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他曾是受盡歧視的二等公民,最終用一幅幅水墨畫驚艷好萊塢,驚嘆了全世界!

  2017-09-13

這幾天,一部名叫《Tyrus》的紀錄片在美國播出。

這部紀錄片,講述了著名美籍華裔藝術家Tyrus Wong黃齊耀鮮為人知的傳奇故事。

無數人都曾被迪士尼動畫電影《小鹿斑比》所打動,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卻鮮少有人知道電影中那些美妙的畫面,出自於這位華裔藝術家之手。

 

黃齊耀不僅僅是一位動畫大師,他還參與了多部好萊塢電影的場景設計和故事版製作,是早在1930年代就闖蕩好萊塢的華裔影視先驅之一。

他的壁畫,他設計的賀卡,他繪製的餐具,晚年製作的風箏,都美妙絕倫,令人驚嘆。

他把中國山水畫、中國風展示給了世界。

他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大師,值得被人們銘記。

 

黃齊耀於1910年生於廣東省台山市,在他9歲那年,他的父親決定帶他移民到美國。

「我的父親對我說他要帶我去美國,在那邊或許會有更好的機會」。

 

在經歷了一個月的海上航行後,黃齊耀和父親抵達了舊金山灣天使島移民站。

然而當時,美國並不歡迎中國人的到來,「天使島是專門用來將中國人拒之門外的」。

受排華法案的影響,黃齊耀被扣押了下來,關進了天使島的拘留站。他的父親因為曾在美國居住過被放行,父子倆被迫分開。

 

在陌生的國度,不到10歲的黃齊耀只能孤獨一人去面對黑暗和恐懼,他被扣押了將近一個月。

「我嚇得半死,我一直哭。我不會說英語,那裡只有我一個孩子,真的非常孤獨。

每一天都很折磨,很痛苦,我討厭那個地方」。

在被關押了1個月後,黃齊耀終於被釋放,和父親團聚。

 

他和父親先在沙加緬度(Sacramento)落腳,他的父親當時非常艱辛地在工作,以維持他們的生計。

「他不懂怎麼製鞋,但他必須要去工作,他每天回到家手上全是傷口,我看著很難過 」。

「他是很典型的那種父親,他希望我好好唸書,做一個好孩子」。

 

早在那時,黃齊耀就感受到了當地對中國人的排擠和歧視。

「有一次我和一個白人男孩一起去劇院,他可以下樓去劇院的主層,而我進門的時候卻被女檢票員要求去樓上坐。

我問為什麼,她說因為我就要你去樓上。

我問她為什麼那個男孩可以去主層,我為什麼不能他坐一起?我們是一起來的朋友。她說:「聽著,我讓你上樓你就給我上樓去」。

我當時非常生氣,我最後決定去退票,他們把票錢退給我,問我要回門票時,我把票撕了扔過去,然後跑走了 」。

 

黃齊耀後來隨父親搬到了洛杉磯,回憶起年少時光,他說自己不是一個「乖孩子」。他不喜歡學校裡那些課程,他還曾經逃學惹父親生氣...

他唯一喜歡的,是畫畫。

▼黃齊耀小時候的塗鴉

 

上國中時,他在學校裡最認真最用心的就是繪畫,「那是我唯一喜歡做的事」。

終於,一位老師發現了他的繪畫才能和藝術天賦。

▼黃齊耀12歲用火柴製作的管弦樂隊

 

那位老師建議他申請獎學金,去奧蒂斯藝術設計學院學習。

然而走藝術的道路,對於當時在美國的華人來說,感覺就像天方夜譚。

「對20、30年代的美國華人來說,你可以去洗衣店工作,可以當男僕,可以去餐館打工,成為一個藝術家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為對畫畫的熱愛,和能申請到獎學金免費就讀,黃齊耀最終還是決定從國中輟學。在老師的推薦下,他申請到了夏季獎學金去就讀了奧蒂斯藝術設計學院。

那時他父親的薪水只能勉強維持自己的生計,於是黃齊耀只能一邊學習一邊打兩份工,每天要走好幾公里去上課。

儘管很艱辛,但在奧提斯,黃齊耀終於做了自己熱愛的事——繪畫。

 

在夏季獎學金項目結束後,黃齊耀想要繼續學習深造,但想要繼續讀書他必須要支付90美金的學費。

對於家境貧寒的他,這無疑是一筆天文數字。

好在黃齊耀的父親在看到兒子的繪畫天賦,知道他是真心熱愛畫畫後,父親決定想盡一切辦法來支持他。

 

黃齊耀的父親到處找人借錢,最後才湊齊了90美金,當時很多人都覺得這父子倆瘋了,竟然要花冤枉錢去做一件不可能實現的事。

「他是一個很偉大的父親」。

「我父親當時只是對我說,答應我兒子,我希望你非常努力,讓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

 

黃齊耀沒有辜負父親的希望,他用心專研、練習著繪畫。

 

也是在那時,黃齊耀開始專注研習中國宋朝的水墨山水畫,他被這種中國傳統繪畫藝術所觸動。

 

家裡經濟拮据,黃齊耀只能用毛筆蘸水在報紙上一遍遍地練習。

在異國他鄉,黃齊耀就這麼日復一日刻苦練習、潛心專研著中國的傳統繪畫藝術。

 

在奧提斯學習的這段時間,黃齊耀也受藝術家Stanton MacDonald Wright的啟發。

Stantion告訴他:如果你能將中國傳統寫意繪畫和西方的具象刻畫結合在一起,你會成為一個偉大的藝術家。

就這樣,黃齊耀開創出了自己獨特的畫風。

 

畢業後,黃齊耀和一些亞裔藝術家創立了「洛杉磯東方藝術家小組」,並組織了作品展來展示這些亞裔藝術家的繪畫作品。

當時,這為亞洲藝術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公眾曝光度。

然而為了維持生計,支撐自己的藝術夢想,黃齊耀他們不得不想辦法獲得收入。

他們最後決定在地下室裡經營一家中餐館,而餐館當時幾乎所有的門牌、裝飾、菜單設計都是黃齊耀親手進行創作的。

 

他在牆上畫中國風的壁畫。

 

他親手畫了每一個菜單、火柴盒。

 

如此新潮獨特的室內設計,一經開張,這家中國餐館就火了,當時還吸引了彼得·羅、黃柳霜、雪梨·格林斯特里特等眾多好萊塢明星前來光顧。

 

也就是那時,黃齊耀遇到了自己一生的摯愛。

 

他和妻子伍梅珍於1937年結了婚,隔年,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

 

有了愛人和孩子之後,黃齊耀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

1938年,黃齊耀被迪士尼動畫部錄用,成為一名「中間畫師」。

中間畫師要做的,是要不厭其煩地在動畫師所繪製的關鍵定格畫之間,把角色的動作填補連貫起來...

 

回憶當時,畫過成千上萬張中間畫圖紙的黃齊耀表示中間畫師的工作是痛苦、重複枯燥的...

「每天下班時,我的眼珠子都快要蹦出來了」。

對於黃齊耀這樣的風景藝術家和畫家而言,這種動畫領域的流水線工作會很快地讓靈魂麻木。他想進行創作,把自己的藝術表達出來,他不喜歡這樣枯燥乏味的工作。

 

於是當聽聞迪士尼要拍《小鹿斑比》時,黃齊耀知道自己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

和迪士尼之前的動畫不一樣,《小鹿斑比》裡有大量的自然風景,而這正是黃齊耀所擅長的。

「嘿,這些都是戶外風景。我就是一個風景畫家啊!」

黃齊耀決定要將中國水墨畫寫意的風格,融入到《小鹿斑比》中。

他利用自己的下班時間開始繪製草圖,當他最終帶著自己的作品去向《小鹿斑比》的藝術總監Tom Cardick毛遂自薦時,也是把對方驚艷了。

 

黃齊耀的草圖富有神秘色彩,即華麗又簡約,還有強烈的氛圍感。

通過精細的構圖和豐富的色彩,筆刷畫下寥寥幾筆,他便將情感、意境、神氣精韻都展現了出來。

 

無論是晨霧時分,冬天雪景,還是火焰,黃齊耀都能展現得充滿詩意又氛圍感十足。

 

當有人把黃齊耀極具東方水墨風格的畫作拿給華德·迪士尼看時,這位大老闆也是被驚艷到了。

「華德·迪士尼被它們迷住了,他說,我喜歡這種不確定的質感,森林的神秘質感。」。

 

那之後,黃齊耀被「非正式」晉升為靈感草圖藝術家。他花了兩年的時間繪製《小鹿斑比》各個方面的圖畫,他的影響貫穿了全片。

他的工作不僅僅是繪製草圖,他還是設計師。

「他們有任何關於色彩、關於構圖佈局的問題就會去找他。他甚至影響了音樂和特效:他通過草圖的樣子啟發了人們」。

奧斯卡獲獎動畫師John Canemaker說黃齊耀參與《小鹿斑比》製片的每一個階段,「他創造了一個藝術方向,這在以前的動畫中從未出現過」。

 

如此美妙獨特的風格,讓《小鹿斑比》被視為迪士尼最具自然風情的一部作品,受到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喜愛。

 

然而對《小鹿斑比》貢獻非常之大,深深影響了《小鹿斑比》整體風格和色彩的黃齊耀,卻沒有得到他應得的尊重和認可。

「很搞笑的一件事,我從來沒有見過華德·迪士尼,在那三年半工作中我從來沒能見過他。我看到他會來動畫部參與會議啥的,但從來沒有一個人把我介紹給他,或許因為我是中國人吧 」。

 

因為他是華裔,有口音,他不是「上層白種人」,當時的一些同事對他也和對別人不一樣。

當時還有很多人嫉妒他,因為他被晉升了。一些人覺得不可思議,不懂為什麼迪士尼要用他的草圖。

除此之外,在《小鹿斑比》中,黃齊耀的名字出現在演職人員字幕相當靠後的位置,僅僅作為「背景」藝術家出現。

 

儘管對《小鹿斑比》做出很大貢獻,1941年,在一場激烈的員工罷工後,黃齊耀被迪士尼解雇了(儘管他沒有去參與罷工)。

被迪士尼解僱後,黃齊耀於1942年加入了華納兄弟美術部門,成為了一名電影概念插畫師。

 

黃齊耀的工作是,根據編劇寫的故事劇本,去設計和繪製場景背景,來告訴導演,每一幕的場景應該是怎麼樣的。

 

要畫這種電影概念插畫並不容易,要考慮鏡頭角度、景別等各種問題。

「剛開始的幾個月我覺得特別艱難,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你必須要很快學會一種全新的東西」。

通過不斷的努力和磨練,黃齊耀最終把這份工作完成得相當出色。他的電影插畫也同樣讓人驚艷。

 

在華納兄弟,黃齊耀參與了多部電影的場景設計和故事版製作,他的工作非常細緻認真。

「他能在很短時間就為影片創作出形象來,然而開始作畫,一周能畫幾十幅,很多導演們喜歡他的作品」。

黃齊耀的概念插畫幫助了很多電影導演將故事氛圍、畫面最終很好地呈現出來。

一位曾經與他的共事的著名導演曾說:「他是天生的電影藝術家,他繪製的故事板簡直詳細極了,我只要按照他的設計,就可以直接執導拍攝了。他是我認識的最好的電影美術大師。」

 

為他拍攝紀錄片的導演Pamela說,黃齊耀是華納兄弟最受歡迎的插畫師。

 

黃齊耀在華納兄弟擔任插畫師長達26年之久。

 

有時,他也去被借到其他製片公司工作。

回憶起為共和國工作室(Republic Pictures)工作的那段時間,黃齊耀說自己遭到很粗魯的歧視對待。

「我在那工作的第一天,部門的頭兒過來對我說,他說:我是一個瑞典人,你是一個chink(對中國人的侮辱用語)。我真的非常震驚,他稱我為chink」。

 

儘管遭到歧視,黃齊耀也只能把壓抑自己的憤怒,繼續工作下去,因為他還要養活他的家人。

他所遭遇的羞辱不僅限於製片公司,當時他和妻子想要買房子時,每一次仲介看到他們是亞裔後,都會告知他們房子已經賣出去了,然而等他們過幾個月再回去,房屋出售的牌子仍在那裡。

除了擔任過動畫插畫師和電影插畫師,黃齊耀還設計過聖誕節卡片,很多都具有中國的水墨畫風格。

 

每一年他都會設計20張賀卡,這些風格獨特,畫風很美的賀卡在當時很流行。

其中有一張甚至發行了一百多萬張,是當時的最高紀錄。

 

黃齊耀的妻子每次都會幫他想主賀卡題,他們就這麼一起設計了長達20年的聖誕賀卡。

 

黃齊耀對中國傳統藝術和民間工藝都很喜歡,他還繪製了水墨畫風格的陶器。

 

在他的晚年,退休後的黃齊耀開始製作各式帶有東方特色的風箏。

他親手製作,親手繪畫,有「熊貓」有「金魚」各種動物。

每到週六,他都會到聖塔莫尼卡(Santa Monica)的海邊,放飛他設計的作品。

 

放風箏時,黃齊耀總是會像個孩子一樣開心。

 

黃齊耀和妻子相守相愛了一生,在藝術創作上,妻子給了他很大的理解和支持。

 

1978年,他們曾回到中國,這次旅行對他們而言就像是第二次度蜜月。

 

黃齊耀和妻子有3個女兒,她們在回憶起父親對她們的教育時說。

「父親總是教我們,無論你們做什麼,都會映射到所有中國人身上。所以你們要端正自己的行為舉止」。

 

「有一次我們旅行,我們住在一個酒店裡,他會讓我們收拾整理好房間,就算不疊被子,也要把它鋪好。因為他說如果我們弄得一團糟的話,人們就會認為中國人是髒亂不整潔的 」。

 

黃齊耀一生致力於藝術創作,希望將中國傳統藝術傳遞給世界。

一直到他90歲時,黃齊耀才逐漸受到越來越多不同機構和組織的認可,獲得了多項大獎。

2001年,黃齊耀獲封迪士尼「傳奇人物」之一。

 

同年,黃齊耀獲華美博物館頒發的歷史締造者獎,表彰了他對迪士尼的貢獻。

2006年,黃齊耀獲動畫領域最高榮譽之一、第33屆安妮獎終身成就獎。

2009年,洛杉磯市「亞太文化傳承月」表彰亞裔典範,黃齊耀獲頒「洛杉磯希望獎」。

2010年,舊金山市政府給黃齊耀頒發了傑出人物獎。

2013年,黃齊耀的作品被陳列在迪士尼家族博物館。

 

黃齊耀的作品被很多博物館舉辦了各種展覽,他向世界在展示著中國傳統繪畫藝術。

 

從將近一個世紀之前,那個被扣押在天使島孤獨痛苦的9歲男孩,一路被歧視被看不起,到最後,他終於用自己的藝術驚嘆了世界。

「我想他應該對自己是驕傲的,他作為一個華人,他的藝術和貢獻被世界認可,他打敗了種族偏見」。

2016年10月30日,黃齊耀離開了這個世界,享年106歲。

 

人們再也無法在海邊看到那個放風箏的老人,但他給我們留下的太多太多。

 

他是真正的藝術大師,傳遞了中國傳統藝術之美。

他已是傳奇,是華人之光,值得被人們銘記。

「他的故事,就像是堅硬的石頭,開出了一朵讓人驚豔的花朵,是那麼難得,那麼的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