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土地被鄰居占了7.6公分後,屋主憤而告上法庭,5年後的後續發展讓一票網友跌破眼鏡!

  2018-01-04

倫敦住著一對叫Herman 和Yvette Constantine的退休老夫妻,在過去的這些年來,這對夫妻一直生活在倫敦的東漢姆地區,他們在這棟二層小樓裡已經生活了整整31年了。

 

他們的三個孩子都在這棟房子裡被撫養長大,孩子們長大成人搬出去之後,就只剩下這一對老兩口生活在這裡。

而如今,這對老夫妻不得不離開他們生活了31年的家。

因為他們在和鄰居一場況日持久的財產權官司中輸掉了……

故事還要從2009年說起...

其實Constantine和鄰居Ali一家本來是兩戶關係還不錯,雖然談不上什麼至親好友,但是兩家人彼此見面的時候,總是很有禮貌的互相打招呼。

兩家人也不介意彼此幫忙為對方做點什麼事情。

 

一切的轉折點發生在2009年,當年Constantine 一家外出度假,而當他們度假歸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家原來院子裡的柵欄被鄰居推掉了。

 

當然,鄰居也沒有把柵欄推掉之後不管,事實上他們稱因為要翻新院子,所以重新建立了一個柵欄。

這個柵欄本來是用來分隔兩家的院子的,然而在鄰居一家重新修建柵欄之後,Constantine一家發現新建柵欄的位置又朝著自己家的院子裡位移了三英寸,也就是大約7.62公分左右的寬度。

 

這意味著Constantine一家的院子被迫縮小了三英寸的寬度。

這種沒有和自己商量就重新修建柵欄,並且侵占自己家院子面積的做法,讓Constantine一家不太高興,但因為當時他們並沒有錢支付律師費,所以也沒有急著去和鄰居家打這個官司。

 

不過從那以後,兩家人的關係就開始出現了裂痕。

後來,當Constantine開始在自家的房子上面加蓋二樓一個小閣樓的時候,不知道是出於心虛還是防備的心理,Ali一家突然在自己的家裡安裝了很多監視器。

 

Constantine太太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表示:鄰居家的幾個監視器正對著他們的房子,其中一個剛好可以透過他們廚房的窗戶,看到他們在客廳裡的一舉一動。

 

Constantine太太說,還有的監視器直接對準了Constantine家院子的正上方,而另一個則正好對準了他們的停車位。

「我們每天都好像生活在被人監視的環境下,雖然我們住在自己的房子裡,但是這種感覺跟蹲監獄沒什麼差別。」

 

為了防止鄰居的監視和偷窺,他們不得不在廚房的窗子上覆蓋了一層黑色的塑膠布。

 

作為反擊,Constantine一家也在自己家院子裡的相應位置安裝了監視器。

這些監視器不是為了防外面的賊,而是防止和自己一牆之隔的鄰居,對自己財產進行侵犯。

兩家人都把對方當成了賊一樣去防。

 

在Constantine家的門口還有一張張貼了許久的告示,上面寫著:「請不要把快遞放到鄰居的家中。」

(因為英國快遞員有時候如果對方不在家的時候,會把快遞放到其鄰居家,讓其回家後過鄰居家拿)

 

兩家其實曾經就這個問題展開過協商,大概在八年前,鄰居曾經表示願意支付給他們750英鎊的費用作為補償。

而750英鎊的費用,大概是他們推掉的Constantine家院子裡柵欄的價值。

 

可是後來Constantine認識了一個所謂的「房產專家」,專家告訴他們,只拿750英鎊的賠償費太虧了,他們的底線應該是至少拿到2500英鎊的賠償。

於是為了能夠多拿到一些賠償,從2012年開始,Constantine一家就一直在和鄰居打官司。

 

第一次開庭的時候,法官支持Ali一家的說法認為,在重新修建柵欄的時候,延長三英寸的做法並不算是入侵住宅或者是侵占私有財產。

於是在2012年一直到2017年的整整五年時間,Constantine一直在想盡各種辦法上訴,他們認為法官的裁判是不公正的。

這場曠日持久的上訴,讓兩家人都搞得精疲力竭,他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金錢來應付彼此。

直到2017年5月份,Constantine一家在最後一次上訴中敗訴了。

法官要求敗訴的一方要支付勝訴一方所有的法律費用,而在過去的五年時間裡,Ali一家為了打官司,一共花費了132544英鎊的費用。

 

對於任何一個平民百姓來說,這都是一筆巨款。

所以當得知最終的判決的時候,Constantine一家都傻眼了,本來他們是被侵占了財產的一方,然而現在讓他們恨之入骨的鄰居,卻成了他們的債主。

判決下達的半年左右的時間裡,Constantine一家都沒有辦法拿出這麼大一筆錢,用來賠償他們的鄰居,所以在2007年12月的時候,一名法官給他們一家下了最後通牒,如果不能在1月5號之前籌夠這十多萬英鎊的賠款的話,他們就要在那個日期之前搬出他們居住了31年的房子,並且把鑰匙交給他們的鄰居。

只有等鄰居把他們的房子賣掉之後,得到賠償,然後剩下的錢再返還給Constantine一家。

現在,年邁的Constantine夫婦只能一籌莫展的把自己的東西打包好,準備搬出去。

 

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委屈的事情了。

「我根本就沒有什麼其他的財產,這棟房子的貸款還沒有還清,我現在真的身無分文,這個聖誕節和新年我都要無家可歸的度過了。」

「誰會買這樣一棟房子呢?它的位置十分不好,我真的擔心會賣不出去。」

法官的判決顯然讓老倆口很上火,Constantine先生說,自己現在只能盡量不去想這件讓他覺得非常生氣的事情,他不想讓自己血壓升高,然後再患上什麼疾病,但是遇到這樣的事情,真的是非常煩惱。

這件事情引發了很多網友的不平,也引發了很多爭論……

「這個案子裡真正搞笑的是僅僅因為三英寸的土地,就要支付如此昂貴的律師費用。

雖然律師的收費標準我們沒有辦法選擇,但是打官司必須要用律師這件事情真的是一個國家級的恥辱,不管什麼樣的關係,這些律師都為所欲為的收費想收多少就收多少。」

 

「這簡直太殘忍了,如果鄰居把柵欄蓋在了我們的土地上,無論是多少錢,他們都應該為這塊土地支付相應的費用,不是嗎?這就是土地和所有權契約的精神所在啊,否則土地登記還有什麼意義?」

 

「這個故事裡最遺憾的事是,他們本來可以在一天之內以58英鎊的價格解決這件事,結果反而證明了律師,法官,法院的無能,所以這些系統的人都非常不希望英國脫離歐洲,轉向自由貿易系統。正是因為這些司法系統的無能證明了我們的錢都非常的不值錢。」

 

看完這則新聞後,小編只想說因小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