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一齣戲被大火毀容,謝娜心疼他到哭,從當紅小鮮肉到滄桑大叔,如今他活出最好的自己!

  2017-09-07

俞灝明上熱搜啦。

原來,幾天前他在機場偶遇劉燁,秒變迷弟上前一把拽住劉燁的胳膊。然而劉燁並沒有認出他是俞灝明,甩手就逃走了,留下一臉無奈的他在原地,為此還誤了自己的飛機。

 

事後劉燁發微博稱「在機場找吃的,一哥們一上來就摟住了他,賊不好意思,沒認出是灝明。」

這一出糗真是又尷尬又好笑啊,不過看起來俞灝明毀容過後狀態回升的蠻好,還有那麼一絲帥氣。

最近還有一部他的新劇《那年花開月正圓》也正在熱播中,劇中他飾演的大反派杜明禮,也頗受關注。

這部劇是他第一次挑戰壞人的角色,演一個城府很深的反派,演技也有很大進步。為了將壞人的角色演繹的更加生動形象,他還特意去學了京劇,這點還是挺敬業的。

 

演完以後,有人問他第一次演反派感覺如何?

俞灝明說:「最大的感受就演反派太過癮了,把他們所有人都玩弄於股掌之中,有點邪惡但就是很爽,很想再來一次。」 

看到俞灝明現在又追星又沉迷新劇的,還笑談演壞人很爽,真替現在的他感到高興。畢竟,沒有非凡的毅力,浴火重生只會是個傳說。

 

快男出身,一夜成名 

回想這些年,他從一枚閃閃發光,可能會大火的小鮮肉到現在稍顯滄桑的成熟大叔,這一路走來實在很心酸。

 

1987年,俞灝明出生在廣州。他從小有明星夢,三四歲就站在家裡板凳上模仿,把它當作舞台來唱歌。每每看到電視上光鮮亮麗的明星時他也會說,「我以後也要當明星。」

因為長相帥氣陽光,他對自己尤其自信,從國中、高中到大學,都一度成為校園裡最受歡迎的男生。

 

雖然在學校受到關注,但俞灝明並不滿足,因為他真的很想當明星,想做一個與眾不同的人。

所以他一直在等待著一個機會,一個能讓他嶄露頭角實現明星夢的機會。終於,在2007年的那個夏天,他等來了。

 

「各位評委好,我叫俞灝明,我走的是偶像派路線。」

19歲的俞灝明參加了2007年湖南衛視推出的《快樂男聲》,那是第一屆,也是最火的一屆。因為那屆有陳楚生、張杰、魏晨、蘇醒、王櫟鑫......競爭相當激烈。

 

但俞灝明憑藉著陽光帥氣的外貌,富有特色的嗓音、以及獨特的個人魅力從《快樂男聲》的比賽中脫穎而出,獲得全國第六名的好成績。

雖然沒有進入三甲,但絲毫不影響粉絲對他的喜愛,都自稱「芋頭」。

甚至因長相秀氣,乖巧而毫無侵略性的人設而受到關注,粉絲還送了個暱稱「國民弟弟」給他,可見當年他有多受喜歡。

 

《快樂男聲》的比賽結束以後,他也被天娛北京經紀公司簽約,然後就去了北京報到。

剛下飛機,就看見瘋狂的粉絲擠爆了接機廳,「把我完全的嚇到了,整個機場都擠滿了人,從沒見過這麼大陣容。那一次我就問我經紀人,這是怎麼回事?這是真的嗎?不是你們請來的人吧?」

 

短短一個夏天,俞灝明從一個普通人變成了偶像,「芋頭」也遍布全國各地。

一路人氣飆升,擁有無數迷妹,他也因此通告不斷,根本停不下來腳步。「從比賽完出來,然後各種節目,連貫順下來,基本上沒有斷過。」

 

但他不僅僅只是個偶像,他也算是小有才華。錄節目之餘,他依然在堅持自己的音樂夢想。

2007年年底,他推出了自己的首張小型專輯《如果,可以愛你》,這張專輯融入了大量吉他與大提琴的旋律,加上他「溫文爾雅」的氣質和極富感染力的演唱聲線,這首情歌讓人越聽越沉醉。

專輯推出之後,各大音樂榜單上都有俞灝明的名字,而他也憑藉此專輯在北京、香港等地獲得多項音樂新人獎。

 

不過他也並不滿足目前的成績,他總是在嘗試各種各樣的活法。

所以2009年,他參加了湖南衛視與香港TVB合辦「舞動奇蹟」第二季,與代表TVB參賽的王君馨組成「小明星」組合,並獲得了冠軍。

看不出來文文弱弱的俞灝明,跳起舞來真的是很驚艷。

 

後來,他因為對表演有著強烈的慾望,加上又是公司重點培養對象,於是很快就實現了跨界,被選去拍湖南衛視的自製青春偶像劇《一起來看流星雨》,在劇中飾演憂鬱的音樂王子的端木磊。

 

當年的《一起來看流星雨》有多火爆?看看現在的鄭爽、張翰就知道了。

這四人組合簡直堪稱內地版「F4」,而這部偶像劇也滿足了少男少女們對「高富帥」的幻想,俞灝明的名氣也隨著該劇的熱播迅速竄升,粉絲們一度用「端木」來稱呼他,甚至忘記他原本的名字。

 

對俞灝明來說,在裡面也只要耍帥就夠了,其他基本靠自己發揮。「以前我對偶像劇的那種認識就是一定要酷,有跑車開,穿的衣服好看,場景特別華麗,各方面都是高大上的。」

「它能滿足我什麼呢,可能就只有一時的虛榮心。」他後來想。

 

後來又接著拍了第二部《一起又看流星雨》,他的角色和定位還是和之前第一部一樣,變不變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畢竟這個角色他也只需要耍耍帥,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幹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2009年冬季,俞灝明在音樂道路上再度重磅出擊,發行個人專輯《擁抱》,不僅獲得了業界的充分肯定和歌迷的熱烈反響,也讓他榮獲第十屆全球華語歌曲排行榜頒獎禮年度二十大金曲。

 

想唱歌就去唱歌,想演戲就去演戲,偶爾還能出專輯,一直這麼的走下去也還不錯,談不上大紅大紫,至少是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

誰都沒有想到,那一場大火,來的那麼突然。

 

被火毀容,涅槃重生 

2010年10月22日,俞灝明和Selina任家萱在上海拍攝湖南衛視新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

因一場操作失誤的爆破戲中,兩人雙雙被大火嚴重燒傷。而且在重傷的情況下,他把擔架先讓給了Selina,生死攸關的時刻足以見人品。

 

當時,俞灝明全身燒傷面積達39%,面部額頭以下的皮膚都是紅的,嘴也被燒小了,肩胛骨和手臂外側傷勢尤為嚴重。

突如其來的災難襲擊了這個男孩,大火真的很殘酷,普通人都接受不了自己的臉上有一點瑕疵,更何況是要靠「臉」吃飯的俞灝明。

當時想來看望他的人很多,親朋好友們,粉絲們,甚至是陌生人,但他誰也不想見。快男兄弟中只有張杰見到了他,其他能拒絕的,都拒絕了。

 

那段時間他基本不出門,也沒有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

「低落,煩躁,也不想跟身邊的人交流。」甚至在心底對人生和未來產生某些極端想法,恐懼著生,卻又恐懼著死,「但是不會說」。

尤其在治療最初那幾個月裡,他嚴重失眠,撕裂的疼痛,灼燒的疼痛折磨著他。他還要經常回醫院做傷疤護理,護士往他的臉上打進類固醇。

「一直伸進去,然後再轉個彎,再打,再轉個彎,再扎。」每次他要給自己做很久的心理安撫。

 

「灼傷後期恢復將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有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疼痛,一般情況會酌情考慮給病人注射止痛針。但考慮到副作用,俞灝明幾乎每一次都是咬牙堅持,一直沒有使用止痛針。 」接診他的醫生說。

每一次復健拉扯關節對他來說都會很痛苦,在一次復健不能完全成功時,就需要進行第二次、第三次,植皮與新生後的皮膚都很脆弱,很容易感染,所以每次都不能抓。

 

他每天都要做連續兩個小時手臂拉伸的動作,傷口一次次地撕開。

但如果不這樣做,疤痕就會慢慢收縮,皮肉連在一起。睡覺時也要戴頭套,以防疤痕生長,每天穿這些特定的衣物就要花費兩三個小時。

 

看著他這樣痛苦難受,擔心他一個人不能獨自承受,後來母親索性辭掉工作來照顧他。

那段日子過得是那樣乏味,等待著自己的蛻變,卻又看不到成果,他出現了自暴自棄的情緒,說什麼也不願再復健。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反正就停留在這兒了。」他對父母說。

一聽他說不復健了,母親就急的直哭。「你別哭了,怎麼這麼容易哭啊。」他勸母親。

在如此大的變故前,所有人都是脆弱的。當時的他也是脆弱的,卻不得不堅強。

 

後來父母實在不忍心看著他一天天萎靡下去。在那場爆炸事故發生一年之後,一家人共同做了一個決定,送他去美國洛杉磯休養。

俞灝明在好友的陪同下去了美國,每天有好友的鼓勵支持,陪著他一起面對傷痛。

 

漸漸地,他的心態開始轉變,不僅好好配合康復,心態也樂觀向上了許多,不再像之前那樣消極。

偶爾他們會去游泳;會去附近學校學習免費的英語;會結交新朋友;還會在大洋的彼岸學習使用微信這個新物種。他也開始像小時候那樣練字了,照著一本字帖描摹,也會因為吃了很多漢堡包和薯條,胖了5公斤。

在洛杉磯休養期間,似乎俞灝明活了過來,兩個月之後,他決定回到中國,重新開始。

 

心若向陽,何畏悲傷 

事故後俞灝明首次出現是在2011年4月的《給力星期天》節目電話連線,如果沒有出事,現在的他或許正是這個舞台上的中心,但人生沒有如果。

連線中他說,「雖然很難熬,但我把它當成上天送給我的一份禮物。」

 

我想大多數人面臨這種遭遇,都不願再回憶,不願剛好的傷疤再次被揭開,但他選擇堅強面對,「我是常人,不是超人,自己一直在偽裝堅強」。

俞灝明堅強樂觀的心態感染了每一個人,連一向大大咧咧的謝娜在聽到他依舊陽光的聲音之後也忍不住淚奔。

 

回來後經過半年時間的調整,2012年下半年,俞灝明又重新啟動自己的工作。

他很堅強,在身體和心理還沒有完全恢復的情況下,選擇並堅持完成了這部帶給他一生傷痛的電視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後改名叫​​《愛在春天》)

 

對他來說,或許只有這個帶給他傷痛的電視劇播出後,才是真正的放下,這一頁才算真正的翻過去。所以面對傷痛最好的辦法不是逃避,而是跨越!

 

2012年年底,俞灝明以全新的面貌在湖南衛視「跨年狂歡夜」上,獻唱復出新單曲《其實我還好》,一時間引爆了現場,那一瞬間多少人淚目。

 

ㄤ《其實我還好》這首歌是俞灝明親自譜曲填詞,把他這兩年多來的心路歷程,用他最愛的方式記錄出來,聽著就有一種心疼。

傷後帶著疤痕復出的俞灝明依舊帥氣,不是那種表面上的鮮肉美顏,而是歷經生死後的成熟與從容。

後來他也陸陸續續接演了幾部電視劇,但口碑平平,評分也不怎麼高,有的甚至由於一些原因都沒有上映。

 

但他現在已經不在意紅不紅這個問題了,歷經變故之後的他對自己有了另外一種認識,只要每天過得高興,自己開開心心比什麼都重要,名利都是身外之物,隨遇而安。

「你特別用心,特別希望得到一個東西的時候,它可能不屬於你,但是真正屬於你的東西,當你慢慢耐心地去等待,它自然就會來到你的身邊。所以我覺得平常心很重要。」

 

現在的他,慢慢在改變自己。他說,他對主持的興趣已經不在了,甚至還說,音樂也不是他的最愛了,他的興趣轉移到如何成為一個演員。

「如果說要走演員的這條路的話,你的姿態、你的心態得重新去調整,不是說你演所有的戲就必須得奔著男一號去演。」

後來俞灝明接演了《把愛帶回家》,在劇中扮演一個暖男主編,該劇在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黃金檔播出。作為他復出後的首部時裝劇,他的劇中的表現也獲得了觀眾和粉絲們的一致好評。

 

演過《神探亨特詹》,劇中的他是一個氣質高冷的人,天賦異禀,清高又精神潔癖,行事自我,從喜歡獨來獨往的「怪人」。

 

演過《破曉》中的葉靖奇,劇中的他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律師,自己經濟情況不好還到處免費給人打官司,是個有正義感的人。

 

演完之後俞灝明在微博上調侃自己:「第一次挑戰如此激烈、糾結的角色,在劇中爬地、嘶吼,完完全全的放飛自我。」

沒有被傷痛打敗,反而是愈挫愈勇。平時沒戲,他就會沒事在房間裡看看書,他讀過太宰治的《​​斜陽》,接下來準備試試木心的詩,而且他還一直堅持著療傷期間養成的習慣,用毛筆抄寫經書。

 

生活中額他偶爾也會耍耍帥,拍各種搞怪的照片,街拍是真心帥到憂傷啊......

 

剃光頭的他也帥到沒朋友啊,有頭髮沒頭髮一個樣,那就是「帥」。

 

心情好的時候也會接拍一兩個廣告。

 

也會幫好朋友鄭爽宣傳新書,而且還手寫寄語,有這樣的朋友真是令人羨慕啊!

 

一向安靜的他還喜歡運動,帆船健身一樣不能少呢,有時候還打打高爾夫。

 

也會跟網友調侃自己的新戲演一個壞人。

 

一遇到吃的就停不下啊,十足的吃貨。

 

不僅吃啊,還喜歡到處拍照,這個興趣不錯。

 

他還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再忙也會想著去關愛流浪的小動物。

 

生活中俞灝明漸漸又變成了那個陽光溫暖的人,愛笑愛鬧。他的感情生活也很低調,沒有什麼緋聞。對於感情,他向來不急,一切隨緣。

 

人生啊,就是一場沒有彩排的表演,我們無法預料意外和明天哪個先來,而當一切不幸發生的時候,不退縮不抗拒,迎難而上才是強者的姿態。

俞灝明的浴火重生告訴我們,沒有過不去的坎,黑暗之後又是一片明天。

 

人生路上,存在著許多我們無法掌控的變數,所以活在當下就好。心若向陽,何畏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