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離婚11個月後,裘莉終於出來說話了…他們的處理方式,值得每對感情破裂的人學習!

  2017-08-10

從去年9月到今年8月,與布萊德·彼特離婚11個月後,安潔莉娜·裘莉終於出來說話了。

日前她接受了《浮華世界》雜誌的深度專訪,首度談到了與彼特的離婚細節,以及外界最八卦的,這九個月以來,她究竟過得怎麼樣?

 

這篇報導,讓小編重新認識這位好萊塢最傳奇的女明星,以及她和彼特,這對曾經的好萊塢頂級夫妻檔。

 

採訪是在裘莉和孩子們的新家進行的。

這是一棟價值2500萬美元的私人豪宅,有6個臥室,10間浴室,佔地面積11000平方英尺(約309坪)。

 

房子的原主人是著名導演Cecil B. DeMille,裘莉說,買這棟房子並非衝著它的歷史背景和建築風格,她只是急著想要找到一處好住所,實用、有很多房間就好。

 

由於採訪前四天她才和孩子們搬進新家,所以當記者到她家的時候,裘莉甚至都找不到可以坐下來聊天的最佳地點。環顧四周後,裘莉最終選擇了起居室。

專訪是以宣傳她的新片《弒父:柬埔寨女孩的回憶》而進行的,但她還是敞開了心扉,談了很多她和彼特的事。

 

導演裘莉在《弒父:柬埔寨女孩的回憶》片場。

 

順便說一下,這部改編自柬埔寨女孩梁昂《梁昂回憶錄》的電影,對裘莉的意義非常大。

 

柬埔寨,是裘莉人生的一個轉折點。早年她可是典型的叛逆少女,幾乎幹遍了所有離經判道的事情。

27歲她在柬埔寨拍攝《古墓奇兵》期間,見識了當地人民的苦難,從此變了性情,在當地收養了第一個孩子,包括她之後走上人道主義事業,也與這段經歷有關。

 

為什麼說這篇報導讓我重新認識了裘莉呢?

第一,是因為在小編的印像中,裘莉應該是那種內心極度強大、無堅不摧的女性。

 

想想看,她14歲和初戀同居,20歲左右開始吸毒、自殘、患憂鬱症,兩次自殺未遂。和父親決裂、與親哥激吻,自曝喜歡過同性,30歲前就已經離過兩次婚。

裘莉與第二任丈夫比利·鮑伯·松頓,2000年結婚,2003年離婚。

 

為了防癌,38歲切除乳腺,40歲摘除卵巢,同時還肩負聯合國難民營特使的職務。

 

擁有這種彪悍的人生經歷,難免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認為和這些事一比,離個婚,那不是小case嗎?應該分分鐘爬起來,開啟新生活才對。

 

但實際上,就像這篇報導的記者手記中說的那樣。

「見到裘莉之後,我意識到對她很多先入為主的看法是錯誤的。她不是天上的女神,也不是凡事追求完美的控制狂。她就是一個普通人,友好務實,喜歡閒聊。」

面對離婚,她也和普通人一樣,走過了一段非常艱難的時光,也有脆弱和孤單無助的時候。

 

裘莉談到,離婚後,她和孩子們在外面租了九個月的房子。給六個孩子做早餐、鏟狗屎、給孩子讀睡前故事,變成了她的日常。

她必須要開始學會一個人打理家庭。

由於離婚和新片的壓力,她得了高血壓和貝爾氏麻痹症,半邊臉面癱了(後來通過針灸治好了)。皮膚越來越乾,白頭髮也越來越多。

 

為了不讓孩子們擔心,她情願一個人在浴室裡獨自哭泣,也不要在他們面前哭泣。她不斷地告訴孩子們,一切都會過去的。

如今她走出來了,可以很坦然的把這些說出來。

 

第二,是她談彼特的態度,是小編沒想到的。

明星離婚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輿論戰,能不能在公眾心中留下好形象,直接決定了各自未來演藝事業的走向。

從裘莉彼特被曝婚變開始,彼特就一直出於弱勢,爭吵、虐童、出軌,八卦緋聞不斷。在離婚這件事上,裘莉是處於道德製高點的。

 

但是,在訪談中,裘莉對彼特沒有任何指責和抱怨,甚至又一次幫他澄清了虐待孩子、出軌等傳聞不是真的。

 

有關兩人離婚,裘莉只透露了兩個細節。

一是兩人婚變的時間,裘莉透露,就是在2016年夏天《弒父:柬埔寨女孩的回憶》拍攝期間,她和彼特的關係變得非常煎熬。

她不願意用「煎熬」這個詞,準確說是變得很「困難」。

 

二是兩人離婚的導火索,就是彼特被指控「虐待孩子」的那次家庭爭吵。彼特和大兒子梅鐸斯在私人飛機上發生了言語和肢體上的摩擦。

圖中即裘莉和彼特的第一個養子梅鐸斯。

 

飛機著陸後,裘莉把彼特踢出了家。

彼特涉嫌虐待子女的外媒報導截圖。

 

有一個細節,記者提到彼特在之前的採訪中承認了自己在這段婚姻中的錯誤,他問裘莉看到彼特這麼說,感到吃驚嗎?

裘莉想了半天說:「不,我不吃驚。我們關心彼此,也關心我們的家庭,我們都朝著同一個目標在努力。」 

她的目標,指的是「家庭的健康」,即她和彼特如何做,才能給孩子們一個更好的家。

 

裘莉的採訪,讓人聯想到了今年5月彼特接受《GQ》的那次專訪。

當時,外界都以為彼特搶占了媒體先機,想藉著主流雜誌為自己洗刷冤屈,在離婚大戰中扳回一局。

結果,彼特對裘莉不但沒有半句埋怨。相反,還不斷地自我反思,不斷強調為了家庭他正在努力的自我改變。

 

再想想最近兩年,明星離個婚,動不動就衍變成一場狗血大戲。

王寶強馬蓉把婚離成了2016年度第一娛樂事件。

 

強尼·戴普因為離婚差點被雙性戀小嬌妻搞的晚節不保。何潔、赫子銘、黃奕、黃毅清…每一對都鬧到對簿公堂、雞飛狗跳,恨不得天下皆知。

 

而裘莉和彼特,這對擁有6個膚色不同的孩子,幾十億花不完的身價,和一線巨星光環的「好萊塢第一夫婦」,不但沒撕,還給明星如何體面離婚上了教科書式的一課。

 

難道只有裘莉和彼特才明白家醜不可外揚,互撕互懟只會兩敗俱傷,婚姻走到盡頭時請把孩子保護好嗎?

 

這些道理,你問那些公開互撕的明星夫婦,他們也能說出一套一套的理論,但是真正離的時候,每個人都痛苦的死去活來,誰還有心情講什麼大道理。

而為什麼裘莉和彼特能做得比別人好?能夠很快從離婚陰霾中走出來呢?

小編覺得,是因為他們做到了遇到問題,首先向內反思,而不是向外推卸。

 

向內看的第一步,是承認痛苦,消化痛苦。

只要是因為愛情而結婚的夫妻,當婚姻走到盡頭的那一天,都是痛苦的。小編本以為裘莉和彼特夠強大了,但他們一樣會痛苦,一樣要花時間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光。

離婚後獨自帶小孩的裘莉,曾一度暴瘦。

 

相比於躲在浴室裡偷偷哭泣的裘莉,彼特剛剛離婚的日子也糟透了。

彼特在接受《GQ》專訪時講到,家裡的房子以前一直是嘈雜而瘋狂的,每個地方都傳出聲音和碰撞,而現在變得非常莊嚴肅靜。

 

一開始,他因為忍受不了這種靜,覺得住在這裡太傷感了,甚至搬到了朋友家裡去住。有段時間,彼特的好朋友大衛·芬奇的家,幾乎成了他的家。

後來因為狗仔嚴重干擾到朋友的生活,彼特才結束了寄居生活,搬回了他和裘莉的豪宅。

 

搬回豪宅之後,彼特愛上了雕刻。雕刻在一起程度上幫他走出了離婚的傷痛,因為在痴迷雕刻的那個月,彼特學會了自我反省。

晚上把東西揉成一團,第二天帶著想法再去雕,反覆進行。他發現自己開始變得好接近了,也發現了酗酒對家庭造型的傷害。

 

很多明星夫婦公開互撕,就是因為無法直面自己的痛苦,從而選擇逃避痛苦。

你我相愛過,然而愛情失敗了,無論是明星還是普通人,這種失望,這種挫敗,這種痛苦,都是殘酷無比的。

為了逃避痛,每個人的本能都是竭力證明對方錯了,因為對方的種種,才導致了失敗的終局,和對自己的傷害。

而明星因為身份的特殊,這種逃避的行徑會被加倍放大,最終形成「你指責我」—「我反擊」—「互撕」的局面。

董潔、潘粵明就是最好的例子。

 

5年前,這對曾經的「金童玉女」,將離婚鬧得滿城風雨。

夫妻兩人利用媒體和微博,輪番互爆對方醜料,出軌、賭博、性無能等等,尺度讓人瞠目結舌。

兩人事業從此一落千丈,潘粵明從當紅小生變成了電視劇的男二男三,董潔清純形象全毀,整整兩年無戲可拍。

 

由於相互傷害加深了痛苦,兩人至今都無法從這段痛苦中走出來。

去年董潔帶兒子參加真人秀《媽媽是超人》時,落淚談離婚。記者問董潔,孩子會不會想爸爸,董潔回答:沒辦法我們都要接受現實。(暗指男方不陪兒子)

 

潘粵明看到之後立刻在微博上反駁,「敢不敢把真相說出來」,讓熄火幾年的離婚大戰再度燃起戰火。

 

隨後潘粵明在《跨界歌王》上唱歌一首《給自己的歌》。有一句歌詞被他改成了「誓言就像一記巴掌」,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在暗諷董潔。

 

這已經是他們離婚的第四年了,依然可以感受到那段離婚經歷帶給兩個人的痛苦。

他們曾經有多互相愛慕,現在就有多互相憎恨,那一份不曾癒合的創傷,至今依然時時作痛。

 

黃奕、黃毅清更是如此。

鬧離婚時,一個在微博上痛斥對方劈腿、拿女兒作秀;一個自曝傷痕照痛斥對方家暴。兩人口中視若珍寶的女兒,被當成了交戰的武器。

 

兩年過去了,兩人仍在微博上互撕互懟,拿孩子作秀。尤其是黃毅清,時而罵黃奕大熱天帶孩子走秀撈金,時而懟黃奕冷淡孩子。

 

永遠都是黃奕各種錯,自己全都對。一旦有網友質疑他,就連網友一起懟一起撕。有時候從他滿屏的髒話中都能感受上,上段感情帶給他的恨。

 

向內看的第二步,是反思。

然而反思的理智,只屬於有能力承受痛苦,自我癒合的人。

換句話說,只有強者才有能力反思,弱者只會沉浸在「受害者」的身份裡無法自拔,自顧尚且不暇。要求他們反省,就像要求腿骨折的人跑800公尺一樣不現實。

但婚姻的問題永遠不可能是單向的,離婚的過程也很難避免爭執,爭執之後能反躬自問,能直面自己的問題,並坦然面對這些問題,才有可能重新站起來。

 

在看到酗酒給家庭造成的傷害之後,彼特對自己說:「我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了。這是人生挑戰的一部分:要麼一生都對它們堅決說不;要麼你面對它們給出答案,然後做出轉變。」

 

彼特選擇了後者,開始努力戒酒。

他自己也承認非常喜歡喝葡萄酒,酒量好到和一個俄羅斯人喝伏特加,可以把對方灌倒。但他為了重新找回自己的生活,還是戒酒成功了。

 

他說,這次離婚對於我而言就像是打臉一樣,告訴我一個事實:我需要做得更好。我需要為孩子們付出更多,我需要展現給他們看,我做得不好的地方可以更好。

能讓一個大學畢業後每天喝酒吸大麻的男人,做到戒掉。可見彼特想重塑自己生活的決心和毅力。

 

而裘莉呢,也在反思生活能力的問題。

帶著孩子們租房子住的幾個月,她經歷了所有東西都擠在她的房間。

兩條狗,兩隻倉鼠,以及孩子們。她要讓自己變得強大,投入更多精力在家庭。曾經依賴彼特的事,例如裝修,收視房子,她也要學會自己做。

 

懂得為自己(的現在和未來)負責任的人,才能和對方真正和解吧。

所以,彼特才能那麼坦然地說出:「『如果你愛一個人,那就給他/她自由。』現在我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了,也真切地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這句話意味著愛,不應有佔有慾。愛,應該不求回報。」

 

所以,裘莉會在媒體面前,非常驕傲地為她和彼特過往的生活方式辯解。

當記者向她求證,有傳聞說他們的生活方式讓彼特不滿意,他希望整個家庭過上更加穩定、平常的生活。

裘莉有些激動:「我們的生活方式從任何角度來看都不會是負面的。這不是問題所在。這一直是,未來也會是我們能夠為孩子們提供的美好機遇之一。

認同兩人過往的生活方式,就是認同他們曾經的愛情沒有錯。

 

只有當離婚夫婦的彼此和解,離異家庭的孩子才能得到最大的安全感。

他們決定告訴孩子真相,不給他們虛假的希望。雖然告訴他們爸爸媽媽不會再在一起了很難,但是長遠看,可以減少更多的混亂和淚水。

彼特還帶著兒女一起接受心理諮詢。他說,孩子們不喜歡,但他必須這樣做,必須讓他們了解爸爸媽媽的婚姻哪裡出了問題。

 

有關孩子撫養權的問題,裘莉和彼特也達成了一致。

從2月開始彼特可以獨自探望6名子女,每次見面都沒有浪費任何一點時間,去動物園、看電影、在家做飯等,把握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光。

裘莉的新家離彼特並不遠,彼特這樣會有更多時間和孩子見面。從解決矛盾、決定離婚、處理離婚後的關係,一切都是為了他們口中的「家庭的健康」。

 

曾經他們的結合沒有成為典範,而如今他們處理離婚的方式,值得每一對面臨離婚的明星夫婦學習。

 

都說體面的離婚才是好的,但體面不過是外人看到的。

這份「體面」背後,是一次通過痛苦才能完成的內心修行,是一次經歷了愛和寬恕的自我成長。

 

每段親密關係來到我們身邊,都是為我們打開新的禮物,這禮物未必一直光鮮漂亮,有時候反而很嚇人,但如果能夠真正收下它,等待你的就是一個新的世界。

克里斯多福·孟在《親密關係:通往靈魂之橋》中,曾說,他覺得結婚誓詞應該改為下面這段:「我發誓,在學習無條件愛你的過程中,我會帶給你難以想像的痛苦,導致你對我說出連紐約司機聽了都會嚇到的話,而且讓你後悔遇見了我。

而當你對我做出相同的事時,我會用一個三歲小孩的成熟度來響應,而且用急性子和壞脾氣來當作我的兩大武器。

我永遠也不會記得,我們​​只是兩個盡力想做到最好的普通人。我會把你當作我唯一的快樂源泉。最後我才終於成長並了解到親密關係的真正目的。」

 

而彼特和裘莉的最大成功,就是在用行動告訴我們,相愛的兩個人,即使在離婚裡,也可以一起經歷成長,成為更好的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