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繼黑人總統卸任後,50年來首位華裔宣布參選總統,究竟他的「美國夢」能走多遠?

  2018-03-09

「我才43,川普都70了。」

他一臉篤定地說道:「我是楊安澤,我要競選美國總統。」

43歲華人挑戰70歲川普,競選美國總統

近日,除了川普提前700多天,部署在任總統連任的競選事宜外,一位華人企業家也因為要競選美國總統,開始走進大眾的視線。

 

他就是楊安澤,同時也是50年來首位宣布,參選美國總統的華裔。

與其他民主黨競選人的目光,往往集中在類似於「移民政策」、「重返氣候協定」或是「稅改問題」等國家層面不同,比如川普16年乾脆來了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再度偉大)。

 

楊安澤劍走偏鋒,關注真正的「人」而並非「國家」,以「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為口號,主張聯邦政府每月給每個18至64歲的美國人,發放1000美元的「自由紅利」(Freedom Dividend)。

為的就是能讓每個人,都能過上最起碼的穩定生活。

目前,楊安澤的競選網站已經上線

 

參選標誌logo也已出爐

 

楊安澤還在自己的Facebook頁面,為自己的參選瘋狂應援「人性至上」的標語隨處可見。

 

有人說,他是在實現自己的美國夢,但其實他本活在「美國夢」裡。

 

一家四口,頂尖人生,本就活在華裔的「美國夢」中

楊安澤的父母來自台灣,是上個世紀60年代的美國留學生,他們相遇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因為有著共同的興趣愛好,同時又都來自同一個故鄉。

兩個人很快擦出了愛情的火花,不久之後便結婚定居在美國,擁有了兩個可愛的小寶貝,大兒子楊鑫澤,小兒子楊安澤。

 

一家人都是超勵志型人才,爸爸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物理博士,媽媽是該校的統計學碩士,而哥哥楊鑫澤是波士頓大學的博士,目前在紐約大學任副教授。

而楊安澤當然也沒有給家人拖後腿,本科畢業於布朗大學,還是哥大法學院的博士生,畢業後便進入知名律師事務所《DavisPolk & Wardwell》。

在1999年,也就是20年前,起薪就已經達到12萬美金。

 

可以說一家四口稱得上是,美國新移民的頂級人才,在異國他鄉早早地過上了上流社會的生活。

但楊安澤還不滿足,活在美國裡的他,試圖想要創造更多人的美國夢。

 

致力於為新一代年輕人,提供更多的創業機會

在律師事務所經歷了5個月按部就班的生活後,楊安澤覺得這並不是自己想要的,他毅然決定辭職創業,互聯網公司成了他的首選,但沒想到,當時正值互聯網泡沫時期,意氣風發的他便迎來了當頭一棒。

在失敗面前,楊安澤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金錢或是利益上的損失,而是自己作為新人初入社會的弱點:「自己要學的還有很多,引路人真的很重要。」於是他開始跟著經驗豐富的企業家進行學習。

 

同時他愈發覺得自己選擇創業,並不應該僅僅是為了賺錢,而應該去造福更多的人,像他這種剛走出象牙塔的新人。

就這樣他創辦了非營利性機構《Venture for America(為美國創業)》,說到自己創辦的初衷,他坦言有很多像自己這樣的學生,畢業後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只是在隨波逐流。

要麼就是隨便選一個名校繼續深造,要麼就是湧向那些薪資待遇高的公司,但其實,只是害怕步入社會,亦或是求得一份看起來體面的工作而已。

「創業只是夜深人靜中偶爾的萌芽,可是他們根本不敢輕易邁出。」

「如果我可以成為他們的引路人,對他們進行創業培訓,那我將感到非常榮幸。」

 

在楊安澤的幫助下,從2011年到2017年,整整六年,500多人受到高度精準的創業培訓,29家公司、2500份工作被他們創造。

「這就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為別人實現美國夢的同時,楊安澤也朝著自己的美國夢更進一步。

因為「為美國創業」的突出貢獻,楊安澤還受到了白宮的認可和總統的接見。

 

2012年的他被授予「變革先鋒」。

2015年,他又被選為「全球創業精神總統大使」。

如今競選美國總統將是他的又一次「創業」,除了他的競選口號,他堅持的理念中還有一點就是「自動化不能長存」。

在如今什麼都朝著「無人」方向發展的科技社會,楊安澤反其道而行之,卻認為「自動化社會可能會給全人類帶來毀滅」。

 

因為隨著自動化進一步的廣泛應用,零售業、電話中心、速食業以及保險公司,種種領域的人工智慧逐漸替代真正的人,三分之一的美國人將失去工作,他說,那時的社會將會動盪不安。

「我到現在還清楚地記得,2016年川普當選後,失業的選民是如何的焦慮、不滿和絕望。」

楊安澤下定決心,這樣的情況不能再發生。

「我想競選總統,想避免更多的人失業。」

 

他不只是為自己而戰,更是為在海外的黃皮膚而戰

我們都應該深切地感悟道,在當代的美國社會,僅僅靠著充當「模範少數族裔」,已然無法獲得應有的尊重,更不用說贏得在公共事務上的話語權。

 

楊安澤競選總統一舉,正是給在美國漂泊無依的「黃皮膚」,也許爭取了「敢於發聲」的一席之地,讓自己的聲音能夠被美國社會聽到,讓那些本屬於他們的權利,可以不被漠視或者輕易踐踏。

也許民主黨中還有經驗更豐富的候選人,也許會面對共和黨川普連任的「阻撓」,正如不少網友所言,作為華裔的楊安澤,可能不會成為2020年的美國總統,《紐約時報》甚至直接用「微乎其微」來形容他的競選。

 

無論如何,當楊安澤選擇站出來的那一刻,就已經讓所有華裔的「美國夢」,向前邁進了一大步,正如今年唯一入圍奧斯卡華人影片《國寶銀行:小可入獄》。

 

80歲華人孫啟誠寧願掏空畢生所得,花整整五年、砸3億,也絕不要成為美國金融危機的背鍋俠,去承擔182項莫須有的罪名。

就這樣,一個耄耋之年的華裔老人,率領著自己的五口之家,打響了對抗整個美國政府的戰爭,好在,經歷了5年的奔波,終於取得了勝利,等來了正義。

 

但我們要知道的是,哪怕孫啟誠不得不被迫「認罪」,哪怕經過了五年還是徒勞無功,但他依舊是成功的,因為當他沒有選擇沉默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為自己,而是為在海外的全體華人而戰。

80歲老人孫啟誠如此,43歲華裔楊安澤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