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20分鐘不到,一個碗竟拍出14億天價!這個國寶背後的男人,明明是皇族後裔,卻躺在醫院樓道無人問津……

  2018-03-08

在香港,曾經有一隻瓷器在短短20分鐘內,拍出了近3億(約14億台幣)的天價。

它就是全世界僅存67件半的汝瓷。

有一位61歲的學者,卻憑一己愛好,發掘出了700年前的窯址。

當瓷片和窯具堆滿考古現場,高約3公尺,長約300至500公尺的數量,震驚了全世界。

一小塊碎片就能發財,他卻一貧如洗了一輩子。

這個國寶級的老人,在生命的最後,卻是一個人孤獨地躺在醫院的過道上,無人問津……

他是乾隆皇后的後裔,可他卻窮困潦倒至極,生病只住在醫院過道。

更沒想到是,如此落魄不堪的他,竟然是真正的中國「國寶」,因為他,解開了中國長達700年的國寶謎團!

而剛剛新年裡,關於他更為心痛的事情發生了,卻是無人知曉,舉國無聲!

今天,我們必須說說他。

他,就是葉喆民。

 

1924年他出生於北京,爺爺葉赫那拉·鐘群,屬八旗中的鑲黃旗,是乾隆皇后的後裔。

父親葉麟趾,是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也是中國陶瓷研究界的泰斗級人物,不僅「首先發現了定窯」,還編著了《古今中外陶瓷彙編》,這篇巨著讓日本著名學者都驚呼:「如晴天霹靂般震驚」!

定窯,中國傳統制瓷工藝中的珍品,宋代六大窯系之一

 

當時葉氏家族在中國已是,聲名顯赫的陶瓷世家。

而他雖是貴族後人,卻沒有沾染紈絝子弟的惡習,自幼勤奮刻苦,熱愛讀書,小時候父親就教他學陶瓷,他的叔父、弟弟、妹妹,也都繼承遺志學陶瓷,可偏偏,他那時的志趣卻是書畫。

葉麟趾全家福

 

少年時期,他以優異成績考入北大,師從康有為的弟子,民國時期北京「四大書家」之一的羅複堪,1943年,從北大文學院畢業後,又先後隨溥心佘和徐悲鴻,這兩位響噹噹的大師學習。

因此,他在碑帖、書法史、古詩詞等方面都造詣極深。

並曾發表《中國書法通論》、《中國書法史論》等多部著作。

 

葉喆民書法作品欣賞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兜兜轉轉數年後,書法又成了他的業餘,陶瓷再次成了他的主業。

1945年,年僅21歲的他,擔任清華大學院長秘書。

1952年,清華院系做調整,他被調到農業大學做圖書管理工作,一做就是13年。

這期間,他又重新拾起了兒時接觸的陶瓷,還參考外國書籍,寫成了《中國古陶瓷科學檢測》一書。

這本書出版後,故宮慧眼識珠的發現了他的才華,他被調到故宮博物院陶瓷組,從此,開啟了一段陶瓷「奇緣」!

 

他在故宮博物院工作了17年,得到世界著名陶瓷專家陳萬里、著名古陶瓷鑒定專家孫瀛洲,等名師的親自指導。

並和文博大家們一同,走遍全國各地名窯進行探訪、考察

之後的文革,他也沒能倖免,可即使環境再艱苦,他也樂觀豁達地從容面對,下湖養鴨期間仍筆耕不綴……

熬過艱難歲月,迎來安穩日子後,他進入了中央工藝美院,擔任起中國陶瓷史和中國書法史的教師。

當時誰都沒有料想到,就是他這樣一位老師,竟然解開了,中國國寶百年的謎團!

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工業美術系80級同學與葉喆民先生合影

 

而這一切都要從汝窯說起,汝窯是什麼?

它是中國宋代五大名窯之一,有「青瓷之首,汝窯為魁」的美稱,從宋代起,歷代讚美汝瓷的文獻就舉不勝舉。

陸游就曾寫道:「故都時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

明代畫家徐渭,在其《墨芍藥》畫中題詩:

「花是楊州種,瓶是汝州窯,注以江東水,春風鎖二喬」。

可見汝窯在人們心中的地位有多高。

汝窯影青釉花口盤

 

然而汝瓷燒制要求嚴格,產量有限,傳世甚少,即使到今天,全世界也就僅存67件半,可以說件件都是傳世國寶,一小片就足以讓人享盡榮華富貴。

而早在2006年,就曾有一件宋代汝窯瓷瓶,以天價1.6億(約7.4億台幣)成交。

一隻汝窯洗在香港短短20分鐘,就拍出了近3億(約14億台幣)的天價。

讓人不得不驚呼:縱有家產萬貫,不如汝瓷一件!

 

汝窯傳世品稀有難得,其遺址和燒造技術也是個難解的謎團。

尋找汝窯遺址和燒造技術,也就成了所有古陶瓷研究者,和考古工作者的一大夙願。

早在20世紀30年代,中國古陶研究界的泰斗們,就開始尋找汝窯,可幾十年都沒能找到。

而同樣研究陶瓷的他,也曾四次尋找汝窯窯址。

 

早在故宮博物館工作時期,他就對汝窯極感興趣。

60年代,跑到河南考察了一次,1977年,他又對河南寶豐考察。

這次偶然在寶豐清涼寺河溝中,發現一片瓷片,經檢驗,該瓷片與故宮博物院所藏汝窯成分相同。

他認為這裡出現瓷片絕對不簡單,可和他同去的組長馮先銘認為,這是偶然有人扔那裡,不足為怪,結果這個重要發現沒能得到重視。

 

再後來他經過更進一步研究,越來越堅信自己的判斷。

1985年,他在河南鄭州中國古陶瓷年會上,首次指出寶豐清涼寺,未必不是尋覓,汝窯窯址的一條重要線索!

此觀點一出,就引起巨大轟動。

 

順著這一觀點,有關單位,對河南寶豐清涼寺遺址進行試挖掘,很快,有了重大發現!

 

考古工作者們在200平方公尺的,試掘範圍內,出土了大批窯具、瓷片和各類較完整瓷器300餘件,其中發現典型御用汝瓷10餘件,首次證實了北宋汝窯窯址的發現!

當時窯址出土瓷片及窯具,堆積在附近的河溝兩岸,高約3公尺,斷斷續續,長約300至500公尺,場面極為壯觀。

 

他成了指明汝窯窯址的第一人。

因為他,這個讓世人,魂牽夢縈了七百年的汝窯窯址,終於完完整整展現在世界面前。

文獻中未見的燒造技術問題,也逐漸得到破解,汝窯的仿製慢慢變成可能。

截止2016年,清涼寺汝窯遺址,共進行了十四次考古發掘,並出土大量汝窯瓷器標本,許多器型都是傳世汝瓷中前所未見的。

汝窯粉青蓮花式溫碗

 

也是他,剖開了國寶的氣泡懸案,讓人們能夠識別汝瓷真品獲得至寶。

一開始,人們對什麼才是汝瓷真品眾說紛紜,而觀察汝瓷氣泡,即使用很多高倍放大鏡看,就算是真品,釉中氣泡也混淆一片。

而他發現汝窯有一個特徵,就是用10倍放大鏡觀察即可看到,釉中氣泡稀疏,有如晨星一般寥寥無幾。

從此,「寥若晨星」,成了現在鑒定工作中的主要依據。

因為他,那些想渾水摸魚,用小手段大發橫財的人,都不得不斷了念頭。

 

他一生著作頗豐,曾一人撰寫了,《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中,全部「中國古陶瓷」條目,還寫了《中國陶瓷史綱要》、《尋瓷訪古漫記》等十餘部專著。

而他的《中國陶瓷史》,更是繼康有為《廣藝舟雙楫》之後,唯一一部日本自覺全文翻譯,在日本去廣泛發行的中文著作。

有人曾評價說:書中所選陶瓷圖片的精緻和審美,是所有有關中國陶瓷史中層次最高的。

 

到了晚年,已取得如此巨大成就的他,卻始終不肯閑著,努力為中國培育更多人才。

他在北京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國內外高等學府、全國各地文物博物館開設講壇,常常借引詩句: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功夫老始成。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來教導學生們認真對待學問。

他是真正的桃李滿天下,為中國文博界、陶瓷界以及美術界,都培育了大批優秀的人才。

 

2008年10月,中國美術家協會授予葉喆民教授「卓有成就的美術史論家」獎

 

到了80歲高齡,他還不服老,又主編了《中國磁州窯》,該書榮獲第三屆中華優秀出版物獎。

他還不顧年邁的身體,為美術院校研究生,學者們舉辦專題講座。

 

他,一個人,為國寶汝瓷找到了家。

一個人,解開了長達700年的歷史謎團。

一個人,解開了國寶汝瓷的「氣泡懸案」。

一個人,讓日本自覺全文翻譯,把中國人的著作在日廣泛發行。

一個人,為中國培養了無數的人才。

 

可就是這樣一位國寶級老人,他的晚年,卻令人不勝唏噓!

 

他找到的汝瓷是當世無價之寶,按現在的古玩行情,以他的造詣,任一小件,都足夠他榮華富貴,隨隨便便,只要靈活一點點,都能使他名車豪宅,萬人追捧。

可他,並沒有!

而是一生清廉,專注學術,根本就沒有關心過自己的積蓄。

他在北京的家,簡直簡陋到不能再簡陋,有一扇門,每開一次,都需要,用折疊多層的塑膠袋才能把門掖上。

2017年11月,93歲的他不小心摔傷住院。

一位學生去醫院看望他,結果看到的是:老人蜷縮在醫院樓道裡!

近一週時間沒人問、沒人管,葉老一生沒有存活的兒女,夫人又早他數月在另一醫院住院。

 

學生忍不住哭著說:悲涼到了極致!

這位蜚聲中外的古陶瓷研究學者,在北京醫院的走道上,蜷縮無助的聽天由命,如同冬季的枯葉一般!

這樣的醫療待遇與他的學術地位、學術影響怎樣相稱?!

 

之後在學生的呼籲下,得好心人幫助,老人才得以轉入病房,但他的病越來越嚴重……

2018年1月2日,新年的第二天,人們或歡聲笑語沉浸在跨年的喜悅中,或還在洗版明星出軌事件……

這位真正的國寶級大師,卻默默地、孤零零地,如此淒涼地永遠告別了這個世界!

 

他是貴族後代,可他,傳奇一生亦本色一生,富貴一生亦清平一生!

以身之微芒,照亮天下,為中國解開「國寶」之謎,更為中華大地播撒無數種子!

可他,寧可長居陋室,也不為己大聲疾呼。

優秀的學者,總是通過無私的學術奉獻,去超越基因與生俱來的自私。

這種遭遇正是他清廉一生的寫照,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生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這正是他最國寶的一點。

 

可這種境遇,應該是,當下盛世中國對待學者的寫照嗎?!

當下時代價值風向的轉移,在一切向錢看的社會裡,讓這些本應載入史冊的學者陷入困境,甚至可以說命運乖舛也毫不為過。

中國學者的學術尊嚴何在?這位94歲高齡老人的尊嚴何在?

廖若晨星,千古奇才,今天,我們為您獻上遲來的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