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娶了劉亦菲,吻了林依晨,他一夜成名,卻經歷生死、毀容…經過十年蛻變,盡顯熟男魅力!

  2017-10-25

殺不死的必使我強大

偶爾讀到一句話,深有感觸:「我始終相信,走過平湖煙雨,歲月山河,那些歷盡劫數,嘗遍百味的人,會更加生動而乾淨。」

 

這種表達對應的靈魂應該很純淨美好,看多了風,見多了雨,經過時間的打磨,心靈越發內斂而克制,沉穩而平和。

胡歌就是這樣一個人。

 

胡歌剛過35歲生日。

想當年他還是無數少女心中青澀的「逍遙哥哥」,十年如一夢,如今他化繭成蝶,成了睿智成熟的江左梅郎「梅長蘇」。

可以說,角色的轉變亦是他人生階段的一種見證。

 

剛出道時的他,眉清目秀,陽光明媚,走的是偶像路線。

大家對他的印象初始大多是2005年熱播劇《仙劍奇俠傳》裡的「李逍遙」,那個劉亦菲追著喊「逍遙哥哥」的翩翩少年,禦劍乘風,放蕩不羈。

 

23歲的他真正定義了「古裝劇第一小生」的樣子。

因為這部劇,他成了當年的「爆款」,可以說是一夜成名,就連他的歌《六月的雨》《逍遙歎》都紅遍了大街小巷,成了回憶中的經典。

少年春風得意,不出意外,本可順流而上,但命運卻給他開了個很大的笑話。

和林依晨主演《天外飛仙》

 

2006年,他遇上了嚴重的車禍,同行的女助理張冕因為搶救無效而離世。

而他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卻面目全非,臉部和脖子就縫了100多針,四天內經歷了兩次全身麻醉的手術,右眼角也留下永遠的疤,這對於他來說無非是晴天霹靂。

 

當年好友謝娜去看望他,看到他滿臉沾血的紗布,看了一眼便跑到洗手間哭了半個多小時,袁弘給家人打電話從來報喜不報憂,卻因為他留下了男兒淚。

可見,狀況何其慘烈揪心。

 

那段難熬的時光,他不僅要接受「毀容」的自己,還要承受失去好友的痛楚,心理壓力可想而知。

每次只要想起好友張冕的離世,他都忍不住想哭,經紀人告訴他:「眼睛縫了不能哭」,他只能低把頭放的很低,讓眼淚掉在地上。

 

在他的書《幸福的拾荒者》裡,就曾提及過這段暗淡的日子:「我幸運地最先找回了生命,卻看著另一個生命逐漸遠去;我感謝上天保全了我的眼睛,卻無法在感受光明的同時去認領殘破的容顏。」

 

很難有演員在經歷了如此大的變故,還能帶著命運留下的斑痂重新出發,但他做到了。

有過無助和消沉,卻最終將被車禍撞碎的一切重新拾起,宛如一個樂觀地拾荒者。

「我努力地去面對自己,面對現實,我知道自己必須要學會承受,哪怕我連接受的準備都沒有。」

 

一年之後,他復出。

只是無論是《射雕英雄傳》還是《仙劍三》,他都是用長劉海遮蓋那條傷痕。

很多事情無法改變,只能選擇接受。

所以關於那道疤,他還需要時間釋懷。

《射雕英雄傳》劇照

 

人生,總是走著走著就豁然開朗了。

突然有一天,他開始明白過來,自己都死過一次了,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於是他開始淡忘那條傷痕,努力跳出李逍遙的束縛,嚴苛挑劇本,開始嘗試各種類型的角色,更加用心的揣摩演技,無論角色大小,適合自己的就行。

《軒轅劍之天之痕》中亦正亦邪的宇文拓,以傷疤示人

 

《風中奇緣》拒絕男一,選擇男二「九爺」

 

《生活啟示錄》首次出演生活劇,螢幕上大談姐弟戀

 

比起明星,他更願意做的是演員,而且他的目標是老戲骨。

為了專心演戲,他拒絕了很多實境秀和綜藝節目,算是一個很有定力的人。

都說,舞台劇是演員演技的熔爐。

所以2013年整整一年,他都泡在話劇舞台上。

比起影視劇,話劇收入微薄,但於他而言,雖然很累,卻最有成就感。

後來他憑藉在賴聲川話劇《如夢之夢》的出色演出,獲得了北京丹尼國際舞台表演藝術獎「最佳男演員獎」。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他的努力,最終得到了最好的回饋。

2015年,他因《偽裝者》《琅琊榜》兩部劇再度爆紅。

他是《偽裝者》裡風流倜儻,偽裝多變,時遊走在黑白之間的明台。

 

他是《琅琊榜》裡「遍識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美譽的江左盟宗主梅長蘇,才冠絕倫,心懷赤子。

他將「梅長蘇」這個隱忍的角色塑造的入木三分,後來他憑藉這個角色獲得金鷹獎、白玉蘭獎視帝,實至名歸。

 

在頒獎禮上,他本是春風得意,卻不忘感恩林依晨對自己的勉勵,還很謙虛的用最質樸的感言和大家分享了這份喜悅。

蘇先生說:既然我活了下來,就不能白白地活著。

十年,時間改變了他的容貌,卻沒有改變他對生活和演戲的熱忱,他終靠自己的實力,鳳凰涅槃,找回了自己。

 

有網友說,一個男人最吸引人的地方,不外乎就是「認真做事」和「低調做人」了,我覺得這兩點他都做得滿好的。

是的,的確不錯。

 

當他因《琅琊榜》走紅,本可以趁勢而上,求得更多的流量和關注,他卻在巔峰期急流勇退,選擇了出國求學,暫別影視圈,努力提升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

他說,「哪裡有什麼頂峰,我是被人潮逼到了牆角。」

現在的自己於他而言,從來都不是最好。

 

他的感情生活也很低調,經常被粉絲「逼婚」。

眾所周知的是他和薛佳凝的那段情,女方在他人生最暗淡的那年,推掉工作,一心一意的照顧他。

 

只可惜,愛情總不能遂人願。

最後兩人和平分手。

至今談起,他都忍不住感慨,淚花閃爍:她是,她真的是很好…

有時候愛情最好的方式,不過就是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就算是一個人,他也已然活成了最好的自己。

歲月給他留下了傷痕,卻也賦予了他幽默與睿智。

當初小S因《琅琊榜》很癡戀胡歌,她的好友蔡康永在遇到他之後問「你喜歡長髮還是短髮的女生?」

胡歌表示,「見到小S之前,我喜歡長髮的;見了她之後,我覺得短髮的更有魅力」,真是會撩人!

 

有次節目上,有人問他:「你是整容了吧?右眼角那裡,真醜」。

結果他沒有回避,而是風趣的說:「不是整容,是植皮修復。醜是醜了點,但都是原裝的」。

要經歷多少,才能讓過去的陰翳,化為他口裡的雲淡風輕。

 

生活中,他很喜歡文字和閱讀,文筆細膩不浮躁,標準的一枚「文藝男青年」。

早些年還沒那麼大火的時候,經常會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感悟,以虎克自居。

只是後來紅了,發現微博有點變質了,就很少再發私人的東西。

 

他的攝影的天賦很讚,很會找角度。

有時候,這也是一種窺探世界的方式,發現美,才能更加熱烈的生活。

 

很喜歡養貓,貓對他來說就是好朋友。

曾在《金星秀》上,他坦言自己愛和貓相處,金星說:男不玩貓,女不玩狗。

他卻說:我沒有玩他,是尊重,這足以見貓在他生活中的重要性。

其實他性格和貓有點像,喜靜淡泊好自由,所以對於功名他一直看的很輕,活的非常通透。

現在沒有多少人像他一樣敢長時間不出現在螢幕上,畢竟這是個很容易被人淡忘的年代。

 

大概,很多人都很喜歡他發自骨子裡的善良吧。

據說當年的車禍是因為司機疲勞駕駛,但是他卻沒有辭退他,因為他說:「全世界都可以怪他,我不能。如果我不原諒他,這個小孩就完了。」

 

至今,他一直以逝友張冕的名義捐助了30多所希望小學,同時還熱心慈善事業,曾擔任了2013保護斑頭雁的志願者代表,還與藏族小朋友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六一兒童節。

 

螢幕上他角色多變,生活中他也是一個很有趣的人,經常詼諧搞怪,好似行走的貼圖,過往的不幸早已把他打磨成一個柔軟的人。

 

現在的他,臉上的疤痕的確讓他少了些許帥氣,但他身上沉澱出來的成熟內斂,非經歷無以成就這些,走到現在。

很多時候傷疤比榮譽更珍貴,一個人或許只有經歷了一些事才會強大,這些既是財富,也是人生的歷練。

從李逍遙到梅長蘇,他成就了更好的自己。

 

今年胡歌35歲,希望十年後、二十年後,他依舊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給我們帶來源源不斷的感動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