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會4國語言的他與金星相愛相殺,自從出演張儀後一炮而紅,一頭長髮造型甚至被調侃成「戰國郭碧婷」!

  2018-01-12

最近,小編瘋狂迷上了一檔比拼配音能力的競聲類節目《身臨其境》,本來是奔著周一圍、潘粵明去了,卻被另一個老戲骨圈了粉,簡直實力碾壓。

 

他自帶高級感的配音風範,一開口,就能讓人耳朵懷孕;台詞功力一流,中、英、俄、法四國語言自由切換,而且舉手投足間盡是法式浪漫與優雅,讓人深深為他折服。

他就是老戲骨,趙立新。

 

小編並非言過其實,看過這段配音片段,大家就會明白,有一種聲音,真的會讓你開口跪!

 

提起趙立新,近些年來,他就如等待被挖掘的遺珠,厚積薄發而光華四射。

在《見字如面》裡,他的文人風骨打動了觀眾,表演式的朗讀,讓文字活了起來;

 

在電影《芳華》裡,他是文工團的最高首長寧政委,戲份不多,卻依然出彩。

 

在《羋月傳》裡,他是指點江山,戰國第一利舌的張儀。

因造型自帶特色,表演生動而一夜走紅。

 

其實拋開演員這個身份,他算得上是演藝圈少之又少才華與魅力兼備的大叔。

碩士畢業於全蘇國立電影學院,曾擔任瑞典國家話劇院導演、演員。精通四國語言,會中國十幾種方言,曾是紀實節目《檔案》主持人,被圈內譽為「全能型人才」,人生履歷炫酷到不行!

 

舞台上的天之驕子

1968年,趙立新出生於特殊年代,父親當過兵,退役後分到新華書店工作。

得益於此,他從小就和書籍為伴,從國中開始大量閱讀中外詩集與名著,典型的一個文藝青年,常作為班級代表參加學校的文藝匯演或朗誦。

 

出於對戲劇文學的熱愛,高考時他填報了相對簡單一點的中戲,卻沒想到被中戲、上戲同時錄取,最後通過拋硬幣的方式,他最終選擇了中戲。

剛開始,對於人生方向他並沒有什麼把握,直到看到一場話劇表演,他覺得一個戲劇演員,會演,會寫劇本,會自己導演,才算的上是真正的大成。

 

他也算得上是天賦異禀,因為表現優異,他成為學校第一個成功跨系到導演系的學生。

不僅如此,1988年,還在上大二的他成為導演系唯一一個送去俄羅斯深造的學生,真的是優秀到發光啊。

 

但一路開掛的征途,並沒有表面上那麼風光。

初到俄羅斯的生活,他就像是一個「白痴」,因為語言障礙出門都要畫圖說話。

那段時間他壓力很大,特別怕語言不過關而影響學業被退回國,因為還真的有一些同學中途因為太苦而放棄了進修。

好在他有語言天賦,通過八個月的勤加苦學,居然俄語流利純正到像是被俄羅斯家領養的孩子,而且還最終通過俄語拿到了蘇聯電影學院的碩士研究生。

 

按理說那麼高的學位,在娛樂圈算是高材生了。

但不安分的他並沒有想要成為迅速走熱圈錢的明星,而是轉頭又考進了瑞典皇家話劇院當起了話劇演員。

 

初來瑞典,語言依然不通,只能在舞台上跑龍套。

但不甘心的他再次開啟學霸模式,四個月內攻下瑞典語,天天琢磨表演,還因日子拮据經常週末打工,一半的錢再寄回家裡。

 

那段像海綿般吸取知識最快的時光,他一步步從小角色做到主角,從演員做到編劇、導演,還導了一部《幸福大街十三號》的戲。

 

趙立新當年劇照

 

當年,他有多優秀?

一場沒有任何台詞的戲,飾演一個沒有聲音的「魔鬼」,他的飾演就足以驚艷到整個瑞典,被當地人稱為:「他是一個東方之鷹,帶著黑色翅膀的鷹不斷在整個舞台的空氣中翱翔,即使他的肉身已經過去,他的影子還留在空氣裡。」

 

異國他鄉已是不易,但所有的困難在他面前,都抵不過對於戲劇,對於舞台的痴心。

有人說他的天賦是上天賞飯吃的,但沒有努力和勤懇,他也很難成為天空中翱翔的雄鷹。

 

棄教從演,厚積薄發

2000年,他回國成了中央戲劇學院的老師,當年女神湯唯都是他的學生。

因為滿身才華,全身上下都透露著迷人氣質,成了中戲特受歡迎的老師,很多不是本專業的學生都會翹了課來聽他的講課,只為了一睹他的風采。

 

做了六年講師,2006年因一些個人原因,他結束了自己的中戲老師生涯,全身心投入到演戲中去。

那時候,中國的話劇市場他常常碰壁,他認為只有演戲才是最單純的,而且還能給自己找一些新的突破。

 

也正是這一年,他在張黎指導的電視劇《大明王朝》中飾演絲綢巨商「沈一石」。

他飾演的「沈一石」,深情精明又狡詐重義,一舉一動都很有張力,演技好到炸裂!

因為這個角色,他開始受到觀眾關注。

因為無可挑剔的演技和「語言翻譯機一樣」的台詞功底,他也成了很多導演願意合作的男演員。

 

在《永不消逝的電波》裡,他是電訊高手「李俠」。

因表演紮實穩健,當時導演僅用了5分鐘就鎖定了觀眾並不熟悉的他出演「李俠」這個角色,這部劇也成了他的代表作。

 

在武俠電影《繡春刀》裡,他飾演明朝重臣大學士韓爌,不發一言,眼角都是戲。

 

之後他演了不少劇,多是作品比人紅,直到2016年他遇到了《羋月傳》和《于無聲處》,他的話題度不斷的往上漲,一下子就火花似地迸發了。

《羋月傳》劇照

 

《于無聲處》劇照

 

特別是「張儀」這個角色,深受年輕觀眾的喜愛,還因一頭長髮被調侃成「戰國郭碧婷」,表情包風靡網路。

因為演藝形象太成功了,走在路上都會有人直接喊他「張子」。

 

他真的是一個天才型的演員,演誰像誰,完全把自己整個人包裹在角色之下。

《中國式關係》與胡可演半路夫妻

 

當初他被推薦演《我不是潘金蓮》裡的縣長,剛見時馮小剛覺得他留洋氣太重,一點都不像政府官員。

結果一化上妝,搭配肢體語言,馮小剛就興奮的拍座而起「就是他了!」

 

一直以來,趙立新都有著「戲瘋子」的稱號,拍《羋月傳》的時候,演員都為生澀的台詞叫苦不迭,他卻不怕台詞難,就怕台詞不難。

為了塑造人物形象,練就了十幾種地方方言,如《我不是潘金蓮》的湖南話,《于無聲處》學會上海話。

於他而言,只能全身心進入一個狀態,才能更好表演出不同角色的精彩。

 

是演員,亦是文人君子

除了拍戲上的較挑剔,不管是做人還是生活,趙立新都講究一個精緻。

所以這樣一個考究細節的人,在這個躁動的社會,並不太迎合市場。

但凡守得住本心的,亦是值得尊重的。

 

他總是一副西裝革領,有著一張古典氣質的臉,周身散發著知識分子的味道。

每次去劇組拍戲,都會帶上紅酒、煙斗和音響,只要得空,就會抿上幾口紅酒,聽聽古典音樂,活的詩藝又有情趣。

 

五十知天命的年紀,打扮上他也很講究。

胡可曾爆料,在劇組他的衣服總是精心搭配,永遠少不了一條有質感的絲巾。

 

雖然沒有大紅大紫過,但他的藝術修為很多人都難以企及,被譽為「中國知識分子演員」。

每年都會出演一部話劇,儘管市場並不太理想,但依然堅持初衷。

自導自演,與金星合作話劇《父親》

 

不拍戲的時間就看看電影,看看劇本,去旅行,拜訪文人故居,微博裡都泛著一股文人氣息:

 

算是有「精神潔癖」的人,很挑朋友,一定要是志趣相投,相談甚歡這種。

  

入行多年,對自己要求甚高,但對一些人事卻很寬容,曾有人問他對小鮮肉的看法,他這樣清淡的說:你只能從自身做起,你認為你優秀嘛,那你就把你優秀的東西拿出來,也許小鮮肉看了覺得你人物處理的很好,能夠學到東西,這也是積極的帶動,幹嘛老去蔑視人家?

《射雕英雄傳》劇照

 

這樣一個魅力大叔,很多妹子真的超級恨嫁啊,不過人家已經結婚生子了,只是因為低調,所以感情生活報導少之又少。

聽說妻子是在瑞典認識的,算是靈魂上的伴侶,一家人平凡的幸福著。

 

「生命短暫,但生命燦爛」,這是趙立新最喜愛的一段文字。

熱衷自己所愛之事,保有匠心,方得始終,這就是對他最好的詮釋。

 

在娛樂圈裡,明星大多都是稍縱即逝的,而唯有真正的演員,才能讓心中的火焰終綻放成滿天的繁星。

幸而他正是滿天星光中那一顆最耀眼的星,冉冉升起,光芒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