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奪金後每個人都說羽生結弦很強,卻少有人看到金牌背後的疼痛!

  2018-02-22

聽說許多迷妹們最近又多了一位新老公,他就是日本花式滑冰選手羽生結弦。

 

這也難怪,只要看過冬奧會比賽的人,很難不為他的風采著迷。

滑行、旋轉、跳躍…動作一氣呵成,舒展大氣。

 

更難得的是,他是少數能達到技術與藝術完美平衡的運動員,與其說是體育競技,更像欣賞一場蕩氣迴腸的音樂劇。

 

而且這位藝術家在賽場之外,還是一個萌萌噠的小可愛,比方說為了不影響其他選手接受採訪,他悄悄從擋板下溜走。

 

所以,剛剛認識羽生的人,很容易錯把他當作少女漫畫中集才華與帥氣於一身的天才男主。

羽生有一雙微微上挑的丹鳳眼,身材挺拔纖長。

 

外貌帥氣也就罷了,他開掛般的履歷更是讓人嚴重懷疑上帝偏心作弊,1994年出生的他,已然是花式滑冰男單所有世界紀錄的保持者。

把奧運冠軍作為人生起點的天才少年,在19歲那年就實現了奧運、世錦賽、大獎賽總決賽的大滿貫。

 

前幾天,他又將平昌冬奧會花式滑冰男單金牌收入囊中,成為66年來第一位蟬聯冬奧會男單冠軍的花滑選手。

 

以至於很多人說,與羽生結弦這樣的天選少年生在同一時代,對於其他選手來說太過不幸。

然而,這位別人口中的天才少年,剛剛出道就曾遭遇天災人禍,險些中止運動生涯;在後輩的追趕衝擊中,幾度挑戰身體極限。

在體育競技場上,所謂的天才背後都是在用血與汗,不斷挑戰極限。

 

羽生結弦自幼身患哮喘,為了能強身健體,他從4歲起,便開始和姐姐一起學習滑冰。

因為哮喘的原因,羽生的體力要比同齡人差,仙台的冰場價格高,父親一度想讓他放棄,但母親強烈反對,她利用業餘時間賺錢,甚至週末親自送羽生到橫濱的名師那裡受訓。

小小年紀的羽生也很爭氣,他把「冰王子」普魯申科作為自己的偶像,夢想是成為奧運冠軍。

 

2010年,羽生開始在日本花滑屆展露頭角,拿下了世界青少年花式滑冰錦標賽冠軍。

誰也沒想到,2011年3月日本仙台大地震,這位日本的明日之星拎著冰鞋從冰場逃出,和父母、姐姐擠在仙台中學的體育館裡避難。

 

冰場塌陷後,羽生的訓練一度陷入停擺,他的同門有些人就此放棄了花滑的夢想,而他卻另闢蹊徑。

羽生一口氣接下了60場演出,全國巡迴參加賑災冰演,一邊鼓舞受災的同胞,一邊借用冰場,抽空練習新節目。

 

直到母親聯繫到了新的冰場,羽生才能重新開始正規練習。

就此,這位十幾歲的少年早早懂得了珍惜的重要性,不放過任何的訓練機會。

 

2012年,跑場一年後羽生結弦首次站上世錦賽舞台。

比賽前兩天,他在訓練時扭傷右腳,臨時注射大量止痛劑咬牙上場。

止痛劑會導致肌肉無力,剛上場他就來了一個「平地摔」。

重新爬起來的羽生靠著嘶吼為自己打氣,甚至在後半段如期做到了高難度的四周跳。

 

由此開始,花滑男單進入了羽生時代,他一路過關斬將,將所有榮譽收入囊中。

許多天才少年,在收穫奧運會金牌後選擇退役,因為對於男子選手而言,這項需要體力和柔韌度的項目,是一碗青春飯,但羽生卻決心向衛冕發起衝擊。

 

連羽生的偶像、很少誇人的普魯申科曾這樣說過自己的迷弟:

真正強大的選手不是只贏得一次比賽,而是可以做到連勝……但令人讚嘆的是羽生卻能做到這一點。

 

連勝背後是他超強的意志力,2014年的花滑中國盃,曾發生過一場令人心驚的意外。

羽生和中國選手閆涵在賽前熱身時相撞,兩人都受了嚴重的外傷,高速的強烈撞擊讓他們痛得躺在冰上喘息。

簡單做了止血和包紮,羽生又回到了賽場,僅僅試跳一下就開始氣喘不止,教練都在一旁勸說他放棄。

但羽生心裡早有了答案,他返回冰面低聲怒吼著:「跳。」

 

四分半的演出,他總共摔倒了五次,最後一次爬起來已經很艱難了,結束後在教練的攙扶下離開了賽場。

這段充滿瑕疵的表演,卻被無數冰迷奉為經典,因為在他身上大家看到了體育競技超脫於難度之上的新境界。

 

新的奧運週期,他要面對的挑戰比以往要多得多。

比羽生小幾歲的金博洋和宇野昌磨等人開始嶄露頭角,他們在比賽中頻繁完成高難度四周跳,如果想保持領先的位置,羽生必須全面更新技術。

在跳躍能力上,他遠不如幾位年輕人有優勢。

 

當他只能在比賽中勉力完成兩個四周跳時,美國華裔選手,年僅17歲的陳巍跳出了五個四周跳。

所以羽生只能在訓練中付出更多倍的努力,跌倒、爬起、再跌倒。

 

伴隨而來的就是傷病的困擾,四周跳要在0.7秒的時間內完成,落冰時的衝擊是體重的五倍以上,會對身體造成相當重的負擔。

羽生結弦在之後的比賽訓練中頻繁受傷,新傷疊舊傷,在去年11月再次受傷後,他停止了所有比賽,能否參加奧運會都是未知數。

 

在備戰奧運最關鍵的幾個月裡,羽生只能靠著簡單的康復訓練強化動作。

他親自根據身體狀況編排舞蹈動作,從編曲到服裝都精益求精,翻出以前做的動作記錄,幫助身體找迴旋轉的感覺。

 

直到抵達平昌前,他的腳上還打了止痛劑。

 

結果證明王者歸來,他靠幾乎完美的發揮衛冕了冬奧會的金牌,這一幕就像熱血漫畫的結局,讓旁觀者都心生感動。

 

對於羽生本人來說,勝利中多多少少還有些遺憾,他夢想有朝一日能完成4周半的跳躍。

以前比賽贏了,他會許願買禮物犒賞自己,這次贏了比賽,他別無所求,只盼著上天能給他一個可以重新發起挑戰的身體。

 

好在羽生身邊有一直支持他的冰迷,還有不斷給他應援的母親。

羽生十分感恩母親多年來的付出,正如羽生的啟蒙教練所說:「母親是結弦內心的支持,是他思考方式和精神力的根本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