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和林青霞不分伯仲,張藝謀為她癡情,如今52歲無兒無女,傳奇人生活得乾脆又漂亮!

  2017-10-12

張藝謀誇她為天賜的演員,世上絕無僅有,林青霞坦言她是最強勁的對手。

穿上旗袍,她被讚是「東方女人的代表」,一張東方臉驚豔了世人,也驚豔了時光。

她是鞏俐。

 

而最近,關於她的新戀情被爆出,許久不見的她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

在照片中,雖然年過半百,不施粉黛,被男友牽起手的她,宛若普通熱戀中的少女一般。

 

想當初,她也曾是一個為愛遍體鱗傷的女人。

儘管失意受傷,卻從不妥協,不管在什麼年紀,依然保持著愛人的能力。

不得不說,比起一些嚷嚷著再也不相信愛情的女孩,她實在是活的乾脆漂亮。

如果戀情是真的,真心值得祝福。

 

從醜小鴨到白天鵝,每一次蛻變,都是成長

提起鞏俐,很多人會想到《紅高粱》裡那個皮膚黝黑的九兒。

質樸,內斂,無形中又帶點壓倒性氣場的鞏俐,把「九兒」這個角色演繹地淋漓盡致。

也讓大眾從此記住了這個額骨突出,有極具東方氣質的女人。

鞏俐在《紅高粱》中飾九兒

 

古銅色的肌膚,慵懶的眼神,霸道的氣場,鞏俐身上無形的特質,成為她行走的代表。

提起鞏俐,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上世紀九十年代,不少西方人說起中國,都知道三樣東西──天安門,長城,和鞏俐。

鞏俐在《紅高粱》中飾九兒

 

但有誰知道,鞏俐藝術道路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順利。

十一歲立志要走演藝道路的鞏俐,曾不幸高考落榜,而她的父母也處於經濟壓力不願意再支持她。

眼看著自己的夢想就要破碎,無奈之下小小年紀的鞏俐只能一邊工作,一邊繼續準備文化課考試,準備再次迎接高考。

青年時期的鞏俐

 

為了賺取學費,她去山東一家出版社當臨時工。

白天給人當苦力,晚上到家已經十點,顧不上吃飯,趕緊拖著疲憊的身軀熬夜看書。

生活的壓力,父母的不理解,工作的辛苦,都讓她百感交集,常常在夜裡睡不著,輾轉反側。

但為了心裡的夢想,鞏俐咬牙熬了下來,無數個輾轉難眠的夜裡,一夜夜的挑燈夜戰,終於在兩年後迎來了第二次高考。

 

但命運仿佛又和她開了個玩笑,她的高考分數與錄取標準相差了11分。

一時間沮喪,無奈,心酸,讓鞏俐幾乎崩潰。

好在,鞏俐面試時出色的表演打動了招生組老師,他們鄭重把此時報告了上級領導,要求對錄取鞏俐予以特別批准。

也許是上天不忍心錯過這樣「天賜」的好戲骨,經過上級領導的審批,鞏俐終於走進了中央藝術學院表演系。

 

歲月不會辜負努力的人,回首看鞏俐的成就,她是90年代最具爆發力的「影后」。

《大紅燈籠高高掛起》裡那個東方女子的面孔,讓所有西方人都認識了鞏俐,在西方人眼中,「東方美」就是鞏俐,坎城電影節上,穿著一身旗袍的鞏俐被封為「東方遺珠」。

 

有人說,鞏俐身上的美,是一種原始的野性。

不像林青霞的灑脫自在,英氣傲然,也不是王祖賢的風流婉轉,鬼豔攝人。

她是《唐伯虎點秋香》裡清朗乾淨的秋香,回眸一笑,溫暖宜人。

 

也是《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裡仙氣十足的巫行雲,一頭白髮,孤傲清冷,和林青霞站在一起,也不分伯仲。

鞏俐在《天龍八部》裡飾巫行雲

 

氣場強大,風格靈活,每一部作品裡,都有著不一樣的鞏俐,連張藝謀都說她是「天賜」的戲骨。

數十年的演技的打磨,鞏俐塑造無數經典的角色,也狂攬國內外三十幾項大獎,拋去了那個稚嫩的「九兒」,她在歲月沉澱中成長,蛻變成了氣場強大,雍容野性的東方女性。

 

一生不流淚的鞏俐,卻為這個男人,三次落淚

在西方人眼裡,鞏俐無疑是「美」的代表,十幾次榮登坎城舞臺,她都是萬眾矚目,昂首挺胸。

在世人眼裡,她堅強,果敢,是個霸氣淩厲的「大女人」。

但在愛情面前,鞏俐卻為一個男人三次落淚。

 

1987年,鞏俐拍攝《紅高粱》與張藝謀合作。

一個是自帶「戲骨」的演員,一個是才華橫溢的導演,將遇良才,相見恨晚之感油然而生。

兩人從此開始了長達八年的珠聯璧合的電影人生。

 

當時的張藝謀已經有了妻子,但他遇到鞏俐時,就如同天雷地火,已發不可收拾。

相愛八年的時間,鞏俐激發了張藝謀的創作靈感,而鞏俐也在張藝謀的劇本下,創造了無數個經典的角色,二人成為影壇最耀眼的天作之合。

這種心心相惜之感,是妻子無法給他的,只有鞏俐,才能給他這種靈魂的默契。

沒有靈魂默契的婚姻,遲早會走到盡頭,背著重重壓力,張藝謀最終和妻子離了婚。

 

傳聞鞏俐曾對張藝謀說:如果我們結婚了,我就在家當家庭主婦,為你生三四個孩子。

一個當紅女星,正值好年華,卻能拋下一切為自己最愛的人金盆洗手,可見鞏俐對張藝謀愛之深切。

 

可是三年過去,鞏俐並沒有等來求婚,萬分失望,1995年1月,拍完《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的最後一個鏡頭後,張藝謀公開宣佈與鞏俐分手。

這一年,鞏俐正好30歲。

《搖啊搖,搖到外婆橋》鞏俐劇照

 

因為不服氣,亦或不痛快,在朋友的介紹下,她一氣之下嫁給了香港英美煙草公司總裁的黃和祥。

但沒過多久,兩人還是分了手。

這個結果,其實也在意料之中。

和張藝謀說分手容易,但放下卻很難。

 

和張藝謀八年的感情糾葛,早已在鞏俐心口烙上了烙印。

1996年,分手後的二人在坎城電影節上重逢,被記者問道二人今後是否還會合作,一時間鞏俐泣不成聲,淚如雨下。

這是鞏俐第一次為張藝謀流淚。

 

第二次是在拍《滿城盡帶黃金甲》時,張藝謀找到了鞏俐。

原來在二人相愛時,張藝謀曾經對鞏俐承諾,一定要讓她當一次女皇!

往日的誓言還歷歷在目,可此時二人已經分開了整整十一年。

在鞏俐身披金衣的那一刻,心中百感交集,淚水奪眶而出。

《滿城盡帶黃金甲》鞏俐飾演女皇

 

人們常說,時間會治癒一切。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心裡的傷口已經結痂,但那個淺淺的疤痕,一被觸碰,還是會隱隱作痛。

就在這場的發佈會上,端莊的鞏俐在見到張藝謀的那一刻,依然被觸動,眼裡泛出了淚水,但這一次的她,卻多了幾分穩重和端莊。

 

世上有多少愛,走散了,卻還在夜深人靜時默然想起。

有多少人,明知無法再破鏡重圓,卻還是彼此掛念一生,在曲終人散時,唯一留戀的,還是那句「我愛過你」。

 

時間沉澱演技,霸氣歸來,她是永遠的鞏皇

青梅枯萎,竹馬老去,從此我愛的人都像你。

離開了鞏俐之後,張藝謀的作品品質明顯下降,而他所選的演員都與鞏俐有幾分相似,而鞏俐離開了張藝謀,也逐漸減少了創作,逐漸影息,不知在她心裡,是否已經釋懷了過去的那些往事?

 

再痛的感情,也會被時間沖淡,再難過的曾經,也會隨著時間逐漸過去。

那些流過的眼淚,留下的疤痕,全都會成就獨一無二的你。

過去的紛紛擾擾逐漸塵埃落定,經過歲月洗禮之後的鞏俐更加雍容,沉穩。

 

2016年,《西遊記之三打白骨精》裡,51歲的鞏俐內斂沉穩,低調霸氣,重新詮釋了白骨精。

她身上再無半點曾經的自己,告別了過去,重新出發,網友驚歎:原來妖精也可以這樣美。

鞏俐飾演白骨夫人

 

在近30年的演藝生涯裡,鞏俐早已學會了如何打磨演技,但相對於曾經不知世事的「頌蓮」,倔強的「菊仙」,風月場的「如意」,如今的「白骨夫人」一角才是她回歸本真的最好體現。

《大紅燈籠高高掛》飾頌蓮

 

《霸王別姬》裡敢愛敢恨的菊仙

 

《風月》裡飾如意

 

從對愛情的強勢到最後看清現實的成熟,不失望,也不緬懷,學著去忘記,學著往前走。

 

有人說:美是什麼?美不是狐狸精,美大概就是鞏俐吧!

不張揚,不強求,對愛保持清醒和理智,可以為最愛的人流淚,也能擦乾眼淚,敬往事一杯酒,再愛也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