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蓋住我的眼睛,卻能從你的眼睛看到世界…這對連體姊妹讓人們見識到生命的堅韌與奇蹟!

  2017-11-14

連體雙胞胎,大家可能並不陌生...20萬分之一的概率裡,母親們可能生下背部相連、頸部相連,或腹部相連的雙胞胎們。

而生下頭部相連的雙胞胎,概率更加低,只有250萬分之一。

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南部的弗農,有一對頭部連體的雙胞胎,則更加罕見。

她們是11歲的Krista和Tatiana,而她們的大腦,是連通的。

她們能夠直接感受對方的感覺,能直接透過對方的感官,感受彼此感受的一切。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她們的故事...

2006年,20歲的Felicia Hogan從來沒聽說過什麼是連體嬰兒。

 

她是一個住在弗農市的單親媽媽,有兩個孩子,靠著政府救濟金過活,和愛酗酒的高中初戀維持著要斷不斷的感情。

Felicia 沒想過要擁有更多的孩子,但和初戀的糾纏中,她發現自己又意外懷上了。

 

醫生告訴她,肚子裡的是一對雙胞胎。

在懷孕第21週,Felicia照常去醫院檢查,原本一切正常,但回家後,她接到醫生的電話,對方支支吾吾地說,有意外情況,需要她明天再過來。

第二天,忐忑的Felicia帶著母親和妹妹去醫院,醫生說的話確實讓人很意外:「你懷的是一對雙胞胎,但是,她們是連體的。」

Felicia整個人一片茫然,她對「連體」這個詞沒概念。

母親和妹妹則開始發抖、哀嘆...解釋了好一整子,Felicia才明白發生了什麼。

醫生說:「我們也有解決方法,可以讓她們分開。但這樣可能讓另外一個孩子身體癱瘓。」

Felicia瞬間拒絕:「不!不要這樣!」

 

「冒著大風險讓孩子們分開,這想法我從來沒考慮過。」她在2011年紐約時報的採訪中說。

2006年10月25日,兩個小天使如期出生了...

 

醫生們發現Krista和Tatiana的連接情況比之前想得還嚴重,他們告訴Felicia和男友,孩子們可能活不過24個小時。

挺過第一天後,醫生們又說,這兩個孩子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當時情況很緊張,醫院甚至把專業的看護叫來,在一旁準備安慰隨時可能情緒崩潰的Felicia。

但奇蹟悄悄發生.....

兩個孩子在醫院裡待了2個月,一點事都沒有,她們健康又活潑地活了下來。

 

早在住院的時候,Felicia和家人們就發現兩個孩子有點兒不同。

當給一個孩子打針的時候,另一個原本安靜的孩子會突然放聲大哭,好像感受到姐妹的疼痛。

而給一個孩子咬上奶嘴,兩位寶寶都會安靜下來,好像她們同時都在吸奶嘴。

這有點古怪,不過人們剛開始沒多想,以為只是巧合。

直到孩子們兩歲多時的一天,一個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一天,一家人在看房車上的電視,Tatiana正對著螢幕看,看著看著,她和Krista都笑了起來。

照顧兩人的外婆說:「因為角度問題,Krista所面對的角度,是絕對不可能看到電視。但她明顯看到了。還跟著節目大笑了起來...這簡直不可思議!」

 

家人們找到Cochrane醫生詢問怎麼回事,難道,她們真的能互相透過對方的眼睛,看到這個世界?

醫生在姐妹倆身上做了第一個小測驗:他把Krista的眼睛蒙住,將電極連接在她頭皮上,用來檢測大腦自身產生的微弱電流。

 

然後,他用頻閃燈射向Tatiana的眼睛,結果發現,在Krista大腦的視覺呈像區,出現了一股強烈的腦電波!

 

這...這是怎麼了?

Krista明明沒有看到頻閃燈,為什麼她的​​大腦會起反應?

難道兩個孩子共用一個大腦?這倒還沒有...

根據核磁共振成像,研究人員發現,Krista和Tatiana的腦子都還是自己的,但是,在丘腦部位,她們出現了一個原本不應該有的東西:有一根神經,把她們兩人的丘腦連接起來,醫生們叫它「丘腦橋」。

 

丘腦是傳達觸覺、味覺、視覺等感官信號,和運動信號的中心樞紐區,它還能調節意識和睡眠。

因為「丘腦橋」,Tatiana還將自己的部分血液運輸到Krista的大腦裡。

Krista大腦有四分之一的血都來自Tatiana,這也是為什麼後者的血壓更高,心跳更快。

也是因為丘腦橋的連通,她們的感官,也連通了! 

兩個寶寶們一天天長大,她們之間的聯繫也越發像某種特異功能...

2011年,紐約時報採訪的時候,媽媽將Krista的眼睛摀住,然後把玩具拿給另一邊的Tatiana看。

「Krista,媽媽現在拿的是什麼?」

「小~馬~」被摀著眼睛的Krista軟軟地說。

 

將Tatiana的眼睛摀住也同樣。

「Tatiana,現在媽媽拿的是什麼玩具?」

「小老虎。」

 

記者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給Tatiana化妝的時候,側著臉的Krista能夠知道,媽媽現在給Tatiana化妝的地方是哪裡。

「臉...現在是臉頰。」

 

兩姐妹的這種聯繫在吃東西時也有所體現。

Krista喜歡吃番茄醬和菠菜,但Tatiana覺得它們很噁心。

每次大人們給Krista吃Tatiana不喜歡的食物時,Tatiana都會憤怒地大喊:「不要吃!不要!」

 

如果Krista已經吃到嘴裡,Tatiana會露出一臉非常噁心的表情,還會用小手去抹自己舌頭,好像想把什麼東西抹掉,雖然她自己的嘴裡什麼都沒有。

很顯然,Krista的味覺已經傳到了Tatiana的腦子裡。 

她們兩人的很多行為幾乎總是同步的,好像在模仿對方動作一樣,當其中一人在喝水,另一人也會撅著嘴做出喝水的動作。

一人吃麵包時,另一個人就算嘴裡什麼都沒有,她也會起勁地嚼。

她們兩人的情緒也差不多。

媽媽說:「當Krista哭的時候,Tatiana也會哭。高興的時候也一樣。我從來沒看到她們不是同時高興的。」

 

家人們還發現,Krista和Tatiana經常有很多說不出的默契,雖然沒有交談,但兩個小姑娘總是能自己把事情做好,一起去看外婆,一起玩球,一起畫畫...好像她們知道對方想幹什麼一樣。

 

Krista和Tatiana告訴大人們,她們其實有商量過,不過,是在腦子裡。

照顧她們的外婆在2014年的CBC紀錄片中說:「她們倆曾經告訴我,她們可以在腦子裡跟彼此說話。」

感覺她們不用對話,卻已經直接在腦子裡完成了對話,她們互相感受到了對方的想法。

她舉了兩個女孩滑滑梯的例子:兩人第一次玩水滑梯時,剛開始怕得要死,像兩隻可憐的小狗狗,根本不敢下去。

在家人們的鼓勵下,Tatiana自告奮勇地先下去,Krista第二個下。

 

玩了好幾次都是Tatiana先下,但有那麼幾次,很奇怪的,卻是Krista先下,Tatiana卻沒有一點兒急躁、不開心的樣子。

平常Tatiana可是脾氣有點小暴躁的孩子。

 

「可能是Krista告訴Tatiana,她想嘗試下自己先滑。她們之間肯定有一個對話。但我們看不出來。」

「因為女孩們說她們是在腦子裡和對方談話的。」

除此外,研究員們還發現,Krista的大腦能夠控制自己的雙腿外,還能控制Tatiana的左腿。

 

而Tatiana能夠控制自己的雙手,以及Krista的右手。

 

這也證明了,兩個孩子奔跑的時候為什麼協調能力那麼好,基本不摔跤。

 

不過,兩孩子的這種控制只有在做跑步、走路這種不需要投入意識的自動運動時才有效。

而那些需要投入意識的行動,比如猛踢腿,揮手打招呼等,兩人仍然是各管各的。

能夠知道對方的感受,看到對方看到的一切,還自稱能在大腦中與對方交流....

這對雙胞胎被科學家們稱為「奇蹟」。

埃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的神經學家Todd Feinberg說,這對小姐妹是「難以置信,前所未有」。

英屬哥倫比亞兒童醫院的神經科醫生Juliette Hukin說,雙胞胎的大腦構造「令人震撼」。

還有專家甚至說,Krista和Tatiana是「一個新的生命形式」。

當他們的大腦連在了一起,互相能夠利用到對方的感官,她們究竟算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專家們之所以那麼激動,是因為,這對雙胞胎的存在,對於解決一個古老的哲學問題,有所幫助:到底,什麼才是「自我」?

人們一般認為的「自我」,是指「自己」,由自己這具軀體,自己的感受,以及自己的所思所想構成。

自己今天心情好,自己愛吃甜食,自己跳高很不錯,自己容易變胖,自己看到了花園的花...這些都是自己。

但是Krista和Tatiana小姐妹呢?

Krista喜歡吃番茄醬,但是Tatiana不喜歡吃,所以她們應該是獨立的「自我」。

可是,Krista吃番茄醬時的味覺,Tatiana也能感受到啊,所以她才做出一臉噁心的怪樣。

能夠感受到他人的感受,這似乎是兩個「自我」的重合。

科學家們講的話很深奧,很抽象,但對Krista和Tatiana的家人們來說,她們沒那麼神秘,不過是兩個普通的小女孩,只不過靠得有點近。

 

Tatiana性格外向,喜歡滔滔不絕地講話,但容易耍脾氣。

而Krista則性格平和,寧靜。

Krista的胸口上有紅色胎記,Krista對罐頭玉米過敏,Tatian喜歡講冷笑話,她們都喜歡學校,都愛洋娃娃...

 

小時候,兩姐妹經常喜歡打架,用手去抓對方的嘴和眼睛,「就像所有的小姐妹一樣」。

距離被醫生宣判「活不過24小時」,已經過去了11年,但兩個孩子身體還是很弱,她們都有糖尿病和癲癇,每天要吃很多藥,定期還要去溫哥華的兒童醫院檢查。

 

孩子能成功長到11歲,Felicia已經非常感動了...

媽媽Felicia在2014年說:「每天一醒來,我看到她們還活著,就覺得『啊!又是美好一天』。」

 

「她們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堅強的小姑娘,我會一直在背後,鼓勵她們,支持她們,直到她們哪一天,可能走不下去...」

「日子是很難,但如果下輩子能夠選,我還是會選擇現在的生活,當她們媽媽,無論多少次。」

 

對家人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好好活下去啊,希望兩個女孩兒,可以一直快樂地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