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她在紅毯上一摔出名,正面迎擊艷照風暴…這位55億美金票房女王活成自己才過癮!

  2017-11-09

前陣子,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帶著自己的新片《Mother!(母親!)》,四處征戰電影節,出席發佈會,貢獻了不少的紅毯美照,簡直就是自己的全球巡迴時裝秀。

 

威尼斯電影節上,珍妮佛一襲Dior2017春夏高定驚艷亮相,精緻的手工薔薇綻放在層層疊疊的珠羅紗禮服裙上,優雅而又不失性感。

 

參加巴黎首映的這件灰色漸變抹胸裙,同樣來自於珍妮佛摯愛的Dior,看似簡約的裙身實則綴滿了精細的亮片,低調奢華氣場十足。

 

多倫多電影展上出席記者會,她又換上簡約的拼色吊帶上衣,搭配略帶民族風的高腰闊腿褲,利落時髦又性感。

 

到了倫敦,「雜亂」別緻的Versace漁網裝,完美襯托出了珍妮佛玲瓏有致的好身材,配合稍顯冷淡的妝容,露而不俗,分外迷人。

 

而在紐約首映典禮上,珍妮佛又一改先前的性感風,頭戴花環身著白裙,清麗可人宛若仙女,被記者誇獎時還高興地轉了個圈展示。

 

值得稱讚的除了一如既往的好品味,珍妮佛這回的「定力」更是該點個讚,紅毯上零「扑街」,沒栽跟頭,穩穩地完成整個巡迴秀。

 

為什麼要這麼說呢?那就得追溯起珍妮佛的成名史了,她可是一步一摔火起來的。

最出名的就是2013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珍妮佛憑《派特的幸福劇本》榮獲最佳女主角,當她提著優雅的蓬蓬裙款款地準備上台領獎時,一不小心直接撲倒在了台階上。


事後她對這件糗事也很淡定,自我調侃完後還不忘找回點面子:「摔倒了又怎樣,反正我摸到了休·傑克曼。」

 

但是沒想到的是,珍妮佛竟然在同一個地方,又栽了一次,2014年她憑《瞞天大佈局》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

前一秒還靚麗優雅,熱情迷人地在那打招呼,下一秒就一個瑯蹌,直接跪了。

 

對於這第二次跌倒,珍妮佛表示自個兒也很無奈,特別有預見性地把接下來說她假摔搶鏡頭的新聞都一塊回應了:

「如果我要故意摔倒的話,我會選擇金球獎或者美國演員工會獎。我還是很狡猾的,這種事不可能連續兩次發生在奧斯卡典禮上。」

看一次笑一次的可愛珍妮佛

 

可惜除了奧斯卡,2014年珍妮佛還有一個摔劫未渡。

《X戰警:未來昔日》的首映禮上,腳踩恨天高的珍妮佛一個踩空差點又栽台階上,還好邊上兩個經驗豐富的助理給扶著了。 

 

這回沒摔完整,下次卻變本加厲一道補上了,2015年在馬德裡《飢餓遊戲:自由幻夢 終結戰》的首映禮上,珍妮佛買一送一連摔兩次,在場的小伙伴紛紛忙著救場。

 

粉絲們擔心詢問她狀況的時候,《飢餓遊戲》製作人Nina Jacobson淡定表示:「沒事,她早就摔習慣了。」

 

2016年倫敦的《X戰警:天啟》全球影迷放映會上,經驗豐富的珍妮佛在扑街之前,一把搭上旁邊妹子的肩膀,安然扶住了這一劫。

 

估計以後走紅毯時,邊上的女星們都得做好心理準備,可能隨時需要化身扶手,英雄救美。

 

有人靠蹭紅毯穿秀服走紅,珍妮佛憑紅毯摔跤手揚名,可跌跌撞撞的領獎路背後,卻是紮紮實實的演藝經歷。

 

1990年8月15日,珍妮佛·勞倫斯出生在美國肯塔基州的路易維爾,父親曾擁有一家水泥建設公司,母親則經營著一個兒童營地。

值得一提的是,珍妮佛不僅擁有兩個疼愛她的哥哥,同時還是整個家族五十多年來唯一的一個女孩兒,連她自己都覺得這簡直是個奇蹟,因此這個美國大妞打小就堅信自己將來一定是會名動天下。

 

別看現在珍妮佛總是一副大剌剌、無所畏懼的樣子,但其實在上學的時候,因為覺得自己像是個不合群的怪咖,珍妮佛甚至患上過多動症和社交恐懼。

只有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這種焦慮才會消失,甚至讓她產生成就感,因此她早早就確定了自己的人生理想。

 

14歲時,立志投身演藝事業的珍妮佛說服父母帶她去紐約,參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面試。

珍妮佛堅持夢想啊,家裡人做出了讓步,說起碼高中得先畢業了,才能去演戲。

此話一出,珍妮佛立馬開掛,拼命讀書,然後以3.9的GPA提前兩年從高中畢了業,隨後開始正式進軍演藝道路。

 

珍妮佛的演藝生涯是以情景喜劇《比爾恩格沃家庭秀》掀開帷幕的,之後又陸續出演了《撲克屋》、《愛火燎原》等一些列影片。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愛火燎原》裡女主角莎莉·賽隆可謂光芒璀璨,但飾演少女賽隆的珍妮佛卻也憑藉自己細膩自然的演繹,驚喜拿下了2008年威尼斯電影節的最佳新人獎。

 

不過說到開啟珍妮佛奪獎之路的,還得要算《冰封之心》。

她在裡面扮演了一位身負全家重擔的毒販之女Ree,所有的孤獨恐懼和無助,不需誇張,一個眼神便足矣,超乎年齡的演技驚艷了所有觀眾。

 

年紀輕輕的珍妮佛憑藉此片不僅拿下了好幾個重量獎項,甚至還入圍了第83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

鮮為人知的是,為了能夠得到角色,珍妮佛特意一個星期不洗頭,跟著劇組追到紐約,在雨夾雪的天氣裡愣是走了十二個街區,淌著鼻涕走進導演的辦公室,只為證明她吃的了苦,能演山區貧困少女!

 

2011年,珍妮佛又成功拿下《X戰警:第一戰》,扮演擁有改變外貌能力的魔形女。

為了這部電影珍妮佛不僅努力減肥,每天光是化妝時間就足足需要八個小時,連睡覺都快省了,而這部電影不僅成為了她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也使她順利從文藝片轉型到商業片。

 

不過珍妮佛的演藝之路也並不是一路暢通的,早前她也參加過《花邊教主》以及《暮光之城》的試鏡,結果就如大家所見,都沒選上,直到2012年,珍妮佛才迎來了那部使她火遍全球的商業大作《飢餓遊戲》。

 

為了這部電影,珍妮佛接受了一連串體能訓練,包括箭術、攀岩、爬樹及格鬥等等。

影片大獲成功,僅三天內票房收入達就到了1.52億美元,之後她又出演了該系列餘下的四部,從此成為全球最賣座的動作女星。

 

同年,珍妮佛還和布萊德利·庫柏合作出演了《派特的幸福劇本》,扮演性情古怪、神經兮兮的年輕寡婦Tiffany。

她在這部電影裡成熟驚豔的演出大受好評,一口氣拿下了13個影后頭銜,其中包括第85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這一年珍妮佛才22歲。

 

2013年她又與克里斯汀·貝爾、艾美·亞當斯共同出演了犯罪電影《瞞天大佈局》,不僅再度提名奧斯卡最佳女配,還拿下了金球獎和英國電影學院獎的最佳女配角。

 

到了2014年,除了《飢餓遊戲》和《X戰警》系列,珍妮佛在《凱瑟琳》一片中一改以往的糙漢子路線,化身為端莊優雅的貴婦,讓人看到她的另一種可能。

 

2015年,珍妮佛不僅以年收入5200萬美金的超強吸金能力,摘得《富比世》雜誌公佈的全球最高薪女星排行榜冠軍,還出演了販賣神奇拖把發家致富的「拖把女王」的傳記電影《翻轉幸福》,再次提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隨後珍妮佛又再次搭檔一美詹姆斯·麥艾維出演了《X戰警:天啟》,還和星爵克里斯·普瑞特攜手化身《星際過客》。

據統計,截止2017年3月,珍妮佛的全球電影票房就已達到55億美金,當之無愧的票房女王。

 

迄今為止珍妮佛已經在奧斯卡上奪得一次獎項,四次提名,排在她前面的只剩下四奪影后的凱瑟琳·赫本,十次提名、兩次獲獎的貝蒂·戴維斯,以及還在不斷刷新紀錄的梅莉史翠普。

或許,跌跌撞撞的紅毯泥石流,會是下一位好萊塢傳奇。

 

銀幕上的實力派珍妮佛,到了台下卻是個超級大活寶,壓根不知道偶像包袱為何物。

 

自帶搞笑光環的她,每一回的採訪亮相都會大方地貢獻幾個表情包。

 

紅毯上一聽小李子來了,立馬化身迷妹跟著激動。

 

採訪時被記者誇美貌後,回答也是實在的不要不要的:「花上四個半小時、好幾百美金還有一堆專業造型師,你也可以看起來這麼美的。」

 

美女如雲的好萊塢裡,珍妮佛的相貌的確不算出挑,但她並不在意那些對她外表的評價,甚至直言Photoshop是她最愛的發明,因為美的看起來簡直不像她自己。

 

率性可愛的珍妮佛還是個超級大吃貨,在人人都追求0號身材的好萊塢,珍妮佛從不掩飾自己對食物的渴望,對她來說,吃是每天最重要的事,麵包什麼的也要比單純的瘦要美好得多。

 

珍妮佛坦言自己算是好萊塢裡的胖演員,但她從沒打算要因此去減肥,因為自己並不想為那些年輕女孩做出壞榜樣:「比起上鏡漂亮但現實中卻瘦得沒人樣,我寧願在上鏡顯胖,但在現實中看起來還像個人。」

 

對於身材的保持,珍妮佛選擇了滿足口腹之欲後,再用運動去消耗多餘的脂肪,比起那些瘦成竹竿的身材,前凸後翹的珍妮佛不是更美嗎?

 

2014年出了件大事,由於駭客攻擊,好萊塢發生了史上最嚴重的私密照洩露事件,身為當紅偶像的珍妮佛也陷入這場「艷照門」,一時之間,指責質疑鋪天蓋地。

 

圍觀群眾都在等她聲淚俱下的道歉,但珍妮佛卻霸氣回應:「我沒有什麼需要道歉的事!」

她甚至勇敢地站出來斥責這個事件:「這不是醜聞,這是性犯罪,所有圍觀這些照片的人才應該感到羞愧!」

她還坦然地登上《浮華世界》封面,堅定地告訴所有人:她的身體應該由她做主!

 

或許正是因為樣的率性與勇敢,珍妮佛在時尚圈的魅力依舊不減,就連一向高傲挑剔的Dior,也將她視為自家的靈感繆思。

 

看似豪放不羈的珍妮佛,入行以來曝光的戀情只有三段。

 

第一位公開的男友是英倫鮮肉尼可拉斯·霍特,曾經出演過英劇《皮囊》,還被Tom Ford挑中出演《摯愛無盡》,明眸皓齒顏值奇高。

尼可拉斯·霍特(Nicholas Hoult)

 

兩人從2011年拍攝《X戰警:第一戰》時開始交往,一起打球軋馬路,偶爾還會合體參加活動,恩愛秀到旁邊的小惡魔都看不下去。

 

分分合合好幾次,可惜2014年這對金童玉女還是分道揚鑣了。

 

分手的那段時間正好也是《飢餓遊戲》的結束,面對這兩個重大的告別,珍妮佛坦言自己經歷了一段迷茫期,她開始把更多時間分給了好朋友和工作,認真思考自己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我不再需要其他東西來完整自我了,我的男友應該是一個讓我在各種場合都能做自己的人,沒遇上的話,我還是單身好了!」

 

後來也有記者拍到珍妮佛在和酷玩樂隊的主唱克里斯·馬汀約會,但是這段戀情僅過了四個月便告吹了。

 

珍妮佛現任男友是導演戴倫·艾洛諾夫斯基,也就是文章開頭提到的新片《Mother!》的導演。

他才華橫溢,執導過《黑天鵝》及《噩夢輓歌》,曾與英倫美人瑞秋·懷茲交往過9年。

 

去年珍妮佛和戴倫在紐約約會時被記者拍到,隨即兩人就大方地公佈了戀情,這大叔加少女的組合,不僅讓媒體們大吃一驚,就連戴倫也表示完全沒想到自己會愛上這個好萊塢最火的活寶影后。

 

可是這麼可愛的珍妮佛誰又能不愛呢?

「有人在自我包裝,有人在被別人包裝,而我只想做自己!」

 

正是率性少女勇敢追夢,認真演戲追趕前輩傳奇,毫無包袱盡情放飛搞怪,活出真我才算精彩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