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這位業餘攝影師花了9年時間,透過改良的傻瓜相機拍出了「雪花」的真面目!

  2017-09-22

雪花,是一種脆弱又美麗的東西。

它們就像是自然隨手播撒的冰晶花朵,雖然微小,但美到極致,讓人忍不住想仔細看看。

俄羅斯的Alexey Kljatov就是一個對雪花癡狂的人。

 

作為一個久住莫斯科的俄羅斯人,最不少見的就是雪了,但他對堆積在地上的厚厚的雪不感興趣,他只喜歡一朵一朵的雪花。

Alexey小時候看過人們拍攝的雪花大圖,非常精緻,可是要拍這些微型照片要用很專業的設備,很費錢。

沒有專業的設備,就不能拍雪花嗎?

 

Alexey不甘心...

成年後,因為太喜歡雪,他成為了一名業餘攝影師,自己動手做起了微距攝影要用的設備。

他用一台普通的相機,加上一堆舊零件,膠帶、螺絲、木板,把它搞成這樣。

這台機子被他稱為「人人都能做到的傻瓜式微距相機」(在他的官網上有詳細的製作過程)。

 

他在自家後院裡搭4個木樁,上面放上一塊玻璃,然後用架著木板的攝像機對著玻璃拍攝。

 

玻璃下面放有一個光源,當雪花落到玻璃上後,通過玻璃後面打背光,一片片雪拍出來,是這個樣子。

 

透亮,又規則:

 

看上去像是玻璃藝術品。

 

除了用玻璃當背景外,Alexey還用黑色的羊毛織物、和人造纖維的綠色毛毯上拍攝,把毯子放在陽台上,用攝像機架出一個角度,當雪花剛好落到毛毯上,就能拍出它的樣子。

 

深色的背景,往往能更有一種神秘的美。

 

「就像是珠寶店的珍貴寶石一樣。」他在部落格上寫道。

 

Alexey是從2008年12月開始正式成為了「職業拍雪人」,用著他的傻瓜相機。

他期盼著冬天的到來,當天微微下雪的時候,他就架著機器靜靜等候。

Alexey一天可以看到無數多雪花從自己眼前飄過,但真正值得拍攝的並不多。

實際上,在9年時間裡,他拍下過幾千張雪花的照片,但最終發佈出來的只有100多朵。

「完美又有趣的雪花實在太少了。」

「拍雪花最重要的不是高級的設備,而是耐心、持之以恆,和好運氣。」

「很多時候,等了幾個星期,幾個月,可能一朵完美的雪花都沒有拍到。直到某一天,運氣突然激增,那一天就可以拍下足夠多量的美麗的雪花。」

 

為了見到心愛的雪,Alexey就日復一日在冬天的休息時光裡,安靜地等待著。

這項工作有點像釣魚,誰也不知道「魚」什麼時候會來,只能耐心等...

他清楚地記得自己最幸運的兩天,是2014年1月16日和26日,那是「豐收的日子」,其他的時光裡,在風雪中顆粒無收地苦等,頗有點「孤舟蓑笠翁」的味道。

 

因為拍了大量的雪,Alexey成為了雪花的專家。

雖然人們常說,「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雪花」,但雪花仍然有著它們基本的形狀,因為不同的溫度和濕度,它們會進行變化,大致可以分為8類。

Alexey拍下的莫斯科的雪,基本所有類型都涉及到了。

一種被Alexey稱為「三角雪花」。

「它們非常罕見,9年來我只拍下過幾朵。」

「三角雪花的形狀很有趣,嚴格地說,不是三角形,而是三條長邊和三條短邊。」

「大部分三角雪花都極其微小,它們的最長邊不會超過兩毫米,而且形狀簡單,基本沒有枝杈。」

 

另一種是六角板雪花(Hexagonal plates),有時也叫「鑽石星辰」(Diamond Dust Crystals)。

「六角板雪花是我最喜歡的雪花之一,它們非常小,小於1.5毫米,最大的直徑大約在兩毫米。」

「雖然形狀簡單,體積微小,但六角板仍然在有趣的內部結構中隱藏著它們的美。」

 

最常見的雪花叫做「蕨類狀星型雪花」(Fernlike Stellar Dendrites)

當人們在聖誕賀卡上畫上雪花圖案時,十有八九就是它們的樣子。

「這種雪花的體積非常大,即使只用肉眼都可以看到其中的細節。它們能大於10毫米,甚至有時還能更大些。」

「這種雪花有著非常小的中心,和很長、非常複雜的枝杈。枝杈上面還有枝杈,組成了華麗的圖案。它們就像是冰狀的葉子和花瓣。」

 

「這種雪花非常脆弱,很多時候它們在空中飄時,如果和其他雪花有一點碰撞,都會破碎。所以,拍攝它們也不容易。」

 

另一種同樣也很常見的雪花,是「星狀雪花」。

和「蕨類星狀雪花」不同的地方是,它們的枝杈沒有那麼複雜,那麼多,星狀雪花也有相對更大的中心。

 

這種雪花可能是形狀上最豐富多變的。

 

 

另一種Alexey拍攝的雪花,叫做「十二分支雪花」(Twelve-branched Snowflakes)。

大部分雪花都是六邊形的(這是因為組成雪花的氫原子和氧原子的結構就是一個六邊形)。

 

但當兩朵雪花在空中相遇,撞到一起時,它們就會慢慢融合,最終變成剛好擁有12個分支的雪花片。

這種事件聽上去像是巧合,但其實十二分支雪花並不少見,睜大眼睛看看,說不定下雪時自己的袖子上就有呢!

 

Alexey還拍攝過「柱狀雪花」,它們的體積非常小,落在袖子上時看上去很像一根很短的白頭髮,很容易被忽略。

 

「加蓋柱雪花」,和柱狀雪花差不多,就是兩頭加上兩個蓋子。

 

還有一種雪花,它們在空中降落時和雨水融合,將這些雨水凍成冰,變為小結晶體。

這種雪花叫做「結晶雪花」。

 

在9年的拍攝時光裡,Alexey還找到了一種罕見的雪花,他把它叫做「彩虹雪花」。

當雪花的中心部分是空的,含有空氣,並且冰和空氣層都非常薄時,就會出現「薄膜干涉」,然後出現如肥皂泡般的繽紛色彩。

 

雪花是種美好、但又轉瞬即逝的精靈。

能夠在它消逝的那一瞬之前,將它的美永久保存,本身,似乎就暗含了一種脆弱又執著的浪漫。

 

作為一個業餘攝影師,Alexey的雪花照片在全球流傳。

9年的「追雪之旅」,未來,也會繼續下去,因為它們真的太美了,值得人類珍藏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