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從同個紙盒抱出一對被棄養雙胞胎姊妹,分別被挪威和美國家庭收養,但後續的巧合讓人覺得命中注定!

  2018-03-06

在現實生活中,你時常會聽到一些故事,起初很難讓自己相信這是真的。

對於這些無法解釋的事情,又迫不及待想要追溯它們的原因,今天這個中國孿生姐妹花的故事便是如此。

2004那年,在長沙農村,出現了兩位被棄養的雙胞胎姐妹,她們從同一個被遺棄的紙盒中抱出,卻分別被地球兩端的不同家庭收養。

 

從美國到挪威穿越數千公里,一個在喧嚷繁華的加州首府,一個在遙遠偏僻的挪威小鎮。

從此成長於迥異環境的姐妹花,各自會經歷怎樣的人生境遇?山河湖海的距離是否能阻隔她們的血脈親情?

 

兩條小紅裙

2004年的一天,在中國長沙的一個村莊裡,出現了一隻神秘的紙箱。

隔著紙箱,人們依稀能聽見紙箱裡微弱的哭聲,打開一看,裡面竟躺著兩名女嬰。

很快,兩位女嬰被送到當地福利院,等待被領養。

幸運的是,在地球另一端,美國與挪威的兩個家庭將要各自收養一名中國女嬰。

然而這兩對夫婦並不知道,他們要帶走的孩子正是雙胞胎中的一個。

 

或許是冥冥中自有安排,這兩位夫婦在毫不知曉的情況下,在同一天來到了中國福利院辦理領養手續,而也正是這次相遇,讓一切出現了轉機。

來到湖南長沙的兩夫婦,陸續辦完領養手續,並準備啟程離開,在這期間這兩個家庭從未相遇。

但就在他們抱著女嬰離開的最後一天,來自挪威的Hauglum夫婦在福利院,給孩子穿上了從挪威帶來的紅裙,美國加州的Hansen夫婦也碰巧在福利院附近的市場買下一條紅裙子,穿在了另一名女嬰身上。

正當兩個家庭抱著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心肝」,即將離開福利院時,他們相遇了…

 

兩位母親注視這對方說懷裡的孩子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她倆竟然穿著一樣的紅裙,即使其中一條是從挪威帶來的。

相同的紅裙讓兩方父母熟絡了起來,聊天中,更讓他們感到驚訝的事發生了:兩個孩子竟然是同一天生日!

震驚之餘,透過近距離觀察,兩對夫妻發現女孩們有著相似的容貌和形態,他們思忖著:「這應該是對雙胞胎姐妹」。

然而當他們帶著疑問向福利院求證時,卻遭到了堅決的否定。

在這種情形下,兩對夫婦也無計可施,加上各項法律程序都已辦好,他們只好相互留下了聯繫方式,並各自回國。

 

就這樣,從一個紙盒裡被抱出的雙胞胎姐妹,從此去往地球相反的兩個方向,等待她們的,是兩段迥然不同的人生。

 

我如此愛她,就算為她擋子彈也在所不辭

來到挪威的女孩被取名Alexandra Hauglum,住在一個名叫弗雷斯維克(Fresvik)的小鎮過著與自然同樂的生活。

這個只有200多居民的小鎮,遙遠偏僻、人口稀少,彷彿被上帝遺忘了一般。

與此同時,僻靜的小鎮依山靠海,有著壯美的田園風光。

 

與自然為伴的Alexandra,習慣了極晝極夜的生活,愛上了這裡的山川、河流、飛鳥與羊群,自家屋頂就是滑雪場,在屋子後面就能遛馬。

遛馬

 

和羊群親密接觸

 

在白晝的時候,Alexandra會背上書包,呼口熱氣暖暖手,獨自一人踏上去學校的路。

獨自長大的Alexandra沒有太多朋友,一隻被她在野外救下的小老鼠,成為了她的玩伴。

她把小老鼠圈養在箱子裡,給牠做了個窩,興致滿滿地進行這場家庭扮演遊戲。

手上沾到動物糞便,沒事用乾草擦擦就好

 

更多的時候,Alexandra和家人相處在一起。

和父親在山間野餐

 

聖誕節到了,Alexandra和家人在山上選樹、砍樹、修枝,樣樣自己出馬,最後還徒手把聖誕樹從山上拖回了家。

 

與此同時,被帶到美國洛杉磯的另一位女孩被取名Mia Hansen。

生活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Sacramento)的她,無時無刻不感受著美國的熱情。

這裡的人行色匆匆,從充滿香水味的商場,從汽車排隊的餐館,從發動機的傾軋聲裡,Mia享受著這個摩登大都市帶給她的新奇和繁華。

從小,Mia就是父母眼中的天使,Mia的養父面對著鏡頭說:「我如此愛她,就算為她擋子彈也在所不辭」。

擔心美國治安的父母每天接送Mia上下學

 

時不時去熱鬧的餐廳聚餐,偶爾觀看舞蹈和戲劇演出,Mia的生活和愛好充滿著強烈的城市氣息。

在行程滿滿、多姿多彩的生活裡穿梭的Mia,一直都帶著開朗活潑的笑容,她學會了舞蹈、小提琴、踢足球。

參加舞蹈課

 

社區裡組織的女生足球賽

 

在餐廳熱鬧的家庭聚會

 

雖然成長在地球的兩端,但這兩位幸運的女孩一直知道,在地球的另一端生活著另一個自己。

原來,早在兩個家庭從中國返回後的第一個月,挪威媽媽就聯繫了美國媽媽,建議透過DNA檢測,來確定兩個孩子是不是雙胞胎姐妹。

經過唾液取樣,DNA結果再次驗證了兩人是雙胞胎的事實。

從那以後,兩位父母就告訴女孩們大洋彼岸姐妹的存在,兩個小女孩會在每年的同一天,向對方說一聲「生日快樂」。

 

再大一點後,兩人開始互通書信,對對方生活的了解,就建立在了這一封封信件上。

習慣了挪威語的Alexandra,用簡單的英文給Mia寄了明信片:I Love You。

而Mia寄給Alexandra的,是一隻發條驅動的小鼠——就在不久前,Alexandra救治的小鼠在傷癒後咬破籠子逃跑了,她從沒把這事告訴過Mia。

心有靈犀的姐妹倆對彼此思念有加,當電話和書信不足以表達思念,她們夢想著重逢這天的到來。

兩對父母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他們做了個溫暖的決定:在2009年夏天,姐妹倆在挪威相聚。

 

漂洋過海來看你

2009年的夏天,六歲的兩姐妹約定在挪威重逢。

Mia和父母經過十幾個小時後,來到風景優美的挪威小鎮。

雖然在不同地方生活了六年,兩人面對面就像照鏡子,真正見面的倆姐妹也驚訝於互相長得如此之像,在照片裡都分不出誰是誰。

 

自那時起,兩姐妹才算真正認識了彼此。

 

她們牽著手在山坡奔跑,她們在積雪的山頂打雪仗,她們騎著單車迎風歡笑,她們仰望北歐清澈的星空。

一起照料馬兒,一起在草地上奔跑,Mia從Alexandra身上學到了獨立。

當她們玩鬧一天後回家,父母甚至只能透過Mia手上的戒指來辨別兩人。

 

雖然相處中,她們會拌幾句嘴,也會像每天生活在一起的姐妹一樣爭奪一樣東西,會因為一件事而產生分歧。

但是Alexandra說:「如果我和Mia生活在一起,我們就是世界上最親密的姐妹了」。

見面就飛奔著擁抱在一起的兩人

 

即便她們成長在不同的國家和地區,但是她們揮手的動作、跳躍的方式就像是彼此的翻版;性格中的倔強和小怪癖也都相同,體內相同的基因戰勝了生活環境的巨大差異,真正詮釋了什麼是「殊途同歸」。

然而,相見時歡別更難,在度過快樂的夏天後,姐妹倆又要天各一方了。

 

兩人擁抱到最後一刻,Mia才哭著放手跑向安檢口,留下Alexandra在身後一個人哭泣。

這一切像極了六年前,兩個從中國出發的女嬰,也是在啼哭中一個去了鄉村北歐,一個去了繁華加州。

分別後Mia會到加州的海邊,在沙灘上寫下I miss you

 

而Alexandra也會站在北歐清冷的岸上,向遠方靜靜地望

 

時光繼續流淌,如今姐妹倆更多地是用視訊通話,表達對彼此的掛念。

這幾年裡,兩人你來我往,在挪威和美國見了幾次面。

而兩人獨特的經歷,以及她們的情之深、思之切,也讓人驚嘆血溶於水的親人間的強大感召。

當我「漂洋過海來看你」,這兩個在中國被遺棄的雙胞胎女嬰,竟然以這種形式相遇與成長。

我們在驚訝際遇的神奇之際,不禁又心生一些感嘆,命運真像是悲劇和奇蹟的混合體。

如今進入青春期的兩位女孩,已經出落得獨立而亭亭玉立,在2016年12歲的Mia還第一次,在沒有父母的陪伴下,一個人來挪威和Alexandra生活了一陣。

 

青春期的女孩意味著很多變化,紀錄片導演表示將會繼續跟隨她們2-3年,她尤其關注女孩在自我認同上的轉變,這些青春期的插曲都將為續集做準備,衷心希望這兩位女孩活出自己的精彩,就讓我們一起期待她們的成長吧!

導演與兩位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