種受歡迎,造就了兩位時尚大咖長達半個世紀的對峙。

三十年代的巴黎高級時裝界,香奈兒小姐一直獨占鰲頭。她推崇簡潔,舒適的設計,風格盡顯女性的自主和優雅。

伊爾莎的出現,打破了她一統天下的局面,兩人的設計風格也完全不同,成了她的頭號勁敵。

女人的戰爭,從來都是可怕的。

兩人可沒少在公眾面前互相詆毀,香奈兒嘲諷伊爾莎,不過就是個「會做衣服的畫家」。

伊爾莎的回敬也十分簡短,直接稱呼香奈兒小姐為「製作帽子的商人」。

(左: Coco Chanel 右: Elsa Schiaparelli)

 

巧合的是,兩人當時的門店還在一條街上,中間只隔了一家酒吧。

這家酒吧小有名氣,兩人都去光顧過,但是從不同的門,伊爾莎就曾藉此揶揄:「可憐的香奈兒,我走了正門,她卻只能走後門。」

兩位時尚巨匠之爭,在當時,不知道給看好戲的群眾貢獻了多少好戲。

(左: Elsa Schiaparelli 右:Coco Chanel)

 

不過,最後的結局卻難免有些唏噓,衣香鬢影的時尚圈,遇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伊爾莎和香奈兒小姐紛紛關閉店鋪,離開避難。

等到戰後歸來,巴黎時裝圈早就瞬息已千年了。

時代的變遷,改變著人們的選擇,新生力量Christian Dior、Balenciaga等品牌佔領市場。

從瑞士避難歸來的香奈兒小姐,重振事業,再現了CHANEL的輝煌。

可伊爾莎,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也許越是極致鮮明的風格,越容易遭遇盛極,或者衰極的命運。

 

Schiaparelli這個品牌名字,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和記憶。

這位光芒萬丈的設計師,儘管始終沒有放棄她的設計和時尚,但她的作品,再也沒有激起過曾經炫極一時的火花。

可是,當時尚圈人士提起,伊爾莎·斯奇培爾莉這個名字,依然會懷念起,這個曾經盛極巴黎時裝圈,首位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天才女性時裝設計師。

 

而她始創的Schiaparelli這個品牌,在21世紀初回歸,致敬經典,將優雅復古,鮮活個性做到了極致。

 

昔日時尚圈的天才佳人已不再,但從設計師近幾年對品牌經典元素的致敬和展現,依然能隱約窺得伊爾莎的風格與才華。

也讓我們知道,在我們尚未出生的時代,巴黎時尚圈,有這樣一位傳奇,她的設計成果和理念,造福了一個世紀後的姑娘們的衣櫃,讓獨立新潮的21世紀女性,依然為之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