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家鄉大地震、死黨癌逝,有所啟發的他用支鋼筆花了三年時間畫出一幅人生!

  2018-03-09

2016年,美國威斯康辛州的Chazen藝術博物館,展出了一個特殊的觀光項目——地下一層的畫室裡,一位正在作畫的畫家。

 

參觀的人可以隨意問這位畫家任何問題,而畫家都會不厭其煩地做出解答。

 

甚至,人們還可以建議這位畫家畫點什麼,怎樣畫...而這位畫家也誠懇地表示,會認真考慮大家的建議。

 

這位畫家名叫池田學(Manabu Ikeda),是日本著名的鋼筆劃大師,他的畫作尺寸龐大,長寬多達幾公尺,卻都是他用一支小小的鋼筆,一筆一畫勾勒出來的。

 

他正在畫的這幅畫立起來有3公尺高,要五塊板組合拼起來。

按理說,一般的畫家作畫應該需要安靜,更何況是如此龐大又精細的作品,池田為什麼還要一邊畫一邊跟客人聊天呢?

這不是展示行為藝術,而是,池田需要透過和參觀的人們交談得到啟發,他把身邊的經歷人和事畫到畫作裡去。

他正實踐,用人生經歷創作一幅精細的鉅作。

 

這樣的一幅畫,用一支小小的筆尖勾勒,既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完成,創作時間常常超過一年,而這幅畫,截止到2016年,已經耗費池田三年時間了。

是什麼讓池田甘願用三年時間,用一支小小的鋼筆,不厭其煩地完成一幅畫?

一切,還得從頭說起...

小時候,池田就有很高的繪畫天賦。

 

10歲的時候,他就喜歡用鋼筆在畫冊上塗來塗去。

 

後來,他遵照自己的夢想上了美術學院,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決定以後只用鋼筆作畫。

「我只用鋼筆和不同顏色的墨水,我認為作畫的形式越簡單越好。我從小就擅長畫細緻的線條,因此我認為,這是最適合我的作畫方式。」

大學畢業之後,池田的鋼筆劃功力已經相當了得,一次滑雪摔傷右手之後,他開始練習用左手作畫,畫出來的動物依然相當逼真。

 

20歲時,他便開始創作很多關於自然和文明關係的鋼筆畫作。

 

他的作品,大多充滿了奇幻色彩,如這幅創作於2005年的Existence,彷彿漂浮在天空的城市。

 

創作於2006年的,充滿了日式傳統建築和奇幻色彩的Story of Rise and Fall。

 

在日本古建築間,卻搭建著漂浮的鐵路。

 

這些作品,為他在日本美術界贏得了一席之地,也讓他的作品衝出日本,引起西方的關注。

 

他開始被西方國家邀請,擔任「訪問藝術家」,2011年的時候,池田正在加拿大溫哥華擔任訪問藝術家時,一件日本本土發生的大事震驚了他。

 

當年3月,日本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地震引發了海嘯,東北沿海地區成了一片廢墟。

2012年,池田懷著沉痛的心情回到日本震區考察,所見之處一片狼籍。

 

而就在他無比失落的時候,卻赫然看見滿目瘡痍之間,一個孤獨的樹傲然挺立著,彷彿宣示著生命的不屈和尊嚴。

 

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他,池田暗自下定決心,以生命和地震中挺立的這顆​​樹為主題,創作一幅有史以來最宏大,最精細的作品。

他在心裡不斷構思,正好2013年,麥迪遜的Chazen藝術博物館邀請他去做「訪問藝術家」,池田便帶著妻子女兒一塊來到了美國,正式開始創作這幅作品。

這幅畫就這樣,從一塊組合起來三公尺高的白板開始。

 

他從底部開始畫,首先畫了一堆廢墟。

 

廢墟上的有人類被摧毀的家園和和各種棄置的物品。

 

之後,池田又用細膩的筆觸,仔細勾勒出廢墟之間,絕望哀嚎的人們。

 

第二步,他開始畫一個無比碩大的樹幹,底部的廢墟被海浪包圍著,在廢墟中間,是一顆拔地而起,龐大的生命之樹。

這顆樹的靈感,便來自於震區的那顆不屈的樹。

 

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池田告訴美術館,讓參觀博物館的人們也來觀看他創作,他希望藉此和人們交流,尋找靈感。

「每一天,大家都來看我畫畫,也會跟我交流,給我很多意見,建議我畫點什麼內容上去,這極大地啟發了我…」


「和那種已經展示出來的完成作品不一樣,可以說,我這幅作品實際上是和許多人一起完成的。」

就這樣,池田每天一大早從住地騎車去工作室作畫,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每天畫足10個小時。

 

有時候畫得實在太累了,就在工作室角落的沙發上躺一會。

 

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兩年,池田一絲不苟的創作熱情絲毫沒有減退,對於其他的畫家來說,一幅畫或許就是一個故事,而對於池田來說,這一幅畫是無數個細小複雜故事的集合,宛如天方夜譚。

池田小一點的兩個女兒在老爸創作這幅畫時出生的。

妻子表示:「希望他早點完成這幅畫,有時候他連週末都去加班…」

同樣在這一時期,池田的髮小,一生最好的朋友患癌症去世了,他去日本參加了葬禮,回來又開始廢寢忘食創作。

 

這塊長寬3公尺的鉅作,每一個角落裡都將被池田用一根根細線填滿故事。

 

在樹幹的上端,是一朵朵花,但仔細一看,卻是由帳篷組成的,這是顯然是地震救災時的景像給他的靈感。

 

而在某些「花」的中間,是圍坐著的哀悼的人。

 

緊挨著哀悼的花朵的地方,是靈魂升天的景象,象徵著重生。

 

女兒的出生,給了池田關於重生更深的理解,其中一片花的花蕊中間,是重生的嬰兒。

 

重生之後的部分,畫作越往上,顏色越絢爛,處處是盛開的花朵。

 

池田把這三年經歷的悲歡離合,人生起落,都畫進了畫裡,它們像一個個秘密,藏在這幅巨畫的深處。

 

一處角落裡,那個穿西服的小人,是他因癌症死去的髮小。

 

而在另外兩處地方,藏著他這三年裡降生的兩個女兒的名字。

 

他遠在日本的年邁父母,和家裡的汪星人。

 

還有他工作了三年,朝夕相處的Chazen美術館。

 

當然,還有他自己的肖像,一個時刻在創作中痛苦煎熬的畫家。

 

在畫作的中間,是一座橋。

 

透過這座橋,人和動物都走向希望和重生之地。

 

池田把一切的一切,統統都融入到了這幅名為《重生》作品中。

 

2016年11月17日,是原定畫作展出的最後一天,池田在抓緊最後一刻,不停地修改,補充,直到畫被人拿走為止。

 

歷時三年,經歷了無數個難熬的日日夜夜,耗費了數不清的纖細筆觸,《重生》終於完成了。

 

每一處細節都無比精細,每一個故事也一絲不苟。

 

所有的線條複雜而有序,構成了一個充滿故事的奇幻世界。

 

大功告成的這一刻,池田趴在牆上,泣不成聲。

 

11月18日,畫作在美術館對外公開展出,Chazen美術館被參觀的人們圍得水洩不通。

 

人們熱烈鼓掌,向池田的辛苦創作和偉大作品致敬。

 

池田表示,這幅畫的創作,和自己經歷的人生幾乎是同步的。

「我畫了整整三年,我想,無論是描繪自然,還是災難,逝去的人,以及新生的嬰兒,或者生命得到的和失去的,都全部展示在這裡了,重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生命永遠會遭遇痛苦和艱難,然而,正因為如此,才體現了生命誕生的價值所在…」

 

或許人們不能讀懂這幅鉅作的全部故事,但池田表示:「當人們的創傷平復之後,看到我的畫,能讓他們有一點心靈的慰藉,這就是我身為藝術家的責任所在,這,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