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富饒的沙烏地阿拉伯大變天!為了鞏固新王儲地位居然一下子抓了17位王子…

  2017-11-08

當我們提到沙烏地阿拉伯,想到的除了奢華的城市、穿黑袍的女人,和出訪帶電梯的國王外,還有那數也數不清的王子們了。

 

當年的沙烏地阿拉伯開國國王,前後娶了38個妻子,生出了100多個孩子,這其中有58個兒子,並把很多國家關鍵性的部門家業分給了他們,這是當年的第一代王子。

80多年過去了,這些兒子們繼續繁衍生息,各種猛生...於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現在有5000多個王子。

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子數量眾多,生活奢靡,不過真正掌握實權的,也就那麼幾十個。

他們牢牢根植於政、商、軍三界,是皇室精英中的精英,但是就在前幾天,沙烏地阿拉伯變天了。

政府毫無徵兆地逮捕了超過17位實權王子,和近40名高級官員,將他們關押首都利雅德的豪華酒店裡,切斷對外的一切聯繫。

而這一切,有不少人認為,是為了給一個32歲的年輕人鋪好通往新世界的道路....

 

當地時間11月4日,沙烏地阿拉伯的老百姓們從一開始,就是搞不清楚狀況的。

首先,人們得到消息,黎巴嫩總理Saad Hariri突然辭職了。

Saad Hariri出生於沙烏地阿拉伯利雅德,當過兩任黎巴嫩的總理,能力不錯,在上週解決了黎巴嫩和沙烏地阿拉伯之間的一起大衝突。

星期五的晚上,他被人叫到利雅德會面,這是他一週以內第二次去利雅德。

第一次回來後,據他朋友們說,Saad Hariri看上去興致很高,挺開心。

但第二次回來後,整個人的神態全變了,然後就出來辭職的消息.....

據CNN報導,大部分Saad Hariri的親信事前都不知道他要辭職。

這件事會給本來就緊張的的中東局面變得更加棘手,BBC報導,可能是沙烏地阿拉伯逼迫Saad Hariri辭職的。

正當人們議論紛紛的時候,又出大新聞了.....

葉門境內的胡塞武裝部隊開始發瘋,向沙烏地阿拉伯的哈立德國王國際機場發射一顆彈道導彈。

 

胡塞武裝雖然經常丟導彈,但這是第一次對準沙烏地阿拉伯首都的中心,媒體們拍攝到導彈火光沖天的樣子,看著著實嚇人。

幸好,這枚導彈迅速被沙烏地阿拉伯防空部隊攔截,沒有造成任何人員傷亡。

 

導彈的影片還在電視新聞上不斷滾動播放時,突然,插播了一條新聞,沙烏地阿拉伯國王宣佈,要成立最高反腐委員會,打擊國內一切腐敗行為。

 

政府發言人說:「打擊腐敗,和打擊恐怖襲擊一樣,同等重要!」

一開始,人們也許以為,這就是一次常見的政府行動,但接下來的幾個小時,不斷傳來高官們被抓的消息,有的是商界領袖,有的是傳媒界大佬,還有軍隊高層。

 

級別一路往上走,數十名王子被抓,其中,還有兩人是前任國王的兒子。

 

滿城風雨,人心惶惶,到晚上,已經有超過17名王子和近40名高層被捕,他們全是大人物,其中包括:Khaled Al-Tuwaijri王子,他是沙烏地阿拉伯皇家法院的前院長。

 

Waleed Al-Ibrahim王子,他是中東廣播中心的主席,掌控著沙烏地阿拉伯乃至中東的電視頻道。

 

Turki Bin Nasser王子,氣象和環境部的前部長。

 

Bakr bin Laden,沙烏地阿拉伯Binladin建築集團的主席,也是賓拉登的親兄弟。

 

除此外還有前利雅德省省長、前皇家典禮局局長、前沙烏地阿拉伯電信公司總裁、前財政部部長、前投資總署署長等。

有一部分人沒有被逮捕,但是被撤職,比如經濟部部長Adel Fakieh被撤,精英國民衛隊隊長Mitaab bin Abdullah王子被撤職。

Mitaab王子是上一任國王的兒子,他父親把持這支武裝力量長達50年之久,現在整個軍權拱手換人。

在被逮捕的人中,最有名的、影響力最大的,當屬Alwaleed bin Talal王子。

 

他是沙烏地阿拉伯開國國王Ibn Saud的孫子,是沙烏地阿拉伯最富有的人之一,人稱「中東股神』。

他擁有投資公司Kingdom Holding的95%的股權,該公司2013年的市值為180億美元。

並且在大量世界知名的一流企業都擁有股份,Alwaleed王子是花旗集團最大的個人股東,21世紀福斯的第二大股東,他還投資了推特、蘋果、新聞集團等等。

 

2008年,他被《時代》雜誌列為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之一,2017年11月,《富比士》排行榜將Alwaleed王子排為全球第45位富豪,估算他的個人資產為180億美元。

 

Alwaleed王子很討西方的喜歡,他的個人風格開明,思想開放,曾經說過希望某一天把自己的錢全部捐了做慈善。

Alwaleed王子給了西方對沙烏地阿拉伯王子的第一印象,這麼一位人物被抓,著實吃驚不小。

最高反腐委員會對外表示,抓Alwaleed王子的理由是,他涉嫌貪污、洗錢、勒索和賄賂官員,雇傭幽靈員工,發合約給自己的公司,其中包括一份價值100億美元的關於對講機和防彈軍備的合約。

其他被捕的王子和官員們的罪名也差不多,包括在利雅德地鐵工程項目中貪污、在麥加大清真寺的擴建工程中貪污、利用職權買賣土地等。

目前,被捕的王子和官員們被關押在首都的Ritz-Carlton豪華酒店,酒店無關人員早已疏散,這裡重兵把守,切斷人們對外的一切聯繫。

 

紐約每日新聞報導,據沙烏地阿拉伯的一名官員說,在沙烏地阿拉伯首都還有好幾個五星級酒店被用作關押,也許未來被關的人數可能上升...

酒店外沒被捕的王子們謹言慎行,第二天,傳來了一個可怕的消息....

在沙烏地阿拉伯靠近葉門邊境附近,一家直升機墜毀,機上八名人員全部死亡,其中,包括前王儲Muqrin Bin Abdulaziz的兒子,Mansour Bin Muqrin王子。

 

據沙烏地阿拉伯駐華盛頓大使館的發言人說,王子當天是和官員們去艾卜哈市的西部巡視一系列海岸工程,這是一個很常規的巡視,但當天晚上回來後,飛機突然失聯了。

之後,人們發現沙烏地阿拉伯靠近葉門邊界的阿西爾省,有一架燃燒著的直升機,正是王子乘坐的那架。

 

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沒有說明直升機到底為什麼會墜毀,但在這個節骨眼上,一個王子的離奇死亡,變得比以往更容易令人揣測。

所以...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

一直以來以保守的土豪國家示人的沙烏地阿拉伯,怎麼風格突變,上演起了宮廷內鬥?

它是有些像宮廷鬥爭,但也不全是。

首先,之所以有人說它像宮廷劇的劇情,是因為,那個大刀闊斧的最高反腐委員會的會長,是6月份剛上臺不久的新王儲,Mohammed bin Salman。

 

32歲的Salman是現任國王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的兒子,也是他最寵愛的孩子。

這幾年,Salman王儲殿下以一種火箭般的速度,衝向權力中心。

Salman從小學到大學都在沙烏地阿拉伯學習,大學讀的是法律專業。

2007年,當他才22歲的時候,他就被任命為沙烏地阿拉伯內閣的法律顧問,兩年後,他被當時是利雅德省的省長父親調到身邊當顧問。

 

2015年,當了幾十年省長的父親終於熬出頭,在上一任老國王病逝後,成為新國王。

同時,他任命自己的侄子當副王儲,自己剛滿30歲的兒子Salman當國防部部長。

過了6天,他又將兒子Salman任命為國家經濟和發展委員會主席,掌管全國的經濟事務。

 

過了三個月,出了件奇事,父親把上一任老國王指定的王儲,給廢了。

然後,任命自己的侄子為新王儲,自己的兒子Salman當副王儲。

到今年6月份,父親又把侄子給廢了,然後立兒子Salman當新王儲。

額......聽上去很昏?

這一系列舉動可以說是相當有心計。

沙烏地阿拉伯有一個傳統,那就是王位的「兄終弟及」。

法律明文規定,王位必須由沙烏地阿拉伯開國君主的子孫繼承,1953年開國國王去世,由於他的孩子太多,之後的幾任國王都是他的兒子,按照年齡順序排下來繼承,哥哥死了弟弟繼續繼承。

要當上國王,你得先是王儲,這王儲還不能是空降的,得從副王儲當起。

一旦當上副王儲後,就意味著進入沙烏地阿拉伯王位繼承序列。

一般來說,副王儲要成為王儲,或王儲成為國王,得等對方死了或升級了才能當上。

但這些年來,因為沙烏地阿拉伯死守這個規矩,導致最後當上國王的人,都等了很多年,年紀非常大,王儲也都是老頭。

比如,現任國王2015年登基,他已經79歲了,前任國王指定的王儲也年過70。

 

於是,為了讓國家長治久安,需要中青年上臺;同時,也是對兒子Salman很有信心,認為他是一塊奇材,國王決定讓Salman年輕時就當上王儲。

為了防止直接任命自己兒子當王儲,破壞之前兄終弟及的傳統可能引發的動盪,他拿自己侄子當炮灰,先讓侄子當上王儲掩人耳目,兒子當侄子的副王儲。 

又做了2年的計畫後,終於成功讓自己兒子Salman在32歲時當上王儲。

這也是沙烏地阿拉伯多年來第一次進行「子承父位」。

 

不過,雖然繼位元的規則並沒有被打破,國王兩次廢王儲的行為在國內也引發不少爭議,認為這是為了自己孩子的利益,而不是國家。

所以...反腐是為了讓兒子掌控實權,排除異己?

也許,答案是:是,但也不全是。

因為,Salman的終極敵人,並不是這些王子、部長們,他認為他的終極敵人,是摧毀沙烏地阿拉伯腐敗保守的過去。

Salman是一個自信、目標堅定、思想開放的年輕人。

 

自從當上王儲後,他進行了一系列經濟和文化上的改革。

經濟上,他提出了「2030願景」,其中包括削減石油補貼、擴大投資,實現沙烏地阿拉伯成功轉型,不再依賴石油。

前不久,他還參加投資峰會,提出一個5000億美元的投資計畫,想在沙烏地阿拉伯、約旦、埃及之間建立一個獨立的經濟區。

 

其中包括建一個跨過紅海,直通埃及的大橋,和一個1萬平方英里的城市建設。

在文化上,他更是直白地宣稱:「國家在過去30年都『不正常』,要把沙烏地阿拉伯變回『溫和伊斯蘭』。」

在今年10月,Salman在《衛報》採訪中說,他發誓要把自己國家轉成一個開放、開明的社會,並希望國際社會能給予支持。

「過去30年發生的一切,不是沙烏地阿拉伯應有的樣子,也不是中東應有的樣子。

在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人們想把這套模式複製在其他國家,其中包括沙烏地阿拉伯。
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我們當時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種狀況。

結果,極端勢力帶來的問題遍佈全球,現在是時候解決它了。」

 

「我們要做的,就是轉換我們現在追隨的東西,我們需要擁有一個對世界、對所有宗教開放的溫和伊斯蘭。沙烏地阿拉伯人口中70%都在30歲以下,我們不能再浪費30年時間去抗擊極端思想了,我們得現在就摧毀它們,立刻,馬上。」

他不只是口頭說說而已,掌權後,他首先下令取消了宗教員警的逮捕權。

新政策規定,宗教員警只能在工作時間工作,將工作任務從逮捕違反伊斯蘭教的人,轉到解決普通民事案件上去。

並且禁止宗教員警毆打和逮捕公共場合看到的人們,要求他們必須「禮貌友善」。

在9月份,一個跨時代的政策出現:沙烏地阿拉伯取消婦女不能開車的禁令,新政策表示,女性從明年6月起就能自由上街開車。

 

此前,沙烏地阿拉伯是全球唯一一個不允許女性開車的國家,女人們抗爭了很多年,終於夢寐以求了。

上個月,政府還下令,允許女性有更大的公共活動空間,包括去體育館看球賽。

此前女性看比賽不能進入體育場,只能在家裡,對此政府還縮小了限制女性的監護法。

 

雖然目前沙烏地阿拉伯對女性、對人權的限制還是多多,但總體來看,一切似乎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但有改革,就有阻力,Salman最大的阻力是神職人員,很多神職人員都不喜歡他。

一個在政府工作的阿訇(對伊斯蘭教的學者或教師的尊稱)告訴紐約時報:「老實說,這些讓我感覺很不舒服,這裡面有純粹的罪惡,所有惹怒神的東西,都是需要解決的大問題。」

他指的是政府最新允許男性和女性在音樂節之類的公開場合可以混在一起出現。

另一個阿訇說:「整個社會現在都非常恐懼,人們認為這些事都是不對的。這些政策會把女人推向社會。人們知道這一點,也知道這麼做不對,這些政策帶來的壞處遠遠大於好處。」

還有阿訇的親屬們告訴紐約時報,沙烏地阿拉伯政府試圖逮捕和威脅阿訇們,讓他們閉嘴,不要發表負面意見:

「他們現在是先發制人。現在那些敢對政府說『No』的人都被抓了。」

「這不是開會說,『你們覺得是這樣更好,還是那樣更好?』他們只開了一扇門,我們別無選擇。」

紐約時報認為,Salman這場改革的核心,是打破長期以來強硬派穆斯林和經營國家事務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室之間的密切聯盟。

所以,從8月份起,政府就大量抓捕宗教人士,還把在歐洲的4個沙烏地阿拉伯王子抓了。

反腐,也許是這場文化改革的又一波。

不過,就像大部分政治事件那樣,真相總是不是那麼簡單、單純...

在被抓的人裡,富有的Alwaleed王子是個出名的開明派,他多次表示支持Salman的改革,並且也支持給婦女更多的權力,然而他也被捕了......

 

並且,在8月份後被逮捕的人中,除了極端宗教人士,也有部分自由派的學者被捕...有的是詩人,有的是經濟學家。

是一腔熱血想轉變國家保守的局面,還是想搶錢完成自己的經濟宏圖,還是鞏固權力,為己謀私?

也許都不是,也許都有一點....

世界太複雜,對沙烏地阿拉伯,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