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15歲殺人,不斷進出監獄6次,看似沒救的他如今卻用一碗碗熱食重生!

  2017-09-06

來者不拒,寧願錯愛,也不願放過。

行善麵店

夜晚板橋的青翠市場,攤販正一家家準備收攤,但有家「行善麵點」卻亮起燈,不時有老奶奶徐徐走進屋來。

 

肉絲、大蝦、花蛤、魷魚···一份熱騰騰營養均衡的什錦麵,用不了幾分鐘就會端到老人面前。

 

4年時間,4萬多碗麵,不要一分錢。

 

或許你會想,這背後一定有位心地善良、慈眉善目的老闆,但這家麵店的主人,卻是殺人犯。

 

「全世界都以為我沒救了。」

麵店老闆顏維勳,曾是位不折不扣的殘暴少年。

手持砍刀、滿身刺青,打架、偷盜、飆車無惡不作,回憶起那時候的他,身邊的人都搖搖頭說:「面目猙獰到讓人覺得可怕」。

 

15歲那年,他還因與人發生口角,失手殺死對方。

起早貪黑經營小攤的母親,為了支付兒子的出庭、訴訟費,不惜將房子變賣。

 

誰知母親這一舉動,並未感化這個狠心的兒子。

4年監禁出獄後,他依然反覆捲入各種犯罪案件,進出監獄多達6次。

 

母親傷透了心,全家人也跟著惶惶不安,「半夜電話響起,一定是警察局打來的。」

轉機從一場噩夢開始,夢裡充滿子彈、流彈,他開始想著:如果打到人家窗戶裡面,剛好打死一個阿婆怎麼辦?

 

這樣的感覺連夢醒後,都不斷在他的腦海蔓延,恍然間看見白了頭的母親,這個叛逆少年開始有了向善的念頭。

 

然而剛剛決定金盆洗手的他,卻被警察逮捕,原因是幫朋友藏匿槍支,不安的顏維勳,當下暗自發願:如果能讓我度過這次難關,我一定好好行善。

顏維勳的兄弟

 

結果竟真如他所願,法官在仔細審查案卷後發現,當時他犯案並未在假釋期間,因而判他緩刑。

洗心革面的顏維勳,東拼西湊,在最不起眼的地方,用簡陋的招牌辦起「行善麵店」。

 

還掛起一塊小白板,開啟「待用麵計劃」。

 

何為「待用麵」?你去麵攤吃麵,多買一碗,存在店裡。沒錢吃飯的窮苦人家,可以免費領取。

而這個絕妙的靈感,來源於顏維勳在媒體上看到的對義大利「待用咖啡」的報導,匿名人士提前支付一杯咖啡的錢,後面有需要的人可以免費喝到咖啡。

 

當手拿砍刀、滿臂刺青的少年,拿起鍋碗瓢盆開始炒飯,起初所有人都戰戰兢兢,不敢進店。

 

直到一位80多歲高齡的孤寡老人,走進店中毫髮無損地吃完一餐,人們才漸漸放下心來。

 

整整4年,4萬多份免費麵,小店一度難以維持。

 

但倔強的顏維勳卻立下誓言:要做,就做到幹不動為止。

 

因為小店每天都有讓人感動、堅持做下去的瞬間。

令顏維勳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60多歲的中年人,他特意搭公車到店裡領麵。沒想到當時在一旁的歐巴桑看不下去了:你好手好腳跟人領什麼待用麵。

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中年人滿臉的落寞神情,他有些顫抖地拿出低收入證明、身體殘疾證給人看,「這碗麵是帶回去給我90歲的媽媽吃。」

 

「你包回去給你媽媽吃,那你呢?」

「我們倆吃一碗就好了。」

轉過身顏維勳這個曾經的鐵漢淚流滿面。

兩位老人的生活本身已夠困難,這時還能想到兩人吃一碗麵,省下一碗給更需要的人,這是怎樣一種善念。

 

捐出一碗麵,卻讓有需要的人吃上難得的飽飯。

這樣有意義的善舉,讓曾經道上的兄弟,也忍不住加入進來。

 

而且待用的概念與風潮,在顏維勳的帶動下,迅速席捲島內,在世界範圍內星火燎原。

 

香港、大陸、新加坡···

 

一家家待用麵、待用飯、待用麵包店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便利商店也紛紛響應,捐出快過期的食物。

 

僅僅在台灣,響應的店就有700多家,放眼亞洲,放眼世界,更是不計可數。

 

然而從砍人到助人,顏維勳想做的還有更多。

他曾開車28天環遊台灣,把米麵等物資送到102家慈善機構。

 

幫助130家育幼院。

 

和曾經的「壞」哥們一起,參與到反對兒童暴力的行動。

 

一有空閒,還會到監獄演講,鼓勵大家活出全新的自己。

 

不僅如此,還經常被拍到不動聲色地,跑到窮困人家,幫忙修繕房屋,打掃衛生。

 

成立環島行善團,集結更多的力量,共同幫助有需要的人,目前已有338名成員。

 

有失蹤的兒童,他會儘自己最大的能力,呼籲網友一起尋找。

 

每年都會給獨居老人送去一袋袋麵和米。

 

四年來送出幾千包,他一律拒絕別人插手,每一袋都親自搬運。

 

69歲的獨居老人李阿公,看到顏維勳來探望自己,感動得痛哭流涕,多年來,他早已把維勳當成自己兒子。

 

而顏維勳也非常觸動,「以前別人看到我,躲都來不及,哪還會想接近我,和我擁抱。」

 

如今待用麵和各種善意的舉動,已經延續了4年,但還是會有人問起:你怎麼知道來吃麵的人,都是真的需要幫助的人呢?顏維勳回應道:「來者不拒,寧願錯愛,也不願放過。」

4年來,4萬多捐助人的名字,顏維勳都一個個記在了帳本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脫離打打殺殺的日子,「心境變了,什麼都對了。」

就連身邊的人都紛紛評價:他真的變很多,面目都沒那麼猙獰了。

 

採訪影片

浪子回頭金不換,「看到別人快樂,需要自己,這是會上癮的,我想我停不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