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被眾人嘲笑其貌不揚,跑十年龍套被女友拋棄,如今卻讓孫儷、陳喬恩都搶著當他老婆!

  2018-03-08

今年春節檔的賀歲片不少,但要數口碑最好、場面最熱血的電影非《紅海行動》莫屬了。

 

全程無尿點,大大超出了觀眾對這部片子的期待,可以說是相當精彩了,每場激戰都叫人腎上腺素狂飆!

看完後很多人都瘋狂迷上了紅海裡的小鮮肉們。

 

不過這也難怪,都說林超賢是魔鬼導演,不管什麼樣的演員,在他手裡都能被調教成上好的成品,讓人賞心悅目。

先有《湄公河行動》讓彭于晏躋身硬漢之列,而這部《紅海行動》更是讓新生代演員黃景瑜,奶爸杜江完美轉型,不僅圈粉無數,還一度成了微博熱門話題人物。

 

▼黃景瑜飾爆破手「顧順」

 

杜江飾沉穩副隊,爆破手「徐宏」

 

不過,除了這些讓人眼前一亮的男星們,實力派演員張譯也超級帥氣,飾演了特種兵作戰隊隊長楊銳,演技依舊炸裂,沒有辜負大家對他的期待。

只是與那些顏好、演技又無可挑剔的小生站在一起,他總是默默無聞的那一個,不管是熱度還是話題度都不及他的「戰友」黃景瑜和杜江。

 

很多人都說接受不了他的長相,很普通,路人臉。

要是再帥一點,可能早就紅透了吧,就不會永遠都是戲紅人不紅的狀態。

但有時候,人的帥氣與長相無關。

好在,他也從來不靠臉吃飯,對於顏值這種偏表像的東西,他心中自有一桿秤。

 

他演誰,我就喜歡誰

很多人認識張譯,是從2006年軍旅劇《士兵突擊》開始的,他飾演了溫厚敦良,在激烈競爭環境中還同情弱者的班長「史今」。

這是他的螢幕首秀,讓很多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十年前的這部神劇,捧紅的卻是王寶強。

 

演這部戲的時候,他快28歲了,大器還沒晚成,長相上他也並不討喜,很多角色都有所限制。

在無所選擇的時候,他選擇順其自然。

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裡,他多是在硬漢軍旅類的題材作品中爬摸滾打。

 

在《我的兵長我的團》裡,他飾演內心善良,但總愛用損毒的語言來掩飾自己內心想法的瘸子「孟煩了」。

這個角色難度很大,卻被他演繹的入木三分,甚至後期的獨白都能聽見他哽咽沉重的呼吸聲。

《我的兵長我的團》劇照

 

實力得到鄭曉龍導演的認可,在他的兵團線三部曲最後一部《生死線》中,為了讓張譯走出「孟煩了」這個角色,就讓他演了充滿活力,時而搞笑,時而深情的核子物理學家何莫修。

這個角色可以說呼聲非常高了,從早期懦弱的開心果到後期的抗日英雄,反差大,演繹難度也大,他卻遊刃有餘,深受觀眾喜愛。

 

積累了一定名氣之後,他開始嘗試不同的角色,不得不提的就是當年大熱劇《北京愛情故事》了,這部劇火了,他也算是熬出了頭,「石小猛」這個角色被更多人熟知。

 

之後,他與孫儷、陳喬恩、海清等女星合作,從都市生活輕喜劇《抹布女也有春天》《辣媽正傳》到《嫁個老公過日子》,他終於能夠挑大樑演男主了,前途春光正好。

似乎他有一種能力,不管演什麼角色,大家都能愛上他。

《辣媽正傳》劇照

 

《嫁個老公過日子》劇照

 

有了更多的資源和選擇的機會後,他不安現狀,害怕自己停滯,眼光開始朝向大螢幕。

在電影圈,他依然從綠葉做起,雖是男配卻仍能表現出眾。

 

2014年,是他很重要的一年。

他先是自降片酬出演了《黃金時代》裡的文藝青年蔣錫金,又在陳可辛導演的電影《親愛的》飾演尋子未果的富商韓德忠,並憑此角色拿下了當年金雞百花獎最佳男配角,實力得到了認可。

 

據說名導賈樟柯也是看到了他這兩部作品,才向他伸出橄欖枝,邀請他合作文藝片《山河故人》。

一路合作下來,都是名導佳作,他雖不是主角,卻積累了很多經驗與好口碑。

 

好的演員不怕被埋沒,近兩年,他的事業明顯呈現上升勢頭,碩果大小螢幕開花。

去年,一部高口碑年代劇《雞毛飛上天》把他和殷桃送上白玉蘭獎視帝視後的寶座,實至名歸。

 

他的代表作電影《追凶者也》也給足了觀眾驚喜,讓人看到了不一樣的張譯。

他飾演的倒楣蛋東北殺手,渾身是戲,讓人忍俊不禁,鋒芒直蓋保守演出的男主劉燁。

而這一次票房逆襲黑馬的《紅海行動》,他的事業或將迎起另一個小高峰。

十年磨一劍,他值得被人們肯定。

《追凶者也》劇照

 

長相曾是他的傷痛

很多人第一眼見張譯,腦子裡只會蹦出來「寒磣」這次詞,單眼皮小眼睛,看起來蠢萌蠢萌的。

和他合作過多次的好朋友張歆藝說:「除了王寶強外,張譯是他合作過最醜的男演員。」

因為外形,一路走來,他沒少吃苦,沒少被取笑。

 

1978年,他出生在書香門第,父母都是老師。

因父親是音樂老師,所以家庭的藝術氛圍很濃郁。

張譯從小就想當播音員,但高中他兩次報考北京廣播學院,文化成績非常優異,卻因其他原因意外落榜而成了待業青年。

後來,他陰差陽錯的成了話劇演員,進入了北京戰友文工團。

 

就這樣,18歲的他開始在話劇院打雜,做過場記、編劇、錄廣播劇、龍套,什麼事都幹,因為長得不起眼,他很少有登台表演的機會。

「長相是我永遠的傷痛,我十幾歲就認了。當時領導就勸我,說反正你也演不了戲,轉文職也算是一條出路。」

 

但他不是個認命的人,在話劇院熬了十年,發現自己太囿於原地,所以他打算轉業當演員。

都說成名要趁早,他自己也意識到,28歲再不出來,只能回家洗洗睡了。

轉業之後,為了有戲拍,他奔波於各個劇組,吃過幾塊錢的拌飯,住不起旅館睡朋友家沙發,窘迫的日子連準備結婚的女朋友都離開了他。

 

好在最後,他遇見了《士兵突擊》這部劇,因文工團曾排練過這部劇的話劇版《愛爾納·突擊》,他對「史今」這個角色的感情和理解已非一般人能比。

《士兵突擊》播出後,雖然被觀眾嘲笑太醜,但他也算開始小有名氣,片約紛至遝來。

自此以後,他開始突破長相限制,用演技與實力治好看臉,在娛樂圈裡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不熟悉他的人會說他醜,但欣賞他的人會說他很有魅力,因為他認真踏實的樣子,真的很帥氣。

陳凱歌就稱讚他是一個「戲比天大」的演員。

 

這些年來,努力已經成了他的代名詞,每拍一部戲,拍攝之前劇本都會被他翻爛,還會在劇本上圈劃,做大量的筆記,力求精準抓住人物性格。

《繡春刀2》劇照

 

拍《追凶者也》,為了揣摩殺手這個角色,他跑去監獄體驗生活,和獄警聊天,近距離觀察那些罪犯。

 

拍《紅海行動》時,條件艱苦,也非常危險。

他的戲份還沒拍多久,腳踝就骨折了。

導演提議用替身完成他的動作戲,卻被他拒絕了。

一直以來,他都有種憂患意識,很害怕失去這次機會,便拼了命地堅持了下來。

他用才華彌補長相的不足,他的努力有目共睹,而他的成功也將會是水到渠成。

 

現在面對別人對自己長相的調侃,他早已心無波瀾,因為他已經在這個看臉的世界,殺出自己的一條路來。

還記得他曾參加坎城電影界被記者採訪,問他有沒有點小緊張,他卻非常幽默的說,「不管我在哪裡兒,應該都不怎麼好看,所有有啥好緊張的?」

那些年的委屈和辛酸,早已練就他通達淡然的內心,不庸人自擾,唯求默默前行。

 

做個貓系的文化人

有人說,張譯是娛樂圈的哲學家,一身的文人氣質。

其實,他自己很重視自身的內涵與修養。

他能無視人家說自己醜,卻不能忍受別人說自己沒文化,到現在他還保持著寫日記的習慣。

 

當初部落格正火的時候,他也認認真真寫過很多文章,文采不錯,現在在網上還是非常活躍,回答關於表演之類的問題有條不紊,非常專業與認真。

 

他還是娛樂圈為數不多說話讓人特別有好感的人,一聽他說話,就再也看不見他人了。

在一些訪談或者頒獎典禮上,會發現他說話邏輯清晰,就像被組織過一樣,隨口說出的話都能立紙成文。

 

一次白玉蘭獎頒獎典禮上,他現場拿「野心的中場休息」這個主題自黑了一把,謙虛而幽默:

「中場休息其實是一件好事,比如說我演了二十年的戲,今年電影市場的冷淡終於把我顯出來了,發現配角也可以很出彩,中場休息也可以是蓄勢待發,希望大家依然愛自己的飯碗……」

 

表面上看張譯是個很逗比風趣的人,但私底下卻是個喜靜、沉默的人。

他是個貓奴,都說養貓的人性格偏冷淡、特立獨行,他也算的上是娛樂圈的異類,從來不把自己當作明星看待。

門外,談笑風生,門內,獨善其身。

 

如今的他說不上大紅大紫,有些人可惜他的人氣配不上他的實力,但他卻說,明星離自己太遙遠,只想做個簡單的演員。

每天看看書,寫寫字,有飯吃,有錢養貓,有戲可拍,生活就很富足了。

 

現在說起張譯,都避不開「演技」這個話題。

他總能十分真誠,自然,順理成章,順著人物性格往下走,演什麼就像什麼,讓人們深深為他的才華所折服。

去掉表面的虛華,內裡的東西才值得人一窺究竟。

 

看透娛樂圈起伏,他一如既往地,默默守著自己的一座城池,不爭不搶,在無聞中卻穩紮穩進,按照自己的節拍慢慢走。

人是需要沉澱的,不想用大器晚成來形容他,大概真正的演員,都是經得起寂寞,而後成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