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好友 加入好友

搬到瑞士的左派素食者被拒發2次瑞士護照,因為她「實在太煩人了」

  2017-01-12

一名叫做南希‧霍頓(Nancy Holten)的女子出生於荷蘭,但從小就搬到瑞士居住,瑞士德語也說得非常流利,孩子是瑞士國民,但當南希‧霍頓要申請瑞士護照時,卻被拒絕了兩次。當地人表示,他們對於霍頓頻繁對「瑞士傳統提出挑戰」感到厭煩,簡稱心已累,究竟怎麼回事呢?

42歲的霍頓是名積極的素食主義者和動物權利活動家,她反對牛戴上牛鈴的運動使她惹毛了瑞士高山聯合會。

現在,來自阿爾高州k的大多數居民已成功阻止她第二次申請獲得瑞士護照。居民委員會認為,如果她不接受瑞士傳統和瑞士的生活方式,她就不應該能夠成為官方國民。

南希抗議牛鈴的理由是:「牛鈴聲的聲音是一百分貝,與鑽孔機一樣大聲,我們也不會想讓這樣的東西掛在我們脖子上吧?」

她也抗議牛鈴的重量:「牛隻在走到牧場時穿戴的鈴鐺特別重,牛鈴重達五公斤!這會導致磨擦和皮膚擦傷。」

這位荷蘭女士自稱為一個自由記者,模特和戲劇學生,也對抗了許多其他瑞士傳統,如狩獵,豬賽和城裡喧鬧的教堂鐘聲。

在牛脖子套上鈴噹穿過瑞士城鎮是當地傳統,高山牛在高原吃草時也須穿上牛鈴。如圖所示,一頭母牛正參加城市遊行。

2015年,村民們通過公民投票成功阻止了她的入籍申請。 雖然市鎮當局想給她瑞士國籍,206個市民中有144個投下反對票。 這次她的申請被拒絕了,但讓當地人特別憤怒的是,越來越多的媒體開始報導霍頓對抗瑞士傳統的新聞。

地方政府官員Tanja Suter同意該鎮的大多數公民,並說,霍頓有一個“大嘴巴”,她不應該得到一個瑞士護照,她刺激我們且不尊重我們的傳統。

甚至民眾還在臉書上發起反對霍頓的粉絲專頁

霍頓表示,她沒有特意反對瑞士的傳統,最終只關心動物福利。她說:「我常說出我內心話,而且說得太大聲。」

該案現在已轉移到阿爾高省的州政府,這可能推翻該決定,並且仍然給她一張瑞士護照,儘管有當地人的反對。瑞士的當地居民通常在公民申請中有發言權,這取決於申請人居住的州和城鎮,而不是聯邦政府。

約有20%的瑞士人口是外國人。大多數外國人已經在瑞士生活多年,其中約三分之一出生在瑞士,但他們仍然很難被授予瑞士公民身份,瑞士不是屬地主義,出生在該國不會讓孩子或甚至移民者孫子們自動成為瑞士人。

霍頓和她的女兒們都是堅定的素食者,且關心動物權益

Via

可以理解瑞士人對於外國人想改變他們傳統會是多麼抗拒,但對於動物福利,身為先進國的瑞士也該好好考慮有沒有解決方案。希望最後可以找出雙贏的方法。

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看吧!