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女童生命在6歲那年魂斷,33年後兇手終將繩之以法…想不到剛入獄不久的他就悲劇了!

  2017-09-12

話說,我們都知道,奸殺這類案件在越短的時間內越容易破案,因為如果時間過去太久,很多證據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失去效力。

今天我們要說的,是一個歷時33年之久,才終於水落石出的案件,雖然真相來的有些遲,但犯案人也受到了現世報。

整個事情還要從1984年說起...

照片中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名叫Kylie Maybury,是澳洲墨爾本人,聰明靈俐的她本來有著一個幸福的童年生活然後健康長大,但是,小Kylie她的生命,卻因為一起性侵案永遠停留在了6歲...

 

1984年11月6號那天,是澳洲一年一度的賽馬節,整個墨爾本都沉浸在節日的歡樂當中,趁著節日,小Kylie的媽媽Julie Maybury帶著Kylie去鄰居家串門兒和鄰里聊聊天。

6歲大的小朋友總是閒不下來,Julie和友人正交談甚歡,看到調皮不耐煩的女兒,Julie給了小Kylie一些糖,讓她去離家幾分鐘的便利商店買些糖吃。

買糖這件事,對孩子來說,簡直是最歡樂不過的事了,因為Kylie經常一個人出去買糖,Julie並沒有多囑咐什麼,便任由女兒出了門,她沒有想到的是,那是她最後一次看到女兒天真調皮的笑臉。

 

去買糖的Kylie在買完糖後,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再也不見蹤影。

Julie開始還以為孩子只是貪玩,不知道跑到了哪裡,但是直到夜幕降臨時,Kylie依然沒有回到家中,這讓Julie徹底亂了手腳,著急的母親趕緊聯繫了警察。

然而經過整夜的排查,Kylie依然不見蹤影...

第二天,有目擊者表示,在距離便利商店一公里的水溝裡,發現了一個死去小女孩的屍體... 

警方帶著慌亂的Julie連忙趕到現場...

看到女兒已經發僵的身體,Julie幾乎完全崩潰。

 

「我女兒的離開,讓我彷佛瞬間身處地獄。當時的我,也幾乎喪失了活下去的信心。」Julie在接受採訪時說道。

Kylie的死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一直認為墨爾本治安很好的當地居民們人心惶惶...

警方也出動了大量的人力,開始找尋Kylie被殺害的蛛絲馬跡。

經過法醫的鑑定,Kylie在死亡之前,曾遭到男子性侵,在Kylie體內和內褲上,都留下了犯案者的體液…

但是由於當時的設備條件都比較落後,警方並沒有透過Kylie身上殘留的精液得到太多關於兇手的訊息。

 

唯一一條有價值的線索是,有目擊者表示曾經看到小Kylie搭上了一輛白色的Holden Kingswood旅行車,但由於當時澳洲的街頭並沒有天網等科技措施,車輛的排查和跟蹤非常困難。

所以這唯一一條線索也斷了...

兩個月過去了,儘管警方和媒體一直在努力,案件依然沒有任何頭緒…

1985年,澳洲警方懸賞5萬澳幣徵集Kylie被害案有關訊息,隨後金額提到了100萬澳元。

但是結果依然很不理想...

雖然有很多人提供了線索,但是大多數都和案件的關聯不大,反而干擾了警方的調查。

 

在之後的10多年裡,強姦並殺害Kylie的人依然逍遙法外。

直到2001年,一個匿名的報案者向警方舉報了一個名叫Robert Lowe的人,表示他就是這個強奸案的兇手。

舉報人當時提供了非常多有價值的線索,警方立即對Robert進行了逮捕控制…

經過比對調查,警方發現,Robert確實也是一名兇殺案的兇手,他殺害的是另一名6歲的小女孩兒。但是,他和Kylie的案件並沒有任何關係...

 

在之後的很多年裡,線索徹底斷掉了。

人們似乎也開始漸漸遺忘了小Kylie的案件…

真正的殺人兇手似乎人間蒸發,再也找不到一絲相關聯的訊息。

直到去年的時候,警方接到舉報稱,有一個名叫Gregory Davies的74歲男性,很可能是一名戀童癖,歐洲國家對戀童癖的懲處非常嚴格,警方對這個疑似戀童癖的人進行抽血採樣,經過檢查,警方發現,這個名叫Gregory的男子和當年Kylie內褲上遺留的精液DNA竟然完全相同!

這個鐵一般不容動搖的證據,讓這名逍遙法外33年的真正兇手終於露出了原型...

 

2016年6月,73歲的Gregory Keith Davies在他位於Waterford Park的家中被捕,警方指控他強姦並謀殺了Kylie...

 

2017年5月29日,Davies在事實證據下最終認罪,這長達33年的案件終於水落石出。

事實上,在當年孩子出事的第二天,警方就排查到了Davies的家裡,但是Davies提供了虛假的不在場證據,而警方又沒有深入調查,導致了案件未能及時的偵破。

 

案件偵破後,Davies被警方監禁了起來。

在今年7月,這個男人在獄中鬧出了一個新聞——他在獄中拘留期間,被人故意用沸騰的熱水燙傷了整個下體。

聯想到大多數戀童癖和強姦犯在監獄中的遭遇,這件事情的發生,似乎不令人感到意外。

在被燙傷後,他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直到最近才稍好轉,可以下地走路,Davies的辯護律師稱,他全身有15%的皮膚需要接受移植,由於移植的部位不斷收縮,他時時刻刻都處於極度的痛苦中。

 

不過,網友們對於Davies在監獄裡這段痛苦的遭遇並沒有表示太多的同情:

「他比受害的小女孩兒經歷得要少多了,我一點也不同情他...」

 

「很難去同情他,上帝也很難原諒他的行為...」

 

「他比可憐的小女孩兒多活了33年,這一點也不公平,這個人簡直是人渣,下地獄吧!」

 

「希望別再有父母承受這個6歲小女孩兒父母所經歷的痛苦,這個世界太不安全了,一定要保護好你們的孩子。

不過這些獄友們做的不錯,這個怪物就該得到這樣的懲罰...」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窮凶惡極的人遲早都會為自己的罪行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