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出生於難民之家的女孩被譏為「又黑又醜」,但如此平凡的她卻擄獲了全球最有權力的男人

  2017-07-10

「優於別人並不高貴,高貴的是優於過去的自己。」——海明威

真正的愛情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她都難以稱得上是美女。身材微胖、皮膚黝黑,一雙細長上揚的丹鳳眼,多數場合不施粉黛,穿著隨意。她身上沒有所謂的名媛氣質,也沒有所謂的貴族優雅。但就是這樣一個普通的女孩兒,卻能讓馬克·祖克柏付出持久的愛。

很多人說她是「最幸運的女孩兒」,也有人說她是「現實版的灰姑娘」。但只要是仔細凝視過她心靈的人,都不得不承認,她的內心,是一片照亮夜空的燦爛星辰。

 

1975年,西貢陷落前後,越南華人Dennis Chan帶著他的妻子,以難民身份移民抵達了波士頓。來到美國,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賺盡可能多的錢,過上好日子。然而作為一個身無一技之長的難民,Dennis Chan必須每天在餐館工作18個小時,妻子不得不身兼兩份工作。

1985年2月24日,他們生下第一個女兒,為她取名普莉希拉,寓意為長壽。


不久之後,普莉希拉有了兩個妹妹,家裡經常入不敷出。為此,課餘時間,她得帶著兩個妹妹去餐廳幫忙幹活,幹到深夜,就直接在餐廳打地舖,第二天一早匆忙趕去學校。

父母沒有時間照料他們,從小她們就要學會自己做決定,更要學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在學校裡,普莉希拉不是最聰明的,但絕對是最勤奮、最了解自己的那個學生。上中學時,她曾獲得一項科技挑戰賽的冠軍和年度環境研究獎,還被票選為年級天才學員。

剛剛進入青春期,她就立下志向,希望將來能成為一名出色的醫生,用自己的力量緩解別人的痛苦。

 

13歲,普莉希拉決定考哈佛。在剛剛進入中學不久,她就開始為進入哈佛做準備。
她參加了學校的各種活動,盡可能地讓簡歷看上去更鮮豔。

她甚至專門找到自己的老師皮特,直接問:「怎麼做才能考上哈佛?」皮特頓感震驚,「她才那麼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願意為之努力。」

 

2003年,她從昆西高中畢業,進入哈佛大學修讀生物專業。

再次見到皮特的時候,普莉希拉不無驕傲地說:「你看,我說過,我會考上哈佛的!」

沒有殷實的家境,沒有傲人的容顏,但普莉希拉知道,不要站在原地等待,真正積極、樂觀的人,會主動為人生做準備,而不是等待命運和時間給你答案。要想出席盛宴,就得提前練就一身氣質,以便將來穿上匹配心願的晚禮服。

一個週末,新生普莉希拉,應邀參加哈佛里的一次聚會。當時,馬克·祖克柏也在聚會上,兩人在地下室排隊上廁所,為了打發時間就聊了起來。雖然馬克·祖克柏身上有股技術男的書呆子氣,但普莉希拉覺得他與眾不同。聚會結束後,兩人開始了約會之旅。

 

真正美好長久的愛情,都是精神上的門當戶對。在學校裡,馬克·祖克柏與周圍格格不入,但在普莉希拉那裡卻能得到寬容和理解。他有很多聽起來不切實際的想法,普莉希拉從不會潑他的冷水,反而主動跟他討論、分析。

2005年,馬克·祖克柏輟學,專心經營Facebook。

當時Facebook已初具規模,有非常好的前景,離別之際,他對普莉希拉說:「要不要我幫你在Facebook留一份工作?」普莉希拉拋給他一塊糖果,笑著說:「好呀。」

 

2007年,普莉希拉從哈佛畢業時,Facebook已經成為美國排名前10的網站。許多人都在羨慕普莉希拉的運氣,甚至有人為她預言日後錦衣玉食的生活。

可普莉希拉並沒有去Facebook,她跑到了一所小學,在那里當自然課老師。
對於普莉希拉而言,這是她的人生,並不因馬克·祖克柏成為Facebook的掌門人,就輕易調頭,放棄自己的理想。

你有你的成功,我也有我的夢想,一個真正聰明、獨立的女人,絕不會因為愛情而放棄自我。

 

不久後,為了離理想更近,普莉希拉考入加州大學醫學院。在入學的時候她就下定了決心:「付出全部努力,成為一名好醫生。」

學習同時,她也不忘記經營愛情。當時馬克·祖克柏帶著Facebook突飛猛進,有相當多的困惑,相當大的壓力。

普莉希拉會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的想法。馬克·祖克柏曾多次拒絕別人收購Faceook,雅虎開出10億美元時,他也沒有鬆口。他的目標不是賺錢,而是想創造有價值的公司。

在重重壓力面前,普莉希拉一直鼓勵他:「堅持你的信仰,做內心最希望做的事,最終才能得到你渴望的生活。」

 

2010年,普莉希拉搬進馬克·祖克柏的房子。

當時馬克·祖克柏已經以40億美元的身家,被《富比士》評為「世上最年輕的億萬富翁」,但在這個掌握巨額財富的男人面前,普莉希拉要求的依然是尊重和平等。
為了「保護戀愛中女人的權益」,她和馬克·祖克柏經歷了一番談判才搬過去,兩人甚至為此形成了一份合約。

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不管有多麼忙碌,每週約會一次,單獨相處的時間至少100分鐘,約會地點不包括在馬克·祖克柏的家裡,更不包括在Facebook上見面。」

 

儘管面對世上最有財富的男人,普莉希拉也並不會「低到塵埃里」。

她要保持自己人格的完整和選擇的自由。因為她知道,一個人最珍貴的品質是獨立,路要靠自己去走,才能越走越寬,只有用自己的雙腳堅實地站在大地上,你的人生才不需要別人來買單,也才不需要看著別人的臉色來過活。

這樣的人格,勝過一切華美的衣裳,這樣的底氣,也足夠抵禦一切風浪。

 

高貴不是佔有財富,而是來自內心。

李嘉誠戴的手錶不超過1000港元,比爾·蓋茨外出住旅店都要計算價格,麥克·彭博新聞公司創始人一年只穿兩雙皮鞋。

比起這幾位商界大老,馬克·祖克柏有過之無不及,在Facebook帝國將他推向人生巔峰之際,他穿的依然是同樣的灰色T恤或帽T,住的是3000美金的房子,開普通的汽車。

 

馬克·祖克柏出生在一個猶太人家庭,在父母的教育下,馬克·祖克柏覺得,炫耀自己的財富,是十分淺薄的行為,他並不在意自己要過多麼奢華的生活,更在乎一生所能創造多麼巨大的價值。

在這方面,普莉希拉與他的價值觀正相匹配。生活裡,普莉希拉也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不要求華美的服裝,也不要求過分的交際。

她和馬克·祖克柏經常穿著一雙拖鞋在街上散步,他們去義大利蜜月旅行,坐在台階上吃麥當勞,他們去夏威夷度假,享用的一頓廉價的漢堡。

 

這份素儉與淡然,一如亦舒在《圓舞》裡寫的:「真正有氣質的淑女,從不炫耀她所擁有的一切,她不告訴人她讀過什麼書,去過什麼地方,有多少件衣服,買過什麼珠寶,因為她沒有自卑感。」

 

普莉希拉從加州大學畢業後,一群客人應邀來到她和馬克·祖克柏的家。一開始還以為聚會是慶祝畢業的派對,結果一走進小花園,看到她身穿蕾絲婚紗,以前所未有的美麗出現在眾人眼前,所有人都被這對夫婦的低調給震驚了。

普莉希拉的婚紗既不袒胸露背,也不鑲珠嵌翠,她手上戴的結婚戒指,並不是鴿子蛋,而是紮克伯格親自為她設計的紅寶石婚戒。不艷俗,但足夠體面和體貼她的身份。

婚後,普莉希拉積極工作,不斷努力實踐著自己的理想,從不炫耀財富,永遠低調行事。

海明威在《真實的高貴》裡寫道:「優於別人並不高貴,真正的高貴是優於過去的自己。」

不是你買了比別人昂貴的包,你就高貴,不是你開著比別人更好的車,你就高貴,不是你擁有比別人更多的錢,你就高貴。

你高貴,是你願為比昨天更優秀而努力,若因此獲得財富,那是命運附加的饋贈。
高貴的,是你自我修煉的過程。每一天都比昨天更豐盈、更堅定,這才是誰也奪不走的一筆財富。

馬克·祖克柏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傲慢和自信,甚至一度在名片上寫著「我是CEO,混蛋!」


雖然一些好友先後離開Facebook,依然無法改變他我行我素的風格。

曾有一次,他將Facebook大面積改版,引起了全世界用戶的不斷抗議,馬克·祖克柏的回應是:「老子就要改!」

很少有人能影響他做一個決定。但在做慈善的道路上,普莉希拉對他的影響從沒停止過。

 

普莉希拉成為住院醫師後,經常疲倦地向他講述病院裡的事,一提到不幸的孩子就愁容滿面。有一次,醫院突然多了一個可供移植的器官,普莉希拉回到家中,整張臉都光彩煥發:「太好了,一個生命會因此變得更美好。」

妻子的熱誠,令馬克·祖克柏無限感動,從此,Facebook新增了「器官捐贈者」選項,一上線,登記人數就突破10萬人。

 

普莉希拉對教育和醫療的關注,促使馬克·祖克柏在這兩大領域捐了不少錢。

2013年,馬克·祖克柏就捐贈1億美元,贊助紐澤西州紐華克修繕學校。這次捐款,創下了美國青年人慈善捐款紀錄。

2015年初,馬克·祖克柏向舊金山總醫院和創傷中心,捐款7500萬美元。這個捐款額,是美國歷史上公立醫院收到的以個人名義捐贈的數額最多的一筆款項。2015年6月,馬克·祖克柏夫婦給「美國夢獎學金計劃」,捐款了500萬美元,為無證移民學生提供獎學金。非洲埃博拉疫情肆虐時,兩人再次捐出2500萬美元。

馬克·祖克柏夫婦被TIME評為全球最有影響力100人

 

做慈善讓普莉希拉無比勞累,以至於經歷了足足三次流產。

 

終於,2015年底,她生下女兒麥克斯。


孩子出生不久,她與丈夫宣布了一個消息:兩人將捐出所持的Facebook 99%股份來做慈善,價值450億美元,約人民幣2879億元,助力於人類的發展,促進人與人之間的平等。

他們成立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LLC,開始資助醫療、科技,甚至有個宏大的心願:「世界上最頂尖的科學家和專家們聚在一起,可能在本世紀末前治愈所有人類面臨的疾病。」

 

他們在給孩子的信中如此說道:「儘管新聞的頭條總是一些糟糕的事情,但從許多方面來說,世界正在變得更好。人們的健康狀態在改善,貧困人口在縮減,知識儲備在增加。人們正在互聯互通。每個領域的技術進步意味著你的生活,將與我們現在的生活有巨大的不同。我們將為此作出貢獻,這不僅是因為我們愛你,也是因為我們對下一代所有兒童,都負有道義上的責任。

我們認為生命的價值是平等的,這包括比現在人口更多的未來一代。社會有義務現在就進行投資以改善後代,而不只是我們這一輩人的生活。」

 

看到這個決定,不少人感嘆說:「早前感覺他們只是物質低調的富翁,現在又開始明確的自我精神層面上的建樹,這種人生價值觀變化的軌跡令人肅然起敬。」

馬斯洛曾把人類需求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按層次分為五種,分別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

如今有多少腰纏萬貫的所謂「富翁」,其實還在滿足最低層級的生理需求,而普莉希拉和馬克·祖克柏,似乎已經突破了最高的一種需求,他們要的甚至已不是簡單的自我實現,而是由衷地為了讓世界變得更好,以為人類建設一個理想的精神家園。

 

吝嗇於己,博愛於人,美麗的心靈,是在臉上動多少刀子也美化不出來的,是無論怎樣穿金戴銀也無法擁有的品質。

普莉希拉身體力行地用愛改變著整個世界,馬克·祖克柏曾說:「我愛她的表情:強烈而又和善,勇猛而又充滿愛,有領導能力而又能支持他人。」她不是不美,而是有人視而不見。

 

著名影星奧黛麗·赫本,曾有一段非常著名的話:「若要優美的嘴唇,就要講親切的話;若要可愛的眼睛,就要看到別人的好處;若要苗條的身材,就把食物分享給飢餓的人;若要美麗的秀發,在於有孩子的手指穿過它;若要優雅的姿態,走路時要記住行人不只有你。」

想有長久的美麗,須有美麗的心靈。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世間沒有任何皮外光鮮可以抵禦時間的侵蝕,不管多麼精緻的容顏,最後都會灰飛煙滅,真正能夠恆久閃耀的,是心靈之美。它就像達文西筆下的《蒙娜麗莎》,即便是隔著再長再久的時間,世世代代的人,也能讀到她的美麗。

在電影《怦然心動》裡,男主角一直愛慕班級裡最美的姑娘,她擁有精緻的五官,芳香如花朵;厭惡鄰居家那個滿臉雀斑、行為古怪的女孩。


女孩會把養雞下的蛋送給別人分享,可男孩兒覺得那些蛋太不衛生,女孩會為了一棵能看夕陽的樹坐在樹上不下來,以避免它被伐木工剝奪了生命,可男孩兒覺得她腦子有問題。

但突然一天,外公對他說:「有些人淺薄,有些人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總有一天,你會遇到一個彩虹般絢麗的人,當你遇到這個人後,你會覺得,其他人都只是浮雲而已。」

 

這時,男孩兒才逐漸成長起來,發現美女的內裡,和她的眼神一樣空洞,而鄰家女孩兒的心靈,是那樣純美。

一個人,看不透人心的醜陋可怕,讀不懂人心之美,更是無可救藥。

無怪乎對於譏諷普莉希拉,有網友刻薄地評論:「不敢相信有人對她這種層次女人的討論,仍然集中在相貌上。覺得祖克柏不會選老婆的,可以說是屌絲中的屌絲了,這輩子基本沒翻身機會那種。」

王爾德曾說過:「世上好看的臉蛋太多,有趣的靈魂太少。」

 


有趣,想必不僅限於會說幾句俏皮的話,也不僅限於做一些特立獨行的事。

它包含的是一個人對價值的理解,包含一個生命對這個世界的熱愛,是生而為人,選擇隨波逐流地活著,還是活成自己心目中的樣子。

在這個意義上,普莉希拉就是有趣的。她從小想成為救死扶傷的醫生,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更多的人,她做到了,而且比預想中還要好。能讀懂她的美的人,才能做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