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她裝瘋潛入「精神病院」當臥底,卻發現驚人事實...病患都是正常人,在裡頭一點一滴被逼瘋!

  2018-03-09

優秀的媒體工作者是要揭露社會上所有的不公不義,讓弱勢族群的聲音得以被發現,然而現在很多的媒體工作者卻沒有做到讓民眾擁有「知」的權利,反而為了收視率或是點播率,而製造出一些以假亂真的新聞,導致社會的對峙和不安。

 

要論歷史上盡責且知名的媒體工作者,那不可不提到1864年出生的娜麗·布萊(Nellie Bly),本名伊麗莎白·珍·科克倫(Elizabeth Jane Cochran)的她用娜麗作為筆名而廣為人知,她是早期的調查記者,更開創了隱密採訪的先河。

 

娜麗在《紐約世界報》任職時,第一份工作就是寫篇關於布萊克韋島上女精神病院的故事,為了這篇報導,她於是讓自己變成「精神病患」,潛入精神病院收集資料,然而卻讓她挖掘到令人不可置信的事實。

 

當被指派潛入精神病院後麗娜就開始一連串的計畫,她先是在家反覆練習「精神錯亂的表情」,然後搬進破舊的寄宿公寓開始大鬧特鬧,把其他住戶都搞的雞犬不寧,最後娜麗成功騙倒了醫生,被帶進紐約羅斯福島(Blackwell’s Island)的精神病院,與其他女精神病患一起接受治療。但從入院那一刻起,娜麗就受到了相當的驚嚇,因為她發現這裡的女病患都相當正常,治療人員反而才是不太正常的那群。

 

娜麗只在裡面待了10天就出來了,而她也迅速寫下自己的所見所聞,也就是後來知名的書籍《瘋人院十日》(Ten Days in a Mad-House)。娜麗提到,那些無知的醫生與看護會對病人施予鎖喉、毆打和騷擾。

「在住進去的第一天,我就停止了裝瘋賣傻。」娜麗說,裡頭的人員會強迫病患洗冰水、吃腐爛食物、關禁閉,這些殘酷折磨足以把人逼瘋,「我說話和舉止越是正常,他們越是覺得我病得厲害。」

 

娜麗說,裡頭的女性病患大多神智正常,只是因為是外國人,語言不通,無法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有個完全健康的女性從早到晚被禁止說話,還被逼迫坐在一個長椅上,不能活動,也不能看書、交談,「他們給她吃腐爛的食物,粗暴對待她,然後看她什麼時候可以正常。兩個月下來,她精神和身體都崩潰了。」

 

娜麗的報導震驚了社會,也讓羅斯福島的精神病院顏面無存。最後院方獲得了經費,並全面進行改建,而娜麗也在不久後以陪審員的身份回到精神病院裡,檢視那些她認為該改善的項目,而這種祕密採訪的方式也繩了她的個人標誌。

娜麗的報導讓以後對於病患的審視更加嚴格,要確診有病的人才能入院治療。她的《瘋人院十日》成為隱密報導的經典,也影響後世,並在2015年翻拍成同名電影。

 

除了在新聞界闖出一番成績外,娜麗也是第一個完成環遊世界的女性,1888年有人建議《世界報》模仿儒勒·凡爾納的著作《環遊世界八十天》,派一位記者繞全球一周旅行,而娜麗很自然的成為不二人選。

1889年11月14日她離開紐約,展開長達24,899英里的旅程,並於於1890年1月25日重新抵達紐約,這段旅程中她不僅造訪了英國、日本、中國、香港和其他地方,也造訪了儒勒·凡爾納的家鄉,以及書中描寫的布林迪西、可倫坡和舊金山。同時她還是第一名獨身完成環繞全球的女子,因而成為各地女性的楷模。

VIA

麗娜真的是很勇敢的女性呢!要不是有她的努力,精神病院的不堪事實也不會被挖掘,那些女精神病患恐怕會繼續遭到非人的折磨和虐待啊!分享出去,讓大家看看這篇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